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和暗戀對象先婚後愛了

一個茉莉香片
2024-07-02 15:13:10

【女主暗戀成真+男主先婚後愛+1V1雙初戀雙潔+甜文】江曼笙25歲這年,跟高中時的暗戀對象結婚了。過去,陸祈臣家境優渥,長相頂級,是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而江曼笙溫吞安靜,隻是隔壁班普通的女同學。闊彆多年重逢,是在陸氏集團旗下一家企業裡。彼時,江曼笙是兢兢業業的小員工。而陸祈臣是陸氏集團接班人,圈裡出了名的低調寡情。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陸祈臣跟她結婚是為了應付爺爺。因此,領證後兩人一直相敬如賓。有天,江曼笙無意聽彆人聊到陸祈臣:“指不定哪天就把婚離了”。有人輕聲反駁:“你們冇聽說嗎?陸祈臣為了他老婆把趙氏集團公子都給揍了。”江曼笙冇有聽到後半句。她以為永遠等不到陸祈臣的喜歡。但就在這天這個溫煦的夜晚,江曼笙頭一次知道了暗戀成真的滋味。這晚——陸祈臣目不轉睛盯著她,他骨節分明、有力的手隔著鬆軟毛衣握住她手腕,往他跟前提。江曼笙心跳如擂鼓,好像有泡泡從她眼睛裡冒出來、破碎在空氣裡,然後她聽到陸祈臣說:“再親一次。”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江曼笙小姐?”

很客氣、疏離和遙遠的一個稱呼,足以再次提醒江曼笙,陸祈臣從來也不記得她。

江曼笙下意識抬手捋了捋額前柔軟、微微捲曲的劉海,她的聲音還冇清醒,慵懶軟糯:“你好。”

而陸祈臣隻是“嗯”了聲,拉開對麵的椅子坐下。他抬了下手,一旁的侍應生立刻走了過來,跟他確認菜單。

江曼笙已經不困了,酒估計也被他的突然出現嚇得醒了七七八八。

就這麼盯著他看。

餐廳裡很靜,暖白燈光打在他白皙微冷的臉龐上,有一點冷淡和江曼笙也說不上來的溫暖。

大概是時光給她留下的濾鏡。

她想起念高中那會兒第二次見到陸祈臣。

其實是在高一的一次月考結束後不久。

班裡吵吵嚷嚷的,上課鈴還冇打響,江曼笙接了杯熱水回來,從後門走入教室,而化學老師捏著一遝試捲走進前門。

陸祈臣也出現在前門,化學老師瞧見他,打趣:“有什麼事?年級第一。”

陸祈臣也不應下這“年級第一”的附和,隻是淡笑了下:“楊老師。我來幫孫老師找一下數學課代表。

於是下一秒班裡就響起“數學課代表呢”“江曼笙有人找”的聲音。

江曼笙人還站在後門,想了想,直接穿過走廊走到他跟前:“有什麼事麼?”

不是第一次見麵,卻是第一次跟陸祈臣說話。

陸祈臣也立刻反應過來,“這個是孫老師的筆記本,她讓你今天晚自習開始前給他們投一下這幾道題,然後講一下。孫老師說她今天有事請假了,如果這上麵的題你也不會,可以去隔壁班問我。”

“好。謝謝。”江曼笙伸手接過。她高中那會兒是個心冷麪子也冷的普通女生。

接筆記本時指尖相觸,她的手很冰,他的手很溫暖。

以為這次見麵就要這麼揭過去了,卻又聽到陸祈臣問:“感冒了?”大概是因為她臉紅彤彤的,手也那麼冷。

“冇有感冒。謝謝。”

這就是高中那會兒的陸祈臣。

明明很優秀,明明他的世界與他們這些普通人之間有一條涇渭分明的分界線,但他給人的印象始終是,隔壁班很優秀、很有責任心的學神。

而現在那道涇渭分明的分界線被她江家的小女兒這個身份打破了嗎?

不知道。

但……好像冇有。

因為飯吃得差不多了,兩人離開餐廳,站在她旁邊的陸祈臣看著她,誠實開口:“江小姐,我很抱歉。這次相親是爺爺安排的。”

“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這句話的意思如此明確。

是在告訴她,他們不會有下次見麵了。

正好江曼笙的司機過來了,她聲音低低“嗯”了聲。

回了兩句:“不用麻煩啦。我的司機到了。”

以及,“陸祈臣,希望你今天用餐愉快。”

便俯身鑽進了旁邊的黑色邁巴赫裡。

隻是一場見麵而已。

她還想要什麼呢?

-

陸祈臣回到老宅的時候,陸文綺也在。她闆闆正正地坐在客廳沙發一側,陸老爺子陸齊坐在她對麵。陸文綺坐得可真直,陸祈臣簡直要懷疑再坐半個鐘頭,她的脊椎骨會折。

很安靜。

陸祈臣推門進去,陸文綺抬頭看到是他,眼睛一瞬間亮得跟星辰一樣:“哥哥哥哥哥哥。”

陸老爺子陸齊瞥了陸祈臣一眼,冇說話。

江曼笙。

這個名字其實陸祈臣上次回老宅才頭一次聽說,是爺爺百裡挑一選出的女孩子。連素來冷言冷語動不動就懟得爺爺說不出話的奶奶都喜歡得不得了,說“好像是這幾年纔回到江家,是個受過很多苦的女孩子呢。”

陸齊:“見到了?”

陸祈臣:“嗯。”

陸祈臣扭頭看了眼秘書,秘書立刻會意,將幾摞檔案擺到陸齊跟前。陸祈臣坐到陸文綺旁邊,很明顯感覺到陸文綺緊繃的氣散了一點:“第一個是睿白智慧農業要結合區塊鏈技術做的食品安全溯源係統項目,這個我明天會去看……”

陸齊:“見得怎麼樣呢?”

陸祈臣微微蹙了下眉,他找了個理由:“我覺得小叔說得很有道理,江家畢竟……”

江家畢竟和我們家門不當戶不對的。

前幾天陸齊安排陸祈臣和江曼笙相親時,小叔也在。這是小叔的原話:“怎麼選了江家的小女兒?門不當戶不對的。”

陸齊:“我們家是什麼封建王府嗎?還門不當戶不對的。”

這的確也不是陸祈臣的想法。但他的確冇有結婚的打算。

要非暴力溝通。

他揉了揉眉心,打算跟爺爺耐心講清楚。

正好奶奶和小姑從二樓下來了,這幾年奶奶身體很糟糕,已經進了好幾次ICU。

與此同時,爺爺已經從一旁站了起來:“你奶奶身體什麼樣,以及她有多操心你,我相信你有數。”

“檔案拿著,跟我去書房說。”

陸祈臣微仰頭看了眼,正被小姑扶著小心翼翼下樓的奶奶。

江曼笙。

頭一次見爺爺奶奶都對一個人這麼滿意。

身旁,陸文綺扯了扯他,大概也是看他快要成為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了,為他出謀劃策:“哥我聽說彆人家公子哥有協議結婚的,你要不要也試試?”

陸祈臣依舊微抬著頭,協議結婚是個很奇妙的詞語,但這永遠也不會成為他的選擇。



結束相親這晚,江曼笙回到出租屋時,趙姝不在。

手機裡冇有趙姝的訊息。

這麼晚不回家,還冇有訊息,這不是趙姝的習慣。

突然連開房間燈的力氣都冇有了,她摸黑坐在軟綿綿的地毯上,將手機聲音開到最大,給趙姝發訊息:“今晚也去酒局嗎?有什麼事隨時給我打電話。”這是她們閨蜜倆互相保護的習慣。

很快得到趙姝的回覆:“嗯嗯今晚也去酒局。太突然了,我忘記給你發訊息了。見完陸祈臣了嗎?”

見是見完了。

但……也隻是見了而已。

江曼笙摸著黑爬起來,去浴室洗漱,水龍頭嘩啦啦作響,大概也沖走了誰靜悄悄的眼淚。

翌日是個大晴天。

江曼笙剛坐到工位,就感覺今天氣氛很不一樣。

竟然有人給全公司點了樓下的高奢咖啡和點心。

全部門難得不因為工作壓力愁眉苦臉了,都看著興高采烈的。江曼笙也是那由苦轉喜的其中一員。

“看來真的是陸總要來?”有同事小聲說。

公司雖然不大,但怎麼也有一百來號人了。

這麼大手筆,區塊鏈的陸總這麼看重這次的合作?

“我來公司快一年了還從來冇見過陸總呢。據說人超級帥……”

“也是畢竟咱們過去也冇做出值得總部關注的成績。”

就在這樣細碎的聲音緩緩湧入耳畔時,另一側有同事叫了江曼笙:“笙笙,營銷部黃總監找你哦。”

黃總監。

聽到這個名字,江曼笙本能皺眉。

在入職這家公司之前,江父在一次家庭飯桌上為江曼笙做過一些基礎的背景介紹。

智慧農業是個需要花費巨大耐心和投入,但確實有價值的行業,行政部雖說更多是輔助工作,但也能好好做。

她在行政部的主管是一位底層摸爬滾打走上來的女孩子,隻比江曼笙大三歲,絕對能好好學到東西。

至於黃總監,整個營銷部的負責人。人有能力,但是心不正。這是江父對黃總監的客觀評價。

“但是笙笙,江家的名頭可以讓你當前能接觸到的所有人望而卻步。”這是江父給江曼笙的底氣。

儘管江曼笙隻想低調呆著。



到了辦公室,江曼笙敲了敲玻璃門,推門而入後,才發現裡頭還有個小姑娘。江曼笙認識,是研發部的。

見江曼笙進來,黃總監直接站了起來,帶著兩人往外走:“有一件事給你們倆做,區塊鏈的幾個總要來,去個酒局幫著陪一下。”

旁邊的小姑娘出聲:“黃總監,我不會喝酒的。”

圖的隻是她們倆漂亮。

搞清楚來意,江曼笙也立刻止步:“黃總監,我們拒絕。”

且不說她們倆都喝不了多少酒安不安全,他在把誰物化成酒局上的漂亮花瓶?

大概是冇想到會被拒絕,黃總監音色低了些:“我不是說了嗎?不會讓你們做彆的。隻是去酒局上做個花瓶而已。”

江曼笙:“……”

江曼笙又要出聲拒絕。

很突然,一旁的會議室被人拉開,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了出來,江曼笙下意識偏頭,就這麼對上被眾星拱月迎在正中央的男人的目光。

居然是陸祈臣。江曼笙心一跳。

而男人一身黑色西裝,正偏頭聽旁邊人說話,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目光微微偏過來。

太意外了。江曼笙哪怕一秒也冇想過會在這裡遇到他。

而黃總監冇有注意到,還在冷聲說話,“這是什麼很難的事嗎?隻是讓你們去酒局上當個漂亮花瓶。”

聞言,陸祈臣忽地停在那裡,一眾人也莫名其妙跟著停下來,他掃了眼江曼笙,最後視線緩緩落到她一旁的男人身上:“黃總監。你在安排什麼工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