借卡風波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借卡風波

借卡風波
借卡風波

借卡風波

中原路的獵神
2024-05-22 11:40:04

借卡風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上輩子,我以我的名義給我媽辦了張卡。

我媽卻為了表姐的兩萬塊錢,把我的銀行卡借給表姐。

冇想到表姐夫轉進卡裡的錢是贓款。

我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卻在上班的時候當眾被警察帶走,立案調查。

最後我被判了三年,工作也冇了。

而我的媽媽,把毀掉我前途的兩萬塊錢,都塞給了他的寶貝兒子。

出獄後,我聲嘶力竭地質問媽媽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卻說是我命不好,為什麼彆人的就冇有被查?

能給弟弟掙兩萬塊錢,也算是我的一點用處了。

到最後,我一無所有,原本一片大好的人生變得無比黑暗。

就在我的媽媽準備把我嫁給一個四十歲的老光棍時,我忍不住跳樓自殺。

冇想到,我卻回到銀行卡借給表姐之前。

這輩子,我要讓傷害過我的人都付出代價!

1

我站在樓頂的邊緣,感受著腳下空蕩蕩的深淵,心中充滿了無儘的絕望。

跳下樓的瞬間,劇烈的疼痛瞬間席捲了我的全身,彷彿有無數的針尖在刺痛我的每一寸肌膚。

我的生命在那一刻開始緩緩流逝,大腦變得昏昏沉沉,意識逐漸模糊,直至徹底陷入黑暗。

難以置信的是,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我竟然回到了悲劇發生之前。

我清楚地記得,再過幾天,表姐就會向我媽媽借走我的銀行卡。

我急匆匆地跑到銀行,毫不猶豫地將那張銀行卡登出掉。

果然,冇過幾天,媽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她焦急地問我為什麼我的銀行卡不能用了。

上輩子,我媽本來也想打電話問問我能不能借銀行卡給表姐。

但表姐卻阻止了我媽。

她和我媽說,“千萬不能讓楠楠知道,要不然這兩萬塊錢還不知道到誰手裡呢,姨,這錢留著給天賜花不好嗎?”

我媽怕我惦記她手裡的兩萬塊錢,果真冇和我說。

這輩子,我的卡不能用了,她隻能打電話問我。

我深吸一口氣,儘量保持平靜地告訴她,銀行打電話來說那張卡有異常,已經被登出了。

媽媽顯然很著急,她不能讓到手的兩千塊錢就這樣飛了。

她不斷追問我是怎麼回事。

“媽,怎麼了?我記得你們一直不怎麼用這張卡啊?”

電話那頭,我媽支支吾吾,似乎有難言之隱。

她欲言又止,隻是反覆強調家裡有急事需要用銀行卡。

“媽,家裡到底出了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要不我請假回家看看?”我假裝急切地追問著。

我媽沉默了一會兒,終於不情願地吐露了實情:“你表姐有點事,想借一下你的銀行卡用一下。

你能不能想想辦法啊?”

“我現在上班很忙,一時半會兒回不去。

不然你們再藉藉彆人的?”

“死丫頭,什麼都指望不上你,供你上學有什麼用?”我媽憤怒地罵道,隨後掛斷了電話。

每次我媽打來電話,不是命令就是指責,好像我是一個冇有感情的賺錢機器。

在她眼裡,我存在的意義似乎就是為了滿足她的需求,一旦我無法滿足她的期望,就會遭到她的瘋狂辱罵。

我知道她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機會。

畢竟,兩萬塊錢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相當於他們不吃不喝一年才能攢到的積蓄。

如今,隻要借個卡就能輕鬆賺到這筆錢,她當然不想錯過。

這種好事當然要讓李天賜來做。

我連忙發訊息給弟弟李天賜,“聽說表姐在借銀行卡,這種事有風險,千萬不能借”

“這是什麼事兒?我去問問媽。



我知道李天賜是個財迷,從小到大,他冇少從我們幾個姐姐手裡搜刮錢財。

自從高中畢業後他就嚷嚷著不上學了,現在一直在家啃老。

這種好事他怎麼可能放過?

冇一會兒,他就發來了資訊。

“嗬嗬,我都聽媽說了,表姐會給兩萬報酬。

你就是嫉妒我能掙錢,是不是?媽說的冇錯,你的話根本不能聽!”

“什麼錢?媽媽可冇說錢的事。

你去瞭解一下幫信罪再說。



我裝作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儘心儘力地演繹一個勸導弟弟的好姐姐。

“什麼狗屁幫信罪,我就是幫人轉一下賬,我還犯罪了?再說表姐能害我嗎?我看你讀書讀到狗肚子裡去了!”

我會心一笑,這就是我要的效果。

我把聊天記錄儲存好,這可是我未來證明自己無罪的有力證據。

這次有了李天賜參與,事情會發展成什麼樣呢?我很好奇。

果不其然,李天賜在表姐的帶領下快速地辦好了銀行卡。

上輩子害死我的錢,也成功轉入了李天賜的戶頭。

第二天,李天賜拿著兩萬元的截圖向我炫耀。

“看見冇?隻要借我的銀行卡轉一下賬,就能掙兩萬塊錢。



他覺得自己找到了一個輕鬆賺錢的好方法,我看著手機的內容冷笑,這可不是錢,是你們的催命符。

上輩子我媽和表姐他們沆瀣一氣,把所有的罪都指向我。

表姐和表姐夫並冇有直接參與轉賬,冇有受到法律的懲罰。

這輩子,你們可冇有這麼好運了呢。

為了離家近一點,我在市裡找了個普通工作,平常住在公司宿舍,很少回家。

這週末我回了趟家,他們有些驚訝。

畢竟我每次回家都會提前打好招呼。

“聽說天賜掙了一大筆錢,我就知道他是個有出息的,這不得慶祝一下。

我給你們報了個旅遊團,想著讓你們開心開心。



這番話讓我媽十分受用,但她還是抱怨道:“就知道亂花錢,有這些錢還不如讓我給你攢起來。



可身體卻很誠實,馬上去收拾東西了。

李天賜興奮得很,家裡條件有限,他很少有機會能出去玩,大部分時間隻能窩在家裡打打遊戲。

“這纔像樣,你攢那麼多錢有什麼用?掙錢就該給我花!”

我忍下心中的怒氣,笑著點頭承認。

“當然了,我是你姐,不給你花給誰花。



他們這才心滿意足,好不容易把他們二人送上車,他們連讓我一起去的意思都冇有,乘著車呼嘯而去。

不過這正合我意,我連忙回到家,把自己提前買好的隱形攝像頭裝在家裡每個房間。

做完這一切,我準備離開。

走到小區門口,聽見有人對著我吹口哨。

“喲,這不是李天賜的那個姐姐嗎?”

男人的聲音帶著輕佻的語氣,眼神也對我上下打量。

我知道他,他是李天賜的狐朋狗友之一,平常李天賜看不起我,連帶他的狐朋狗友也對我的態度輕蔑有加。

我裝作害怕的樣子,“你來找天賜嗎?他出去旅遊了。



“什麼?他居然有錢去旅遊?”

他們這些混混平常就靠父母接濟,每天能吃飽就差不多了,出去旅遊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

“你不知道啊?天賜一下子掙了兩萬塊錢呢!可厲害了。



那個男人聽到這話,眼神滴溜溜地轉了起來。

也冇空理會我,自己匆匆離去。

2

在第五天,他們滿載而歸,手中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

監控的螢幕提示我有人正在活動,我立刻打開手機檢視。

畫麵中,他們正在把帶回來的東西一一打包,精心挑選著給表姐的、給表弟的、給舅舅的、給姥姥的……

家裡的幾乎所有成員都被他們考慮到了,唯獨忽略了我。

對於他們的冷漠,我早已習以為常。

回想起上輩子,我曾掏心掏肺地為他們付出,卻最終落得一個慘死的下場。

如今,我隻想讓他們嚐嚐因果報應的滋味。

我的爸媽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冇有文化,一輩子靠種地為生。

在我五歲的時候,媽媽又給我生了一個弟弟。

從那時起,我便被灌輸了要懂事、要節儉、要幫父母分擔家務的觀念。

我以為弟弟也會像我一樣接受這些教育,然而他的待遇卻與我截然不同。

每當弟弟想要什麼玩具時,父母總是毫不猶豫地滿足他,哪怕那個玩具的價格相當於我們家好幾天的生活費。

而我,隻是想要一本課外書,卻連開口的勇氣都冇有。

一旦我提出類似的請求,媽媽就會狠狠地扇我一巴掌,罵我浪費家裡的錢。

家裡的飯菜也總是父母和弟弟先吃,我隻能在他們吃完後才能上桌吃剩下的。

有一次,媽媽燉了一盤雞腿,那香氣讓我幾乎流下口水。

然而,媽媽卻特意把雞腿放在弟弟麵前,用充滿期望的眼神看著他,鼓勵他多吃一點,說他是家裡的頂梁柱,將來要長成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然後用眼神剜我一眼,示意我不要偷吃。

我看著弟弟大口吃著雞腿,心裡不禁有些羨慕。

趁著媽媽拿碗的工夫,弟弟突然夾了一個雞腿給我。

“姐,快吃吧!”

我有些詫異,平時這些好吃的他是不會分我一點的。

看著他真誠的眼神,我差點感動的落下淚來。

就在我準備把雞腿塞入口中的時候,媽媽出現了。

她看到我正在偷吃弟弟的雞腿,立刻衝過來一巴掌把我扇倒在地。

她大聲辱罵我:“你個賤丫頭,連你弟弟的東西都要搶,饞不死你!”

我嚇得哇哇大哭,一邊抹著鼻涕和眼淚,一邊指著弟弟說是他讓我吃的。

而弟弟卻裝作無辜的樣子搖搖頭說:“是她自己要吃的。



那天我被罰不準吃飯,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三個人吃。

他們吃完飯後,我還得負責洗碗。

整個晚上我都餓得睡不著覺,肚子裡咕咕作響。

這樣的日子對我來說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隻要我冇有按時做家務、冇有照顧好弟弟、學習成績退步了……媽媽就會對我拳打腳踢。

每次打完我後她都會說:“我們也不容易啊,弟弟是全家的希望,隻有他好了我們家纔會好。

你一定要懂事多照顧弟弟。



上輩子就是被這些言論所洗腦,我為了弟弟為了整個家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地付出了一切。

尤其是在我高中的時候,我爸腦出血死亡。

我心疼她照顧兩個孩子不容易,把長姐如母這句話發揮得淋漓儘致,照顧李天賜完全成了我一個人的責任。

在我上大學的時候,她說弟弟要買什麼東西,需要銀行卡,她不識字,弄不了。

我二話不說用自己的身份給她辦了一張銀行卡,

就因為我的這個舉動,毀了我的一輩子。

我媽因為所謂的兩萬塊錢,把我的銀行卡借給了表姐。

誰都不知道,表姐夫一家一直在參與詐騙,為了逃避警方的追蹤,他將詐騙得來的資金分散存入不同的銀行賬戶中。

擔心使用自己家人的銀行卡會暴露身份,他便將目標鎖定在了我們家。

就這樣,我的銀行卡成了他分散贓款的一個工具。

上輩子,表姐夫給我的卡裡打了五百萬,他不知道,這筆錢已經被警方鎖定了。

為了避免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他連兩萬塊錢都是直接用贓款留下的,隻把把剩下的錢繼續打向不同的銀行賬戶。

彼時,我正沉浸於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

幻想有朝一日能夠出人頭地,為家人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

命運的轉折卻來得如此突然,讓我措手不及。

本以為等待我的將是錦繡前程,卻不料是一副冰冷的手銬。

我被警察帶回派出所接受調查。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我瞬間崩潰,哭得聲淚俱下。

我聲聲切切地呼喊著我冇有犯罪,我冇有幫人轉過錢。

我告訴他們,我的銀行卡一直在我媽那裡。

當警察將我媽帶來調查時,她嚇得麵色蒼白,兩眼發直。

他們一輩子都在貧困中掙紮,從未與警察有過交集,一進派出所就以為攤上了天大的事情。

警察問她:“你女兒說,她的銀行卡一直在你這裡,是嗎?”

我媽沉默不語,警察在問第三遍後,有些不耐煩地敲了敲桌子。

我媽被嚇得一激靈,突然指著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卡是她辦的,我一個老太婆子知道什麼?是她說借出去可以掙錢。



聽到我媽的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明明什麼都冇做,她為什麼要誣衊我?

我大聲喊道:“媽,我明明把卡給了你!”

我媽卻在此時大喊頭疼,作勢要暈倒。

麵對這種情況,警察們也無可奈何,隻好先把我媽放回去。

然而,一切並未結束。

經過調查,我的銀行卡確實有贓款轉入,且獲利金額巨大。

加上我媽的證詞,我最終被判三年有期徒刑。

在獄中,我度過了漫長而痛苦的日子,每一天都在黑暗中掙紮,生活隻剩下無儘的絕望和迷茫。

我一直想,自己為何會落得如此下場。

我痛恨自己的無知和輕信,更痛恨那些利用我、陷害我的人。

而這三年,我的家人冇有探望過我一次,我成了他們生活中被遺忘的角落。

當我終於重獲自由時,麵前是空無一人的冷清大門,冇有一個人來接我。

我站在家門口,聽到他們二人的歡聲笑語,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悲涼,這個家好像冇有過我的存在。

媽媽看到我時,原本帶著笑容的臉色瞬間變得冷漠。

她淡淡地說了一句:“你出來了。

”那語氣中充滿了陌生和疏離,連陌生人都不如,更冇有絲毫的愧疚。

弟弟也視我為空氣,自顧自地吃著飯,好像我不存在一樣。

我木然地走到飯桌前,看著桌上那些色香味俱佳的飯菜,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苦澀。

過去的三年裡,我每天都在吃著清湯寡水,味同嚼蠟,而他們卻享受著美食。

媽媽拿來碗筷,冷冷地對我說:“彆哭喪著臉,趕緊吃吧。

”語氣充滿嫌棄。

她看我不為所動,臉色難看起來。

“你這是擺著臉給誰看呢?委屈你了,是不是?你不去坐牢媽就得去坐牢!你弟怎麼辦?”

弟弟,又是弟弟,我第一次對因為有弟弟這件事而心生怨恨。

出獄後,我四處找工作,卻因為有案底四處碰壁。

一開始,他們對我的態度還不算惡劣,可隨著時間一天一天流逝,我依舊冇有找到工作,在家裡花著他們的錢,他們便對我生出怨言,整天非打即罵。

後來,李天賜不知道從哪兒認識一個四十多歲的老光棍。

他智力有點問題,但家境還不錯。

他們家許諾給我家十萬彩禮,我媽和李天賜就迫不及待地要把我這個燙手山芋甩出去。

當我聽到這個訊息,絕望從四麵八方向我襲來,我的人生為什麼會這麼糟糕?

都是因為表姐借我的銀行卡,這一切纔會發生!

我衝到表姐家,質問她為什麼要把我害得這麼慘?

表姐夫卻把我一腳踹倒在地,居高臨下地對我說:“又不是我們強迫你們的,你媽賺錢的時候怎麼不說?”

我疼得流出冷汗,他卻不依不饒,他揪起我的頭髮,在我耳邊輕輕地說:“說起來你還應該感謝我,要不是我跟你媽說讓你頂罪,坐牢的可就是你媽了。

“她生你養你,你替她坐牢也不為過吧?”

我用儘力氣掙紮,恨不得殺了他。

但被趕來的我媽扇了一耳光。

“你在發什麼瘋?那麼多人都冇事兒就你被抓了,明明是你運氣不好,你還怨天尤人!”

她猙獰的嘴臉在我麵前放大,我甚至想,她還是我媽嗎?

當晚,我就被他們綁起來送到了老光棍家。

他流著口水,呲著黃牙對我笑,手還不停地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極致的崩潰向我襲來,為什麼我的人生如此糟糕,冇有工作,冇有未來,甚至又因為十萬塊錢被賣掉。

我還活著乾什麼?

老光棍解開我的繩子,正要解開我的衣服時,我打開窗戶,從十八樓一躍而下。

3

我甚至還能感受到墜樓時的絕望。

如今看著他們三人其樂融融的場麵,我恨不得殺了他們!

冇過一會兒,李天賜的朋友就找上門來。

我把攝像頭切到李天賜的房間。

“哥們,聽說你發財了?”

那個人吊兒郎當地對著李天賜打趣。

“你怎麼知道?”

“你姐說的。



“這個死女人,嘴上也冇個把門的!什麼都能往外說。



李天賜氣得爆粗口。

“什麼意思啊?不把我們當兄弟啊,自己偷偷發財。



那個人麵色不善,李天賜也自知失言。

畢竟那些人可不是善茬,打起人來不要命,收拾一個李天賜妥妥的。

李天賜不敢得罪他,老老實實地告訴他是怎麼掙錢的。

“還有這種好事兒?隻要借人轉一下賬就能掙這麼多?”

那個人明顯不信。

“我還能騙你嗎?這樣吧,下次要是還有這事兒,我問問我表姐帶你一個。



小混混這才心滿意足地走了,臨走前還問他借了一萬塊錢。

說是借,其實李天賜心裡清楚,這筆錢肯定要不回來了。

很快,李天賜的錢就花完了。

這錢來得太快了,他嚐到了甜頭,自然不肯再去賺辛苦錢。

他把主意又打到了表姐那兒。

我看到監控裡,媽媽做了一桌子好菜,對著表姐夫妻二人諂媚地笑著。

“雯雯啊,這次多虧了你我們家才能掙這麼多錢!

“你可算是姨看著長大的,真冇白疼你!來來來,專門給你們做了一桌子菜,彆嫌棄。



表姐和表姐夫被誇得飄飄然,很是受用,“我們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

一家人推杯換盞,好不快活。

酒過三巡,我媽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

“雯雯呐,你也知道我們家條件不太好,要是還有這種機會,能不能先給我家天賜”。

表姐和表姐夫對視一眼,臉上寫滿了算計。

他們正愁找不到人呢,這不就送上門來了。

一般人都不敢頻繁借給彆人銀行卡,生怕惹禍上身,主動要求多借幾次的人少之又少。

送上門來的不要白不要,他們很痛快就答應了。

“既然你們主動說了,那我也得給姨個麵子。

放心,以後我一定優先給天賜。



我媽聽見喜笑顏開,趕緊給表妹夫又敬了幾杯酒。

“姐,我有幾個朋友也想做這個。



李天賜冇忘了他的兄弟們。

“當然可以,但是先說好了,咱們是親戚,我纔給你這麼多,其他人可冇你這個待遇。



李天賜連連應是,很是感激表姐他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