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心聲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害人心聲

害人心聲
害人心聲

害人心聲

小馬愛畫畫
2024-05-22 08:33:35

害人心聲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能聽到害人的心聲。

一家人去爬山,我聽到婆婆讓公公去死。

我趕緊把公公喊離懸崖邊。

我又聽到婆婆說多吃點,毒死你們應該能獲大幾百萬賠償。

我趕緊告知老公和公公千萬不能碰蘑菇湯。

大舅讓老公開車去接他,我卻把鑰匙給了表哥,又送上一千塊錢辛苦費。

表哥開著車子出了車禍,人冇救回來。

婆婆和大舅瘋了,夜裡趁我們熟睡打開煤氣灶……

卻被警察以故意殺人罪抓了。

01

自從上次和婆婆一起去逛商場,被人從樓梯上推下來後,我就能讀到害人的心聲了。

但僅限於我認識的人。

婆婆說如今春末夏初,恰逢這兩日冇下雨,很適合去爬山,讓我們收拾了一番。

週六老公開車,一家四口一起去爬武定山。

一路上有說有笑,氣氛還算不錯。

快爬到山頂時,路建得比較大,附近剛好有個凸起的石塊,被磨得很是光滑。

看來不少人在這裡拍過相片,我輕輕站上去眺望,風景的確不錯。

但我恐高,也就站在最靠裡側的地方站了幾秒鐘,拍了一張照就下來了。

我剛轉到彆處看風景時,耳邊忽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快轉過去啊,否則我怎麼好下手。



我一愣,婆婆是在對我說話嗎?

我看向婆婆,她站在石頭邊,而公公正站在石頭上。

見我看著她,她轉頭看向彆處。

「這死丫頭怎麼忽然轉身看著我了,還好剛纔冇下手,否則豈不是被抓個正著!」

我怔住了。

因為這句話也是婆婆說的,但我很確定她的嘴冇有張開。

我看了站上石頭的公公。

他比較大膽,站得比較靠外,還張開雙臂深呼吸。

說這一趟來得真值。

我聯想到婆婆剛纔的話,心裡一個咯噔,渾身冷汗直冒。

於是走到老公身邊,輕輕說了句那裡危險,曾經有人掉下去過。

老公便大喊著讓公公下來。

公公爽朗一笑,輕輕跳了下來,身手靈活輕便。

果然不愧是水果店老闆,常年乾活,身子骨都比旁人硬朗。

就在這時,我又聽到婆婆說:「嗨,怎麼就跳下來了呢,老不死的,算你命大!」

這回我已經很確定,婆婆是在心裡詛咒公公。

而且剛纔她站的地方距離公公非常近。

我和老公又看著彆處。

要不是我聽到聲音轉過來看她,想必她已經把公公推出去了。

可是她平日裡和公公看著比普通的夫妻都要恩愛。

我想不明白她為什麼要置公公於死地。

帶著疑惑,我們繼續往上爬。

中途我嘗試了一下看能否聽到老公和公公的心聲,卻一無所獲。

02

爬到山頂後繼續往前就是下坡路了。

其中有一段需要過橋。

而橋下邊是急流,看著很是凶險。

婆婆卻提議我們既然來了,肯定是要尋求刺激的。

老公和公公自然是聽婆婆的。

於是我們抓緊了旁邊的粗繩,公公叮囑一定要平穩,慢慢地走。

我想等婆婆走最前麵,這樣她便動不了手腳。

但她卻推著我往前走,所以我倒是成了第一個上橋的人。

老公跟在我身後,公公次之,婆婆最後。

行走到中間是最晃盪也最危險的地方。

我耳邊再次聽到了婆婆的心聲:「再走兩步,我就用力晃盪一下,假裝去扶他,然後趁他不注意把他推下去,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我大驚,婆婆果然還有壞心。

於是假裝看風景發現新大陸一般,轉身對他們道:「老公,爸媽,你們看,那邊那個彎彎曲曲的是蛇還是棍子?」

被我這一打岔,眾人都往我指著的方向看過去。

老公頓時笑了:「小玥,你該去配一副近視眼鏡了,這麼大一根樹枝都看不出來。



公公也笑了。

隻有婆婆看著我們,陰晴不定。

我因為走在最前頭,距離他們有一段,於是乾脆停下來等他們。

由於我一直看著他們,婆婆無法再下手,隻能在心裡罵:

「該死的臭丫頭!要不是你冇買意外險,看我不第一個弄死你!」

我僵住,差點兒冇能控製好自己的表情。

所以,婆婆是真的想要公公死,聽這語氣像是為了意外險,可是為什麼?

公公不是她恩愛的老公嗎?

將近三十年的夫妻,怎麼下得去手?

公公和老公合力開著一個水果鋪,每個月也有大幾萬塊收入,婆婆保養得還是不錯的。

她麵容白皙出挑,體態風韻猶存,屬實不像是五十多歲的人,看著跟四十出頭的婦人有得一拚。

反觀公公,因為常年累月的忙活,又缺乏保養,看上去就跟六十多歲冇什麼兩樣。

最近家裡也不缺錢啊,婆婆為什麼要置公公於死地。

聽她的意思,要不是我冇有買意外險,我也是她要害的對象。

那老公呢?

我忽然背脊發涼。

03

婆婆的計劃被打亂,回程路上她就顯得興致缺缺了。

時不時會在心裡恨恨地感慨今日的大好機會浪費了,下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聽得我膽戰心驚。

打定主意最近要多留意婆婆,免得一不小心就被她害了家裡人。

車子走到半路,婆婆接了個電話,說是大舅要帶著表哥過來。

剛纔還在肚子裡詛咒我們的婆婆像變了個人一樣,臉上的笑容從接完電話後就冇有停止過。

我心裡一陣狐疑,婆婆似乎一直對大舅一家很好。

大舅家的表哥,今年二十九歲,據說隻比老公早了一個多小時出生。

大舅說已經正在給他相親,所以打算買一套房。

但由於家裡經濟條件冇那麼好,一直冇買成。

難不成婆婆要這筆錢,是為了給她的哥哥家用?

她是個扶兄魔?

平日裡婆婆麵上都是很和善,平易近人的。

要不是我今日聽到她說的那些話,我也不相信她居然是個如此惡毒之人。

路過菜市場,婆婆帶著我下去買菜。

鑒於她之前的表現,我如今有些防著她。

過馬路一定不站在她麵前,誰知道她會不會突然把我推出去。

買了一大堆的肉菜水產後,婆婆終於滿意地笑了。

回到家一進門就看到大舅他們正在家裡坐著看電視。

表哥翹著二郎腿斜斜倚在沙發上,翹起來的那條腿架在茶幾上。

我感到有些怪異。

後來才明白,他們那模樣看著更像是這個家的主人。

我們一家四口還在外頭,他們就已經進來了,還自己開了電視,吃著我平時買的水果零食。

要多自得有多自得,就是空氣中瀰漫一股難聞的氣味。

我不經意瞥過表哥脫了鞋的腳……

婆婆熱情地說:「大哥,天寶,等急了吧?馬上給你們煮好吃的啊。



見我們回來了,大舅和表哥隻是瞥了一眼,大舅說了句:「回來啦?」

然後說娘們做飯就好,他們幾個可以開個桌打拖拉機。

表哥立馬舉雙手同意,一把扔下遙控器,圾拉著拖鞋到電視櫃翻撲克牌。

我看著他那猶如在自家的熟悉樣,眉頭皺起來。

他亂翻一通,冇有找到,又要進房間翻。

眼看他進了我和老公的臥室,我心裡很不爽。

給老公丟了個眼色。

老公趕緊進臥室拉著他說冇有出去買就是,順帶買點表哥愛吃的零食。

表哥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04

我剛整理好被表哥翻亂的東西,他們就回來了。

表哥和大舅組了一對,所以公公和老公自發組成另一對。

大舅邊說邊笑,唾沫橫飛:「空打有什麼意思,這樣,我們就出一萬一局,如何?輸了的人不能耍賴。



表哥立馬大喝一聲:「嗚呼,過癮!就這麼辦!」

公公和老公相視一眼,並不是很讚同的樣子,但又不想掃了大舅和表哥的興。

婆婆從廚房出來,笑嗬嗬地問:「難得聚在一起,一萬一局就一萬一局,大哥你是不是以為你必贏啊,當心我們家老江和小江聯手打你們個倒鏟。



眾人都笑了。

於是公公和老公隻好跟著開了局。

我打打下手處理完菜,把飯煲了,然後打掃衛生。

大舅和表哥出牌很順,似乎非常有默契,總能把老公父子打輸。

他們遊刃有餘,一邊玩一邊吃東西,一邊還不忘玩手機。

很快大舅他們就從3一路攀升打到了J。

隻要先打到K,他們就算贏了一局。

而老公和公公這邊還隻打到4,就上了一階,對比之下差距不要太大。

一萬塊錢不算少,老公和公公明顯著急起來。

大舅和表哥一邊打牌一邊吃,桌上地上全是瓜子花生皮。

表哥甚至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我看得直皺眉頭。

隻好用了幾張紙墊著把痰弄走,掃掃乾淨用拖把拖過。

這時表哥指指他旁邊的瓜子盤對我喊:「弟妹,再加點瓜子花生。



一邊「呸」地把瓜子皮吐我剛掃乾淨的地上。

老公轉過頭,抱歉地看著我。

我不發一言,上前給他添瓜子。

因為靠得近,不小心暼到他和大舅手機上的對話:「大小醜各單,雙梅2,雙心2,磚塊無,黑桃剩AK。

你先出黑桃A我走K出分,再換我。



我感到震驚,大舅居然聯合表哥抓老公父子呆子。

難怪他們點名要打一萬塊的局。

十個老公和公公也不夠他們宰的。

我進了房間,藉口手機找不到了,讓老公進來幫我找一下。

然後把實情和老公說了。

老公聽完後臉色很是難看。

表哥在外頭催:「我說江藍,弟妹冇長手自己不會找啊,你趕緊過來,都等你呢。



大舅也揚聲道:「是不是看打不贏我們了,想要尿遁啊。



然後他們兩父子就吹口哨笑了。

公公麵色尷尬,礙於是親戚,到底冇有吱聲。

老公在我的暗示下,揚聲回答:「來了來了,找到了。



悄悄開了信號遮蔽器,又關了WiFi。

這纔出去。

05

這之後,我明顯看到大舅和表哥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們依然停留在J。

反倒是老公和公公已經爬到了10了。

表哥抱怨:「我說表弟,你們這怎麼冇信號又冇有WIFI啊!真的是!」

老公裝傻:「WiFi一直都有的啊,我一直都用著的。



然後假裝去看手機,這才發現斷網了。

轉頭問我:「老婆,之前讓你續交網費,你是不是忘了?」

我也裝傻:「不是9號纔到期嘛,今天才8號。

媽說去爬山,我就給忘了。



「今天是9號老婆……」老公假裝很無奈。

表哥和大舅見狀也無法。

不一會兒的功夫,老公他們又打了局完美的,直接從10跳到Q。

大舅和表哥終於著急了。

尤其這一次,老公他們的牌又很靚,可想而知,這一局肯定也是贏的。

贏了這一局就到了K,再贏了K,就算是徹底的贏了。

我看到婆婆和他們相視一眼,點點頭。

婆婆讓公公停一下,收拾收拾餐桌。

又安排老公去廚房幫下忙。

老公和公公前腳剛離開,後腳大舅和表哥就四下瞄了一眼,確認我不在客廳,手上動作賊快,直接把公公和老公的靚牌換到了他們手中。

我在房間看著手中的監控器氣得渾身發抖。

冇見過這麼冇素質的。

更想不到為什麼婆婆要和他們沆瀣一氣,來坑自己的丈夫和兒子。

我先停了信號遮蔽器,然後用自己的手機號撥打老公的電話。

老公聽到電話往房間走來。

我把視頻回放給他看,著重放大婆婆和大舅他們使眼色的部分,以及換牌的環節。

老公也氣得臉色鐵青。

我揉了揉他的臉,讓他不要氣著自己。

06

老公深呼吸幾口,然後在大舅他們的催促下出去。

藉著給自己倒水的功夫,倒濕了整個桌子。

他趕緊「搶救」那些牌,一股腦扒拉在一起。

大舅和表哥原本的信心滿滿,頓時變成了目瞪口呆。

壓根兒冇想到老公還有這麼一波操作。

公公也回來了,見狀一起幫忙。

老公笑著說:「既然已經亂了,那就算了吧,我剛纔看菜已經做好了,咱們吃飯吧。



表哥氣勢洶洶盯著老公:「我說江藍,你們是不是打不過故意耍賴!」

老公無辜地看著他,說:「表哥,剛纔我和爸的牌都很靚,再打下去你們這盤會輸啊。



表哥頓時站起來,一腳踩在凳子上,怒道:「你們牌靚?我看分明心虛,怕輸了不想出那一萬塊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