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和親失敗後,我嫁給了小叔叔

鶴舞流光
2024-05-27 20:58:47

【運籌帷幄重生嫡女】vs【處心積慮腹黑太師】宋家嫡女宋玉琅鐘靈毓秀,持重端惠,卻一時心善引狼入室。父兄慘死,姐妹含恨,唯有外室妹妹楚楚可憐:姐姐,我代你出嫁,你若不和親,如何與天下人交代?被迫和親,身逢亂世,含恨而終。一朝重生,逐外室,滅惡人,平敵國,定乾坤。虐渣之路上,攝政太師冷似冰雪的目光卻彷彿能看透她的心。宋玉琅記得,前世慘死,唯他懷抱自己,垂淚哽咽。這一世,她主動找上門來。她道:太師可要同小女子合作共創大業?太師傲嬌:大業共創,旁人若想分一杯羹,代價可不小。宋玉琅:不知太師所求何物?玉琅原儘數取之。太師勾起她的下巴,笑得分外微妙。“代價是要你以身相許,你可願意?”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絕色的男子咯咯笑道

自己種什麼因

自然得什麼果

有什麼好歎氣的

薑子軒不爽



我自然不是因為這點事歎氣

我是奇怪

那死丫頭是怎麼知道此事的

謝挽風情萬種地捲起頭髮

在榻上翻了個身

嫵媚地道

誰不知道你薑大爺每日被姑娘追殺的次數比吃飯還多

那丫頭隨口一說

你還真信

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

你知道個屁

薑子軒道

前日陌玉去宋府

那丫頭報信說宋老爺遇險

陌玉這才趕去

果真看到徐家老頭子劍拔弩張的

若不是陌玉親自去瞧了這事

誰信

薑子軒說著

腦中便浮現出宋玉琅的臉

他輕聲嘟囔

美倒是個美人

隻是我怎的瞧著她神神叨叨的

這樣的姑娘

他送玉佩給她做什麼

阿嚏

宋玉琅打了個驚天動地的噴嚏

綾羅為她披上衣裳



姑娘這兩日一直看府中有關調香的書

肯定累壞了吧

宋玉琅道

這些書太淺顯

讀遍了也學不出什麼

徐家一向擅香

想來他們府中

定然有不少學香的書

然而口中說的是徐家

她腦中浮現的卻是一張華美非凡的臉

正是蕭寄吟

前世蕭寄吟從徐家拿到了殘缺的謝家香

徐家苦思冥想也未曾得到的最後一味香被他找到

可見蕭寄吟對香的研究

遠在徐家人之上

想要學習有關香的東西

還得從蕭寄吟身上下手

她看著冊子上上千種香料

心中已隱隱有了些主意

她站起身來



陪我去看看母親

如今秋日剛過

已有了幾分寒意

喬氏屋中點了驅寒的香

辛辣的香氣送入鼻腔

掀起一陣從內而外的暖意

熏得幾個侍女皆伏在案上

隱約地打著瞌睡

香案上擺滿了各式樣的成香

宋玉琅小心翼翼拈起一勺小心嗅了嗅

水珀香

取琥珀三錢

鮮茉莉花

茱萸子研粉

輔以陳皮

乾薑

蜂蜜調和成泥

陰乾後培火

研磨後可用

此香甜潤溫柔

隻是過於沉穩端莊

倒是極適合母親所用的

說罷

她又掂起一勺香

夢黃粱

春早白露二錢置於銀甕

再取沉香二兩

梅花芯二錢

牛乳四錢

乾丁香去芯

配以紫蘇一同研磨

置於甕中白露

以蜜棗泥團成蜜丸

此香清甜過人

有安神之效

用之必做美夢

所以名為

夢黃粱

她將夢黃粱香小心翼翼盛出擱入香爐之中

合上蓋子

笑道

點上這香

母親今夜便可安枕了

喬氏一頭烏髮披散在肩

不加粉飾

此刻正坐在床榻邊繡著花樣子

聞言

她抬起頭來

宋玉琅托腮端詳著母親

人常說

相由心生

喬氏性子本就極溫柔

眉眼便亦是生的極柔

一雙杏眼也完美地被宋玉琅所繼承

論容貌

喬氏絕不在徐纖巧之下

舉案齊眉

卻還是比不得旁人一笑

說到底

終歸是父親薄情罷了

宋玉琅在心中無聲歎息

喬氏看著女兒道

你這丫頭

一向不喜香

今日為何驟然在香料上用起功來了

宋玉琅懶懶地拿起一塊香餅



還不是那勞什子的徐家姑娘

前幾日她得罪了蕭太師時熏得便是水珀香

我聞著倒覺沉穩香甜

這兩日翻閱香集後便試著調了調

果真同那日所嗅一模一樣

為避諱蕭叔叔亡母所好

我還加了鬆香

百合兩味

倒也柔和

母親試試

她笑得眉眼彎彎

喬氏哄著她道



是你挑的

都好

宋玉琅順勢道

其實哪個女兒家不喜香

隻是咱們府裡成日不是飯香就是菜香

再好的香料也都浪費了

她詢問

母親的鼻子和舌頭是府中翹楚

這品香最重要的就是鼻子

咱們大梁一向愛香

咱們府中為何不分一杯羹

喬氏繡花的手微微一頓

宋玉琅知她聽進去了

便繼續勸道

爺爺打敗眾富商成為皇商並不容易

如今外頭不知多少人的眼睛都盯著咱們宋府

論起來

咱們宋府纔是京商之首

徐家算得了什麼

論起來本是冇資格與我宋家相鬥的

可就憑徐家手握半張謝家香殘方

連宮中都將奉為上賓

爺爺不還是要看那徐家家主的臉色

喬氏默了默

宋玉琅的勸說

自然是勸到了她的心坎

宋家熬到今日自然不容易

京中富商如雲

宋家好不容易坐上皇商之位才熬到如今的地位

可徐家隻因一張殘方便可同宋家分庭抗禮

大梁好香

如今不過一張殘缺香方

便可掀起滔天巨浪

雖成了皇商

但難保會被人所替

若宋家在製香之術能有所成就

自然是無人可替

想到此

她心中已稍稍有了主意

便道

這話雖有理

隻是府中無人懂香

此事當從長計議纔是

宋玉琅笑道

何曾無人懂香

女兒說一人

直叫天下無人比他更懂香的

喬氏思索片刻



你是說

蕭太師

正是

喬氏道

蕭太師與公公一向交好

隻是太師地位高貴

雖與公公交好

但終歸是官商有彆

他當真肯與我宋府合作

宋玉琅道

既叫他一聲蕭叔叔

便不是白叫的

女兒自有辦法

願略儘綿力在其中說和

隻是還望母親不要將此事告知父親纔是

這是為何

喬氏這一問

讓宋玉琅下意識地啞了啞

母親這般溫柔之人

她究竟該如何說得出

父親早同旁人生下了女兒之事

她吞下嗓中湧出的淡淡酸楚

抽了抽鼻子

勉強將哽咽嚥了下去

還不是那個徐家姑娘

她擱下才嗅過的香餅

重新撐著下巴

父親趁著爺爺不在府中會見蕭叔叔

自然也是打著同樣的主意

可還不是被徐姑娘搞砸了

她道

若還將父親牽扯進來

蕭叔叔隻會想起徐家姑娘冒犯亡母

父親與徐家有所勾結之事

不動氣也便罷了

又怎會同意此事

更何況就父親那不靠譜的

被他知曉

隻會壞事

母女倆正說著話

忽聽宋玉琅院中的侍女青提敲了敲門

姑娘

有人給您送帖子來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