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海多紅顏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官海多紅顏

佚名
2024-05-27 21:00:29

官海無涯,難消美人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也就這傢夥了,敢在陳市長麵前這麼皮!

“好,隻要你以後行得正站得穩,不犯什麼大錯誤,我相信你會有這個機會的!到時候,希望你記得今天說的這番話!”

不料陳虞卻很嚴肅地說道。

葉恪也急忙收起“痞賴”的神情,十分認真地點了點頭。

這是陳虞給他的承諾。

同時,也是他給陳虞的承諾。

高芳便暗暗感慨,她還從來冇見陳虞跟誰說過這樣的話。

葉恪這是徹底在陳虞心裡站住腳了,留下的深刻印象,永遠都磨滅不了。

“高芳,還有個事……”

陳虞隨即轉向自己的大秘。

高芳急忙挺直了身子,專注地望著她。

“你抓緊時間,幫小葉補辦個手續,讓禾田鎮那邊,給他增補一個人.大.代.表。

要市裡的。



“啊?”

高芳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搞不明白市長為何會突然下達這樣的指令。

“市長,換屆大會馬上就要開了……”

這時候,你讓我給他增補為市人.大.代.表,這難度可是有點大。

“沒關係,一兩個指標,他們手裡應該還有的,你和人大那邊,溝通一下。

如果有難度,你跟我說,德邦主.任那裡,我親自打電話去溝通。



德邦主.任,指的是金市人大常委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李德邦。

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是由市.委.書.記楊峰兼任的。

當然,楊書.記隻抓大事。

具體的日常工作,都是李德邦副主.任在處理。

此時增補一名人.大.代.表,在彆人看來,千難萬難。

但陳虞如果親自出馬的話,德邦主.任很難不給她這個麵子。

“好的,市長,我明天一上班就落實。



高芳連忙答應下來,也在小本本上記了一筆。

葉恪此刻有點莫名其妙,不知道陳虞為什麼非得在這個時間段給他增補為市人.大.代.表。

體製外的人很看重這個身份,對於體製內的人而言,倒也不是那麼必要。

隻不過,總歸市長是一番美意,他自然是不好推辭的,隻能趕緊向陳虞致謝。

“嗯,今天就到這吧,時間也不早了,你們都回去休息。



陳虞臉上閃過一抹疲憊之意。

葉恪和高芳便即起身,向市長道彆。

“小葉,你以後有什麼新的想法,隨時都可以找我,明白嗎?”

“好的,市長,我明白!”

葉恪急忙點頭答應。

兩人準備離去,剛到門口,陳虞又說道:“高芳,你跟等在外邊的那些同誌說一聲,就說我今天累了,不想見客,請他們都回去吧。



在剛纔談話的過程中,至少被人敲門打斷過三次,每次都是高芳出麵,將那些眼巴巴想要拜訪陳市長的客人給擋在了門外。

那可不是普通客人,全都是市屬各局委辦的一.把.手二把手,在本單位跺一腳地動山搖的大人物。

現如今,卻隻能冒著零上幾度的溫度,在外邊的刺骨寒風裡傻等!

估計這會兒,菸頭都丟了一地。

官場生態,不外如此。

果然,高芳和葉恪出門,就看到樓梯口站著好幾位,在那抽菸,低聲聊天呢。

一個個神態儼然,氣度不凡。

隻不過說笑都壓著聲音,也冇有站在光亮之處。

這種情形,高芳見得多了,早已習慣。

葉恪則多少還有些尷尬。

這個點上,他一個年輕男同誌,從陳市長家裡走出來,明天一早,就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子。

不過嘛,女同誌當領.導.乾.部,這種亂七八糟的謠言,總是避免不了的。

嘴巴長在彆人身上。

你還能給人縫起來?

“高主.任……”

“高主.任……”

高芳和葉恪一出現,這幾位立馬就圍了上來,熱情無比地打招呼。

眼神卻隻在葉恪臉上掃來掃去,充滿著好奇之意。

不知道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小帥哥”,是何方神聖。

難道剛纔,就是他在向陳市長彙報?

一彙報就是三四個小時?

現如今到底不是後世網絡時代,葉恪雖然在金市小範圍內已經算是大名鼎鼎,但見過真人的畢竟不多。

誰都不敢瞎猜。

這玩意,要是猜錯了,那可有大大的不便。

萬一,是一位來頭甚大的衙內呢?

任誰都知道,陳虞的根腳是在上邊啊。

和省裡乃至北都的衙內有交往,完全正常。

高芳臉上帶著矜持的笑容,一一和他們打招呼,又很抱歉地說道:“對不起啊,陳局,劉局,謝主.任,李書.記……市長今天確實有點累了,想要早點休息。

勞各位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幾位局座頓時露出失望的情形。

這話怎麼說的?

我們冒著刺骨嚴寒,在外邊等了好幾個小時啊。

你不見客,不早說?

其實,高芳真的說過,他們先前上去敲門的時候,高芳就明白講了,市長今晚比較忙,可能冇時間會客。

關鍵你們自己不聽,抱著“僥倖心理”,怪得了誰?

實際上,夤夜拜訪領.導,除非早就有預約,否則比的還真就是個運氣和耐心。

誰能堅持到最後,誰就可能有機會見到領.導。

當然,領.導實在冇空見你,或者不想見你,你也冇轍。

怨恨是萬萬不敢的,至少不敢在高芳麵前表露出來。

現在時間也這麼晚了,高芳又說得如此明白,再堅持下去,就毫無意義了。

這個點上,也冇誰有膽量再去敲陳虞的房門。

所以說呢,這個女領.導,尤其是冇有什麼“興趣愛好”的女領.導,還真不好接近。

換作是位男性領.導,說不定牌局都早就安排妥當,到現在都快要散局了吧?

為什麼在官場上,牌局是很重要的業餘活動?

因為一次牌局,就意味著至少有三個人能麵見領.導,並且有機會在一起待上很長的時間。

有什麼話,在牌桌上也比較好說。

這是交流感情的重要機會。

就算一不小心講錯了話,領.導也未必就會追究。

極限情況下,一次牌局,能安排下五六個人。

除了三個陪打的,不得有人端茶倒水?

萬一有人臨時有事或者要上廁所之類的,也有人替換。

牌局的重要性,是其他活動,比如酒局,KtV,娛樂城等等都無法替代的。

因為那種地方人多嘴雜,有些話壓根就不能說。

不要說下邊的乾.部,老闆們很願意陪著領.導打牌,不少領.導,也喜歡讓人安排牌局。

領.導一樣需要體察下情,和同誌們打成一片的嘛。

“哪裡哪裡,高主.任客氣了……”

幾位局座急忙跟高芳說著客氣話,卻不肯就走。

高芳轉念一想,又給他們介紹了葉恪。

“幾位領.導,這是小葉,葉恪,現在是我們市府辦的工作人員。

大家認識一下,以後多支援小葉的工作。



這就是還葉恪一個人情了。

剛纔葉恪在陳虞麵前給她“安排”了新職務,高芳即將更上一層樓,心情還是比較愉悅的。

投桃報李,完全應該。

葉恪遲早是要踏入他們這個圈子的,而且將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上躥升,現在給他多介紹幾個有實力的朋友,對他今後的發展,也是一個幫助。

幾位局座恍然大悟,原來是他。

怪不得能在陳市長那裡待這麼長時間,這是真的親信心腹啊。

早就久聞大名,如雷貫耳,隻是緣慳一麵。

今天總算見到本尊了。

幾位局座當即上前,非常熱情地跟葉恪握手,又是寒暄又是遞煙,個彆性格比較外向的,直接就拍起了葉恪的肩膀,也不顧自己比葉恪大了二十歲,一開口就稱兄道弟。

拍著胸脯說,以後葉恪有什麼事,儘管開口,隻要能幫得到,冇二話。

他們都是下邊實權單位的一二把手,這樣的承諾,還是很有效的。

葉恪真給他們開口,隻要不是原則性的問題,基本上都會幫忙。

好在葉恪也是在體製內混了半輩子的,雖然混的是最基層的鄉鎮,這些套路倒也會的,本質上並冇有什麼區彆,自是應付裕如,冇出什麼洋相。

當下和幾位局座都交換了聯絡方式,客氣一番,這才和高芳一起向她的宿舍走去。

幾位局座陪著一起走。

其中一位,還將手裡拎著的菸酒禮品,直接塞進葉恪的手裡。

本來是打算給陳市長的進門禮,現在市長的門進不去,轉送給她的“帶刀侍葉”也是一樣的。

堂堂局座,還能少了幾條煙幾瓶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