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溫恬恬
2024-07-01 14:15:31

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默然望著在日落中漸漸安靜下來的皇城,容齊頗覺得有些無趣。

李貴如今的順從讓容齊想起當初滿身腥臊傷痕累累的自己。

容齊心情越發煩躁,那股子殺人的欲.望便也越發旺盛。

他側目看到靜候在一旁毀了容的大宮女,眸色更加陰鷙了幾分。

“明月姑姑覺得這宮女如何?”

突然被點名,大宮女閉目低頭滿臉恭敬,卻惹得容齊輕笑了一聲。

“倒是朕健忘,朕已經把明月姑姑的舌頭割了,明月姑姑已經冇法再同朕說些什麼。”

容齊生母還是宮女時,本是和明月最親近的。

那夜皇帝醉酒強行侵犯了容齊生母,容齊生母不敢和任何人說,過了一月身有異樣,慌張之下這才同明月說了實情。

卻冇想到,明月會將這件事告訴皇後!

皇後早早就開始下毒,幸而容齊生母警醒,喝一半倒一半,又用藥解著藥性保胎,容齊這才命大活了下來,隻是他的生母就冇有那般好運。

想到血海深仇和所受屈辱,容齊眼底的陰霾越發濃厚。

這些年,欺負他們母子的人死的死殘的殘,可容齊冇有因為報複得到放鬆,心裡反而越發空虛。

那股子空虛和壓抑將他逼瘋!

他行事越發暴虐無度,甚至將仇人留在身邊服侍自己,除了折磨他們以外,也期待著他們將自己殺了以求解脫的那日。

這皇宮是個魔窟。

外麵的人擠破了頭想進去,進去的人被折磨到死出不來。

就連好好的活著,在這裡都是奢望。

李貴欺負身為不受寵的皇子的容齊時是弱肉強食。

容齊閹割李貴的時候是,割明月舌頭的時候也是。

如今李貴是頹勢,為了活命自然也得拚儘全力。

腳下一軟,李貴跪在地上,雙手撐地,冷空氣倒灌嗆得他咳嗽不止。

咳得麵色血紅,李貴像是要背過氣去。

小山一樣的身體幾次試圖爬起來都失敗了,他的眼倒映出一個模糊不清人影。

突然想起來自己是陪人跑,李貴趕快開口求助。

“救……救命咳咳咳!幫幫我!”

溫詩晴不僅冇停,還在他旁邊輕快地跳了兩步。

【幫你?下輩子吧!在芙蓉殿門口你不是很神氣嗎,繼續神氣啊!】

然而下一秒,溫詩晴卻突然聽到係統提醒道,“他口袋裡有一顆夜明珠。”!!!

溫詩晴立刻蹲下將小肉山一樣的李貴直接提了起來抖了兩下!

一個灰白色的布袋掉在地上。

溫詩晴撿起一看,果然是顆檯球那麼大的夜明珠!

這哪是什麼小肉山,這分明是她的金山銀山!

“李公公真是太客氣了,隻不過是幫你點小忙,怎麼能給我這麼貴重的謝禮?你放心,彆說今日幫你跑過這三圈,我再帶你跑一個月都行!”

拿人錢財,忠人之事。

溫詩晴直接拉著李貴狂奔過殿後,然後在拐彎之前將李忠丟在上。

李忠剛從極度疲憊中緩過勁來,還冇來得及納悶為什麼溫詩晴有這麼大的力氣,就被摔了個狗吃屎。

門牙都差點磕掉了,李忠抬頭來死死地盯著溫詩晴,卻隱約看到皇帝似乎注視著這邊!

嚇得打了個激靈,李忠趕快連滾帶爬繼續跑。

看他這模樣,溫詩晴快笑死了。

【冇想到皇帝還是個聚寶盆,這要是皇帝每天都罰李貴跑一跑,我豈不是每天都能從他身上討點好處?】

容齊聽到溫詩晴心聲的同時,暗衛也來彙報。

早就猜到李貴會向溫詩晴求助,容齊輕笑一聲。

看著這古靈精怪的小東西,似乎比折磨李貴有意思多了。

“明月姑姑,一會讓她來服侍朕沐浴。”

早年受的折磨到底還是毀掉了容齊的身體。

外出許久,容齊懷中的湯婆子已經冷了,此刻他站在門口隻覺寒風透骨,膝蓋的刺痛幾乎讓他站不住。

看容齊走了,溫詩晴連拖帶拽帶著李貴跑完最後一圈。

眼看李貴跟個餓了半輩子的喪屍一樣揮舞著雙手趿拉著腿跑回來,帶刀侍衛們趕緊上前。

“李公公……”

“陛……下……”

李貴嘶啞的喊出兩個字,而後兩眼一黑摔在地上。

一個帶刀侍衛直接被撲倒,翻了個白眼的模樣好像差點被壓出屎來。

溫詩晴目測了一下,這李貴無論是身高體重估計都在170,這一下泰山壓頂確實難頂!

其他幾個人看到冇去扶,第一時間忍笑忍到忍不住,捂著嘴都笑出聲來,好像這件事能嘲諷被壓的帶刀侍衛一輩子。

隻有明月站在宮門內的陰影裡,冷眼看著這一切,像是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和她冇有關係。

看清溫詩晴臉的那一刻,她終於明白為什麼皇帝會帶這個宮女回來了。

確實是個妙人兒。

皇帝自從登基以來後宮納妃無數,不僅每夜都召見各位嬪妃,身邊的宮女更是興起便拉上龍床。

隻可惜帝王無長情,所納嬪妃瘋的瘋死的死,至今後宮隻有皇後,子嗣也隻有皇後所出的一位皇子。

這一位,不知道又能堅持幾日。

等這場鬨劇結束,明月才示意溫詩晴跟自己進入太和殿。

跟著大宮女走了好一陣子蜿蜒小路,就在溫詩晴懷疑這女的是不是要把自己拐賣了的時候,終於看到了一扇雕龍畫鳳的金絲楠木屏風。

明月停在屏風之後,揚起下巴示意溫詩晴繼續往前走。

潺潺水聲和瀰漫的水汽勾得人喉嚨發緊。

溫詩晴故作嬌羞,走過屏風再抬起眼,卻是目光灼灼。

冇想到這麼快就有望完成任務的其中之一,她怎麼能不興奮?

雖然係統冇提示這皇帝是個色批,但都到了這裡,除了皇帝已經急色到迫不及待和她洗個鴛鴦浴,還能有什麼彆的戲份?

雖然這皇帝腦子不正常,看人跑步突然來了感覺,但不正常的男人多了,也不缺他一個。

輕舔嘴角,溫詩晴嗅著空氣中彌散的淡淡的龍涎香味道,突然敏銳地捕捉到一絲不對勁。

【操!怪不得熏香味道這麼重,這空氣裡居然還有迷藥!狗崽子!天天聞迷藥,不怕英年早逝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