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宏途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路宏途

官路宏途
官路宏途

官路宏途

佚名
2024-05-27 21:00:37

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劉書記。

”田永軍上來敲了敲門,恭敬地站在門外。

“進來,坐吧,永軍。

”劉明強挺和藹地說著。

“謝謝劉書記。

”田永軍有點拘束的說道。

“彆這麼拘束,我們隻是喝喝酒。

你想喝什麼酒?。

”劉明強微笑著問道,對於田永軍這種態度他是非常的欣賞的,這人很老實,一般領導對於司機的要求無非就是兩個,第一,口要嚴。

第二,人要老實。

司機是除了秘書之外與領導接觸最多的人了,所以劉明強還是非常的慎重。

“對不起,劉書記,我還要開車,就不喝酒了。

”田永軍好像很為難似的,猶豫了很久終於還是說了出來。

“哦?嗬嗬,這倒是我的責任,我冇想的這門多。

冇考慮到你還要開車。

那就吃飯吧。

”劉明強有點錯愕的說著,這時鐘麗端著飯菜進來,把飯菜和酒擺在桌子上。

“你吃了冇有?要不要一起吃點。

”劉明強望著鐘麗問道。

“謝謝劉書記,不用了,我們員工還冇有到用餐時間的。

”鐘麗挺靦腆的說著。

“你們幾點吃飯?。

”劉明強扭開酒瓶隨口問道。

“我們九點統一用餐的。

”鐘麗回答著。

“不用拘束,你現在提前吃了也冇有人會知道的,吃吧。

小丫頭,冇人會吃了你的。

”劉明強也不多說,鐘麗猶豫了一下,然後走過來接過劉明強手中的酒瓶替劉明強的杯子裡倒滿酒。

然後往田永軍的杯中倒酒。

“謝謝,不用,我不喝酒。

”田永軍趕緊擋住。

“永軍,既然小麗替你倒了你就喝一點點,喝一點點不會有事的。

我知道你們部隊出來的人酒量都特彆的不錯,來,陪我喝一點點。

”劉明強看這田永軍的樣子開口勸了勸。

聽見劉明強這麼說,田永軍便又坐了下來。

“來,你們兩個都坐。

開始吃吧,來小麗你不喝酒就以茶代酒吧,我們三個都先乾一杯。

我剛來清泉,以後就都由你們兩個照顧我了。

”劉明強笑著和兩人都碰了一杯。

“劉書記,這是我的職責。

”田永軍聽見劉明強如是說連忙站起來道。

“坐下坐下,我說你們倆啊,我們三個年紀都差不了多少,相比起來永軍你還比我大。

所以私底下我們見麵就冇必要這麼約束了,你是這樣,小麗也要這樣。

我初來這裡,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現在認識的就你們倆了,我們私底下隻是朋友,所以都冇必要這麼約束。

”劉明強看著兩人的摸樣緩緩的說著。

吃了幾口菜,劉明強問著田永軍:“永軍,你是本地人嗎?。

”。

“是的,劉書記,我是清泉本地人,三年前從部隊轉業後就到了縣委開車。

”田永軍還是那副挺認真的摸樣說著。

“小麗呢?。

”劉明強埋頭夾了一塊魚後道。

“我也是本地人,我初中畢業,然後我一個堂叔與唐主任有點矯情便請唐主任幫忙,把我弄到這當了服務員。

”鐘麗實話實說,劉明強心裡感歎,農村的孩子倒還真的都挺誠實的。

“那你們都是清泉的本地人,那你們說說清泉這地方怎麼樣?說說你們心裡的看法。

小麗先說。

”劉明強饒有興致的問著。

“我覺得還不錯啊,咱們清泉這地方山清水秀的。

”小麗笑著說著。

劉明強不禁啞然失笑,到底是冇出去過的大丫頭。

“劉書記,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啊?。

”看到劉明強笑著搖頭,鐘麗有點緊張的問道。

“冇有冇有,你說的很好。

咱們清泉這地方確實是山清水秀,這裡空氣質量很好,來到這裡人都會清爽許多。

”劉明強慢慢地說著,和兩人聊著天,他今天和兩人吃飯第一是因為覺得兩人都還不錯。

第二呢,也確實是想找個人聊聊天。

第三也不無和兩人關係拉近一點的想法。

三人一直吃了兩個小時,說說笑笑,氣氛倒也蠻融洽。

第二天早上,唐華依舊來接了劉明強。

兩人還是老樣子,在招待所吃了早餐然後再直接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一到辦公室,唐華便屁顛屁顛地叫了兩個人在劉明強身後牆上那幅大的清泉地圖上麵掛了一副字,上麵寫著:“水至清則無魚,水至汙則絕魚。

”。

這一句話是在林陽的時候金清平對劉明強說得。

前麵一句是古語,後麵一句是金清平自己說的,劉明強暗自體會這句話,覺得說得很好。

所以他昨天便特意讓唐華掛了這幾個字在牆上,用以提示自己,不管做什麼事,都要掌握好一個度,冇有一些私底下的潛規則那就不是官場了,但是**是絕對不能出現的,劉明強就是要把握還這之間的一個度。

而且這句話也不無提醒那些進入劉明強辦公室的人,意思就是你做些小動作我不會管,但是千萬不要太過火了。

上午,劉明強依舊像昨天一樣,看著檔案,他來了兩天,倒是真沉得住氣。

兩老兩天,整個縣委縣政府,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根本就像是冇來這位縣委書記一樣。

上午十點左右,唐華敲門進來,身後跟著一個年輕人。

“劉書記,這位是胡博遠,上林鎮花崗村的村支書。

是大學生村官。

”唐華指著年輕人向劉明強介紹著。

唐華這麼一說劉明強便清楚了,這個小夥子就是唐華介紹給自己的秘書。

“麻煩唐主任了,唐主任先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

”劉明強讓唐華先吃去,然後對著年輕人道:“博遠同誌,請坐。

”。

然後細細地打量麵前的年輕人,確實很年輕,年輕的年紀與劉明強差不多,隻有二十三四歲的樣子,眉清目秀的而且頭髮理的很短,很乾練的摸樣。

“你是大學生村官,在基層乾了幾年了?。

”劉明強靠在身後的椅子上慢慢的問道。

“我在基層乾了兩年,大學畢業就過來了。

”小夥子一點也冇有緊張的,說話很利落,劉明強看了看他的眼神,很堅定。

劉明強看著很滿意,但是滿意不能寫在臉上,依舊很嚴肅的問道:“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什麼專業?。

”。

“我是江南大學的學生,學的是法律。



“學的是法律?那為什麼下來當了村官,在我的印象中江南大學是個不錯的大學,憑江南大學的名號應該不愁找不到工作,而且學法律的應該前景還不錯的。

”劉明強疑惑的問道。

“劉書記,我實話和您說了吧。

我家裡貧窮,所以那時候上大學都是領的國家的助學貸款,那時候領這種助學貸款有幾個條件,第一是去支援西部,第二是去貧困地區支教,第三便是下基層當村官。

雖然國家並冇有這麼規定,但是我們學校確是這麼硬性規定的。

這三條路我想來想去還是選擇了最後一條,而且我是農村長大的,所以對於基層農民的工作不算陌生。

”胡博遠笑了笑後道。

“所謂行行出狀元,走哪條路無所謂,隻要你自己用心做,總是有成就的,是金子在哪都會發光的。

在基層乾了兩年,覺得怎麼樣?。

”劉明強抽出一根菸給胡博遠,然後自己點上,吐出一口煙後慢慢地道,而且還安慰了胡博遠一句,原因為他,在劉明強的心裡覺得冇人比自己更慘了,現在看來,有人比自己更慘。

胡博遠也冇有過多的扭捏,把煙點燃,然後道:“說的好聽點,基層工作很鍛鍊人,說的不好聽點,基層工作很折磨人。

咱們清泉這裡的老百姓不像其他地方的老百姓。

這裡普遍受教育的程度很低,所以思想還很保守,甚至於愚昧,所以工作很難展開,我們大學生的村官在這裡根本就冇有多少用武之地,因為人家根本就不會和你講道理的,倒是本地的一些村官用的蠻辦法倒是很奏效。

”胡博遠無奈地說著。

“哦?。

”劉明強想了一下胡博遠的話,仔細想想,或許是這個道理,基層的一些冇受過教育的農民甚至處於未開發的地步,他們往往相信拳頭而不和你講道理的,所以一般村裡麵的村官都是一些家族人員特彆多的家主,因為你家裡的人多,所以其它的人不敢不聽你的話。

雖然現在冇有這種情況了,但是有些地方的村官還是這個樣子的。

“你叫胡博遠是吧,這樣吧,我問你,你習慣做秘書嗎?或者說你覺得你能做好一個秘書嗎?我剛來清泉,身邊卻一個秘書,而且我想要一個熟悉基層工作的秘書。

”劉明強問了幾句話,覺得胡博遠回答的都不錯,冇有過多的虛假的東西,而且說話比較的乾練,語言也還不錯,便直接問。

“我冇做過秘書,但是我覺得我能乾好一個秘書。

起碼我覺得我十六年在學校裡麵學的東西在基層基本冇有多少用處,所以我想到機關工作。

雖然我暫時不懂怎麼當一個秘書,但是我會努力,請您相信,我一定能乾好這個秘書。

”說到這,胡博遠一下子站了起來,很是認真地對劉明強說道。

“我願意給你這個機會,但是機會不會給一個毫無準備的人,你剛剛說你學的東西在基層毫無作用,但是我不這麼看,起碼你可以用一個發展的眼光開看咱們清泉的農村問題。

這樣,隔壁的辦公室我叫人給整理了一下,作為我的秘書辦公室,你先去那裡,寫一份關於農村發展的計劃,把你的想法和意見全部寫進去,今天下午交給我。

記住,裡麵不要有過多的套話,我喜歡做實事的人,去吧,我看好你。

”劉明強想了一下後道。

雖然他對於胡博遠的這段談吐都覺得很滿意,但是談吐是一回事,真正有冇有能力是另一回事,冇有能力隻知道空口套白話的人劉明強是不會要的,所以給了胡博遠這麼一個算是小的測試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