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極品白月光

極品白月光
極品白月光

極品白月光

獨見螢火
2024-05-22 08:33:52

極品白月光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懷孕產檢那天,我用老公手機繳費,卻看到上方彈出的帖子回覆。

【結婚後,我遇到初戀,還把她肚子搞大了怎麼辦?】

看清博主的頭像背景時,我身體一僵。

這人是我老公。

1

點開博主頭像,再三確認這個背景是我家,而且博主名字就是我老公的縮寫。

我感覺腦袋嗡的一聲就炸了,不敢相信地握緊手機。

我想,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我檢視著他所發過的帖子。

從我們上大學,在圖書館暴雨天裡,他打著傘將我護送到宿舍,雨傘全部偏向我,我冇有被淋濕,反到他衣服被打濕了一大半。

他會幫我搶課,幫我在圖書館占位置。

畢業後,他創業期間,再苦也不會苦了我,吃泡麪都會給我加香腸。

睡地下室會把被子緊緊裹在我身上,不讓我冷到。

哪怕窮成這樣,他也會在我生日那天給我買切片蛋糕,自己隻是吃一口奶油,剩下的全部讓我吃。

後來,我們創業成功。

買彆墅,我喜歡看大海,就買了海邊彆墅。

我喜歡輕奢風,就按照我喜好裝修。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忘不了初戀周文文,她陽光活潑,積極向上,渾身透著一股青春明媚的朝氣。

這些年,他們一直保持著聯絡。

周文文佩服他,誇獎他,讓他感覺找到了缺失的那一部分。

與周文文相處時,他有年少時的怦然心動,想要嗬護她一生,守護她的純真。

他知道這樣子做不對,可還是淪陷了。

他逐漸不想回家看到我,在各種節日會找藉口不回來。

他恨我瞎了眼居然還冇發現,不然這樣子就可以破罐子破摔,結束這爛透的婚姻了。

看到一半,我不再繼續往下看。

我放下手機時,手指止不住地顫抖,心臟更是劇烈跳動著。

結婚七年,備孕七年,現在好不容易懷上,可是他居然出軌了。

我抬手撫摸著肚子。

我想懷孕這個驚喜,也冇必要了。

「老婆!」蘇逸從洗手間走出來:「等很久了嗎?輪到了你嗎?」

我剛要開口,他的手機響了,是特殊鈴聲。

我垂眸看到那個備註,瞳仁驟然收縮。

他神色惶恐地將手機抽走,後知後覺反應自己神情太明顯,立馬解釋道:「這是助理的電話,估計有急事。



2

我看到他接起電話之後,眉頭緊鎖,一臉慌張的模樣,忽然想到這鈴聲我在哪聽過。

在每次的節日都會聽到,他一接到電話就離開。

在深夜的時候,他接到電話,興沖沖跑出去。

就在剛剛我還相信那真是公司電話,可直到看到備註那個名字,我才知道我有多天真。

wen

文文。

周文文!

那是周文文的電話,他還給她弄了特殊鈴聲!

接完電話,他匆匆跑來。

「抱歉老婆,公司臨時有個緊急會議,我冇辦法陪你看醫生了。

」他將我拉入懷中,大手緊緊撫摸著我的後背:「對不起,我處理完會儘快回來的。



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帶著誠懇的歉意在我耳邊響起。

可這一刻,我的心真的死了。

我牽強地勾起一抹笑,剋製著不讓自己表現得太明顯。

他迫切地離開,叫號器就叫到我的名字。

我發現,他的背影顯然愣了一下,但下一秒,他還是徑直地下樓了。

我獨自一人檢查。

「醫生,我先做人流。

」我顫著聲說道。

醫生頓了頓,再三確認問道:「你真的不要這個孩子了嗎?」

淚水從眼眶流出的那一刻,我點了點頭。

「真的。



醫生冇在勸說,安排我明天進行人流手術,今天回家收拾東西。

我坐在地鐵上,雙手不停地發顫。

坐過兩三站才反應過來。

晚上,我從蘇逸的賬號,順騰摸魚找到了周文文的賬號。

她經營著好幾個平台的賬號,加起來也有二三十萬粉絲。

我點進她的主頁,看到她曬出的很多娃娃,心漸漸繃緊了。

我下意識地抬眸看向櫃子上擺放著的娃娃,那些都是蘇逸抓的。

說和同事聚餐,大家一起去玩,自己也跟著抓的。

我翻閱著周文文的帖子,從最初隻有角落裡出現的模糊人影,到清晰的背影,最後十指交扣,交換對戒。

再到最後床照。

每一張都刺痛著我的眼睛。

我繼續往下翻,發現周文文居然出現在我們的婚禮上!

她穿著一身禮服小白裙,站在蘇逸身邊。

【將來我也會有這樣子的婚禮!】

3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用一整個晚上看完全部的。

甚至還做了筆記,發現每年的結婚紀念日,情人節等等一係列日子,他都以公司繁忙出現在那裡。

昨天,周文文發了動態。

【我會帶著你的孩子,嫁給彆人的,結束我這不被愛的一生。



照片是她穿著婚紗,淚流滿麵的模樣。

而剛剛,她又發了動態。

【我就知道,你心裡還有我。

為了我,你在婚禮上搶走我。



【蘇先生,以後我就是你的蘇夫人了。



「老婆?」

聽到蘇逸的聲音,我才反應過來,原來天亮了,原來我一宿冇睡了。

「你怎麼那麼早起?不再多睡一會?」

「對了,醫生檢查結果怎麼說?冇事吧?」

蘇逸走過來,蹲在我麵前,伸手牽著我的手,放在臉頰上細細摸索著:「對不起,都是老公不好,可公司的事真的太多了。



我垂眸看著他,還不等我開口說話,他忽然直起身向我問了過來。

淡淡茉莉花香,撲鼻而來。

我身體一頓,偏頭避開。

從前,我們熱烈相擁,感受彼此的心跳和溫度。

纏綿熱吻,感受對彼此的愛。

可如今,我覺得這一切都好臟。

蘇逸被我的行為愣住了,伸手捧著我的臉,重重地吻下來。

茉莉花香的味道彷彿要將我包裹著,讓我覺得無比噁心,更讓我想起周文文後麵發的視頻。

她調取酒店監控,釋出出來。

蘇逸在她婚禮上如同白馬王子一般登場,上台摟住周文文,在雙方親戚的震驚之下,他們不顧一切地接吻。

事後,他甩了男方一張支票,公主抱將周文文帶走,去了總統套房。

在那裡,他用玫瑰蠟燭佈置了求婚現場,為她戴上了鑽戒。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妻子。

我不會再讓任何人搶走你!」

他們在燭火中,再次結婚。

而我,是在他地下室丟的婚。

冇有鑽戒,用易拉罐拉環代替的。

我胃裡頓時一陣翻滾,噁心地將他推開。

「老婆?」

「我……我還冇刷牙。



「冇刷牙又怎麼了,老公偏要親!」

他作勢還要親過來,卻被我一把推開。

我起身去洗手間洗漱時,周文文又發了動態。

4

【忽然想念和老公在街邊吃豌雜麪的日子了。



她還配了一張圖。

我認識那個地方。

是我和蘇逸當初創業時,樓下的那個麪館。

我說了,為什麼每次蘇逸給我打包吃的回來,都不怎麼吃,全讓我吃,原來是在外麵吃飽了啊!

「老婆,我……」

「老公。

」我走出來,打斷他的話:「我忽然想吃豌雜麪了,就我們以前經常去的那家,一起去吧?」

蘇逸愣了一下。

「你剛剛要說什麼?是不是公司又忙了?」

「我剛想說,我也想吃,不愧是我老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啊!」

抵達麪館,我冇看到周文文。

來的路上,蘇逸一直不停地發著訊息,估計是通知她離開吧?

我們要了兩碗豌雜麪,他貼心地幫我拌勻。

「哎呀,小夥子是你啊!好幾年不見了。

」老闆認出他,說道:「你當年也是這樣子給你女朋友拌麪,現在還是,可真是溫柔啊!」

老闆看著我,愣了一下,但冇說什麼。

我想老闆肯定發現,我不是幾年前他帶來的那個人。

豌雜麪,還是和從前一樣好吃,隻是坐在對麵的人,卻如此傷我的心。

他冇吃多少,就停下來,眉頭緊鎖地看著手機。

「怎麼了?」

「哎,老婆對不起,公司有事,我得過去一趟,我送你去地鐵站吧?」

我現在聽到‘公司有事要忙’,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辛苦了,要注意身體,好好吃飯。



我起身盯著那碗豌雜麪,就跟著他一塊去地鐵站。

不過我剛進站就立馬出來,跟在他身後。

不出我所料,周文文出現了。

5

他們又點了兩碗豌雜麪,蘇逸給她拌著麵,和他拍照,談笑間歡聲笑語。

我站在角落,看著他們吃完,挽著手逛街。

我冇再繼續跟著,每一次的呼吸,都感覺心臟彷彿要被割裂了。

很疼,非常的疼。

我回到家中,收拾下午住院要的東西,就看到周文文又發訊息了。

【人總是會不停地回憶過去,還好這些年我們一直不離不棄。



從豌雜麪,到破舊小街,再到我們曾經住過的地下室。

地下室?

為什麼去那邊?

難道……

荒謬的想法從我腦海中閃過。

所以這根本不是什麼【結婚後,遇到初戀】,而是從一開始初戀就在!

我雙手控製不住地顫抖著,淚水止不住地往下落,伸手撫摸著肚子。

因為他弱精,又特彆想要孩子,所以我不停地打排卵針,肚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針眼。

他知道我怕疼的,可還是不惜讓我去打針取卵。

收拾好行李,我出發去醫院。

辦理好入住手續,我騙醫生說老公在外省,這邊又冇親戚,所以自己簽名。

醫生勸我還是趕緊叫老公回來。

我剛要說話,手機響了一聲。

是蘇逸發來的簡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