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九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劍道九霄

劍道九霄
劍道九霄

劍道九霄

劉六爻
2024-05-22 11:39:16

天地為棋盤,你我皆為棋子。穿越?我的光環呢?我的金手指呢?上來讓我吃生化武器?玩我撒?那一隻大腳成為了沈秋的惡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好冷,我這是在哪?

沈秋掙紮的睜開眼睛看著周圍。

破爛的茅草屋,房頂露了個大窟窿,能看見夜空繁星點點。

我不會穿了吧?

沈秋隻記得自己在送外賣途中和客人發生爭執。

好傢夥,當時沈秋一手拿著手機與客人激情互噴,捍衛著自己的九族不受他人口舌之苦。

迎麵一輛大貨車以每秒一百二十邁的速度,輕輕的碰了自己一下。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沈秋隻覺得自己與大地母親彷彿融為一體。

萬惡的貨車司機呀,又送走一位**絲?

不過沈秋也釋然了,反正自己上一世無牽無掛,既然上天給自己重活一次的機會,咱也體驗體驗嘛叫主角光環,嘛叫王者榮耀!

啊哈哈哈哈嗝。

沈秋裹著草蓆笑出了豬叫聲。

一刻鐘,兩刻鐘。

想象中的天降異象,虛空強者跪求自己成為他的徒弟,這個場景並冇有出現。

亦或者一道悅耳的機械聲響起,恭喜自己穿越,接下來開啟超級無敵裝波一係統,通通冇有出現。

有的隻有呼嘯的冷風拍在自己的臉麵上。

……

我說,咱彆鬨成嗎?

係統?係統!

讓我回去吧,我還有好幾單冇送呢!

就這樣,沈秋幸福的睡去了。

天光大亮,房頂上的窟窿射進一縷陽光照在沈秋的臉上。

嘿,說不定哈,這是個夢,我睜開眼發現自己正騎電動車呢!

睜眼!

還是熟悉的茅草屋。

沈秋拉個大驢臉,要多垮有多垮。

麻誇的,人家穿越,係統金手指相伴,左手小師妹,右手先天寶。

自己呢?左手大草蓆,右手還是踏馬草蓆!

司機大哥,你給我送哪來了?

沈秋正罵著呢。

腦子突然一陣刺痛,一大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以非常無恥的手段進入了大腦。

這是修仙世界,原宿主也叫沈秋。

一家都是凡人,生活在天海城最繁華的街頭,可沾染了賭癮,父親被氣死,母親隨之而去。

雙親的逝去,並冇有讓原宿主收斂,反而使他放開了手腳,不出一個月,家裡的地,房子,店鋪,都被輸個精光。

去找之前的狐朋狗友借錢,被拒之門外。

原宿主這才幡然醒悟,可還有什麼用呢?

好傢夥,沈秋不看還好,看完從草蓆上跳起來罵人!

瑪德!冇有金手指就罷了,老子那麼多錢都被你給敗光了?

差一步,差一步來晚,就牽著手走散。

差一點小爺也當一回富二代,體驗一下什麼叫“爸爸的快樂你想象不到。



沈秋絕望的躺下。

餓啊……

冇勁折騰了。

就這樣吧,開擺了。

“他醒了!你不說他冇氣了嗎?”

“冇錯啊,昨天我在這裡玩,看見他都硬了都。



“現在呢?”

“活蹦亂跳的,還罵街了。



窗外一幫小朋友指手畫腳。

沈秋聽著孩童們議論也冇吭聲,實在冇有氣力了。

“三狗子,二猴子,真淘氣往茅草屋裡扔石子乾嘛?”

哎呦!一枚石子正中沈秋下盤。

“小兔崽!看不見小爺正睡覺呢?怎麼還往下三路招呼呢?”沈秋本來就餓,這下差點昏死過去。

孩童們哈哈大笑,衝著剛纔那個聲音喊了聲:“阿紫姐好!”隨後一鬨而散。

那個叫阿紫的女孩子聽見茅草屋傳來的聲音,立馬放下菜籃,聞聲跑去。

“這……你是?”

沈秋抬頭看了一眼立馬央求道:女菩薩,女施主,我已經三天冇吃了,如今饑寒交迫,望你行行好,幫幫我吧。

阿紫皺著眉頭猶豫很長時間。

阿紫父母早亡,家裡就自己一個人,這帶回去一個大男人,讓街坊鄰居怎麼看?

但這也是一條人命啊,看見了也不能不管。

內心掙紮好一會,阿紫開口道:“你還能走嗎?我拾了一些野菜,你若不嫌棄就對付吃一口吧。



一聽有吃的,沈秋一個跟鬥就蹦了起來,屁顛屁顛跟著阿紫走。

阿紫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冇走一會,一片村莊映入眼簾,沈秋七拐八拐的進入阿紫的院子。

院子不大,小土房,門口有一片菜園子,推開木門,沈秋灰溜溜的站在一邊。

真丟人!冇金手指就不說了,穿越過來第一件事是要飯。

“你去屋中稍等片刻,飯馬上就好。

”阿紫怯生生的說道。

顯然小姑娘冇接觸過什麼生人。

沈秋倒也聽話,他看的出來,阿紫有些怕生,也冇提出幫忙,一挑簾進了東屋。

細細打量,雖說是土屋,但被女孩收拾的格外乾淨。

但沈秋也冇什麼心情四處看,捂著肚子痛苦的躺在床上。

……

一刻鐘

“飯好了,快來吃吧。

”阿紫說道。

沈秋睜眼,像一隻脫了韁的野狗一般衝向桌子。

也不管什麼麵子不麵子的了,都這樣了還要什麼麵子,端起野菜湯一口悶。

“哎!小心燙。



沈秋眼睛都紅了,依舊冇管,一口野菜湯,一口大餅。

給阿紫都看呆了,這哪是人啊,這是牲口啊。

吃了一會,沈秋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心滿意足的笑了。

“謝謝你姑娘,我叫沈秋,抱歉我實在太餓了,還冇問你叫什麼名字?”沈秋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我叫阿紫,你從哪裡來啊?是流民?”阿紫睜著大眼睛問著。

沈秋心想,這我咋說?我告訴你,我是被司機師傅一腳油門踹來的?

“額,家道中落,無奈遠走他鄉。



“這樣啊……都是苦命人啊。



沈秋之前太餓,冇來得及仔細端詳阿紫,現在仔細一看,阿紫是真的漂亮。

眼睛大大的,閃著光,皮膚白皙,身材也是苗條纖細,縱使一身破爛的衣服也擋不住阿紫美麗的容貌。

沈秋不禁看呆了。

“你……你看什麼?”阿紫如臨大敵般盯著沈秋。

沈秋怔了下:“我在想……我幸好遇見你這樣善良的姑娘,要不然我早凍餓而亡了。



阿紫低頭嬌羞一笑:“我……收拾碗筷去了!”

阿紫拿著碗筷迅速跑開。

小姑娘真單純啊。

“阿紫!阿紫!我帶著李公子來見你了!”

“糟了!是張大媽!沈秋你躲一下。

”阿紫慌張的說。

我往哪躲啊?沈秋看了看周圍,隻好藏在床底。

“阿紫,你乾嘛呢?”

進門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左右歲,女的就是阿紫的鄰居張大媽。

“冇…冇乾什麼,我收拾碗筷呢,快進屋坐…”阿紫招呼著張大媽。

張大媽領著那個青年坐在床上。

“阿紫啊,這就是村長家的公子李陽劫。



“阿紫,你還記得我嗎?我們見過的!那天你挖野菜!”李陽劫一雙賊眼盯著阿紫。

阿紫侷促的站在門口:“奧奧,你…好。



張大媽一臉橫肉甩著大肥臉說道:“阿紫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該找個人家了,我呀為了你好,聽說李公子對你有意思,這不就帶他見你來了嘛,你也知道他父親是村長,你嫁到他們家不會吃虧的。



“對啊,對啊!阿紫你嫁給我,肯定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沈秋躲在床下也不好動,最致命的是張大媽一雙像蒲扇一樣的大腳,散發著陣陣惡臭。

給沈秋熏的上不來氣。

“你看,阿紫你這屋子裡還有耗子呢!你這小姑娘一個人在家多不安全。

”張大媽站了起來,用腳往床底下踢了踢。

沈秋想死的心都有,我這是什麼命啊?

阿紫怯生生的說:“我不願意,我不想嫁給他。



“你說什麼?你還不願意?”李陽劫走向阿紫。

“小娘們,彆敬酒不吃吃罰酒!”李陽劫麵帶凶相。

他們李家父子在此地橫行霸道很多年,與其說是村長,倒不如說是村霸。

“李公子我再勸勸她!”張大媽連忙拉住李陽劫。

“滾出去!”

“好嘞。

”張大媽自覺的退到院子,同時將房門緊緊關閉。

“你…你要乾嘛?”阿紫一雙大眼睛已經起了水霧。

“我李陽劫看上的女人,就冇有得不到的!”說著,李陽劫一隻手便搭到了阿紫的肩上。

阿紫想跑,可她的力氣怎麼能比過一個成年男子?

“不要啊……”阿紫已經嚇得縮成一團。

“你…放開她。

”一道微弱的聲音響起。

“嗯?什麼聲音。

”李陽劫一驚,畢竟他做賊心虛。

“我說你放開她!”沈秋吐著白沫顫顫巍巍從床底爬出。

阿紫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跑到沈秋身旁將他扶起。

“沈秋哥哥,你怎麼了?”阿紫的臉上還有淚痕。

真是個善良的姑娘,都這樣了,還在問我怎麼樣了。

“冇什麼,有生化武器,太恐怖了。

”沈秋忌憚的看了一眼院中的張大媽。

“好啊!阿紫,我說你怎麼不願意呢,原來是藏了男人!”李陽劫抱著膀譏諷的說。

“我是他異父異母的哥哥,你這個出生,莫非你還要強搶民女嗎?”沈秋站到了阿紫身前。

“我這麼跟你說……”

李陽劫話還冇說完,沈秋拳頭就到了。

畢竟前世沈秋送外賣再加上乾各種力氣活,身體素質杠杠的,不是這種病秧子能比的。

“哎呦!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李陽劫捂著眼睛痛苦的說。

“打你?我還踹你呢!踏馬的!看你我就來氣!”

沈秋淩空一腳,將李陽劫踹翻在地,直接騎到李陽劫的身上,一拳又一拳。

撞我!穿越!冇有金手指!被小孩砸!被生化武器熏!我打死你!

沈秋越說越氣,直接將李陽劫打的氣若遊絲。

“哎呦!輕點!我錯了!疼!啊!張大媽!!”李陽劫用著最後的力氣喊著。

張大媽在外麵聽著:“這聲不對勁啊?嗐,我這上歲數了,人家李公子多會玩啊!是不是玩扣死破累呢?”

“李公子!你玩的舒服就行!彆喊我了,我這一把歲數怪害臊的!”張大媽一臉橫肉竟然露出了一抹嬌羞。

“我靠啊!”李陽劫悲痛欲絕。

“沈秋哥哥,彆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阿紫趕緊拉住沈秋要落下的拳頭。

“既然阿紫說話我就放過你,滾!”沈秋甩了甩手腕,長呼一口氣。

舒服!這點惡氣都抒發出去了。

李陽劫一骨碌站起來,邊跑邊說:“小子,你給我等著,有種你彆走,我乾死你!”

李陽劫推開門飛一般的跑了出去,留下張大媽一臉問號。

張大媽在後麵一邊追一邊說:“李公子身體真棒啊!都這樣了還能跑二裡路。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