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政路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官場政路

佚名
2024-05-27 21:00:36

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個你稍等一下,讓我哦想想,也不急在一時嘛。

劉明強是金清平的女婿,金清平現在可是我的頂頭上司,但是由於我以前不怎麼和他對付,雖然現在我對他很客氣,但是他一直對我都是不冷不淡的。

這個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上次金清平突然一下子當上了省委書記的事我聽上麵的人說了,好像是一位北京的老祖宗說的話,那個老祖宗是誰他們冇說,可是一聽就知道那絕對不是一般的人物了。

所以說咱們一定得打好和金清平的關係,由於我以前和金清平之間的事情我就算對他再好他也不會對我怎麼樣了,但是劉明強不一樣,你想想,金清平就他這麼一個女婿,這不是等於是兒子嘛,隻要能和他弄好了關係不就是和劉明強弄好了管子了嗎?但是要我去和劉明強攀關係顯然是不適合的,這事就隻有交給你了,另外劉明強這個人我以前分析過,在省裡乾秘書的時候就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了,現在在下麵鍛鍊了就肯定更加的厲害,加上有金清平和上麵那位老祖宗的關係這小子以後一定會輝煌騰達的,說不定以後比金清平還更有出息。

無論你以後是準備繼續從商還是走其它路,和劉明強搞好關係對你絕對有很大的幫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何英傑分析了一下很嚴肅地對何建林說道。

“他有這麼厲害嗎?爸。

”聽著何英傑對劉明強的超高評價何建林有點不敢相信的道。

其實在劉明強調到清泉縣任縣委書記的時候何英傑就主動打電話給何建林過,讓他想點辦法和劉明強認識然後和劉明強攀關係。

但是那時候何英傑冇對何建林分析這些,何建林也隻是知道劉明強是現在的省委書記金清平的女婿,以為是父親想巴結劉明強,便也冇太怎麼放在心上,而且那時候他也確實不認識清泉縣的人,唯一認識一個李軍,但是那時候的李軍卻不是劉明強一夥的,所以何建林確實是冇辦法接觸到劉明強的,他前麵說的也不完全是假的。

今天是剛好回來,本來是想直接摟著那對雙胞胎去好好爽爽的,但是想起前麵李軍打電話過去便又臨時起意來見一見李軍,所不定以後就有什麼事情要這個李軍幫忙也說不定,所謂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嘛,何建林就是抱著這個關係過來的。

誰知道一進門就發現一個看到自己竟然不聞不問連頭都不抬一下的人,這讓何建林和不爽,這麼多年來靠著何英傑的關係誰見了他不是笑臉相迎的?他說明時候見過這樣的人,於是對這個人有點不爽。

後來經過李軍介紹他才知道這個人就是劉明強,這下他心裡的那點不爽立即就冇了。

他一直引以為傲的不過是hi他父親的權利罷了,可是跟人家一筆自己什麼都差遠了,再加上父親的囑咐他馬上便對劉明強更加的親熱起來。

但是無論怎麼說,這個何建林也是個厲害的角色,無論他在心裡想什麼,外人都無法看出絲毫端倪出來。

這也是何英傑從小教育出來的。

“建林啊,你要相信爸爸,爸爸在這行乾了這麼多年能夠一直走到這個位置,靠的就是這點看人的本事,不過我唯一看錯的一次就是金清平。

不過我錯了一次就不會再錯第二次了,你要相信爸爸,劉明強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

你跟著他冇錯。

你要知道,無論我的人脈怎麼廣那都是我的人脈,我年紀已經大了,離退休也不遠了。

官場上都是這樣,在位的時候是一樣,不在位的時候又是另一個樣了。

人脈始終都是自己的纔是最好的。

你懂我的意思了嗎?就算你不相信劉明強這個人你也得相信金清平啊,而且上麵還有一個說句話全中國都得抖一抖的老祖宗,雖然上麵的人不肯說是誰,但是我猜也能夠猜的出是誰。

你知道怎麼做了嗎?。

”何英傑又苦口婆心地說了一通。

何建林這才明白自己父親的意思,他本來就是個聰明人,又經過這麼一點撥,當即就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了,笑了笑道:“爸,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好了,我先掛了,等下再打給你。

”說完掛了電話,走了出去。

“原來他真的是省委秘書長的兒子啊?。

”唐華看著走出去的何建林回過頭來說道。

“那還用說,要是不是省委秘書長的兒子他有本事在這裡開一個這麼大的銷金窟?李軍,你以後跟著這個人小心一點,這人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你小心被他擺一刀。

”劉明強坐下來點了根菸,然後善意地對李軍說道。

“是的,劉書記,我知道。

我其實和他一直都冇什麼太多的交情,隻不過來這裡的次數多了點,而且我又和常陽縣的公安局長是好朋友,這個常陽縣的公安局長一直都是他的座上賓,所以我才認識了他。

您放心,我和他冇什麼直接的利益交集,他要擺我也擺佈過去的。

”李軍倒也是個聰明人,這些事情他也看的很清楚。

但是何建林始終都是省委秘書長的兒子,所以他再怎麼著也得對人家客客氣氣的。

“你心裡有防備就好,這個人到底心性怎麼樣我也不知道,隻是古話說的好嘛,害人之心不可有煩人之心不可無。

這個何建林如果真的是個心性不正的人不管他老爸是誰最好都離他遠點。

如果他心性不錯的話倒是個非常值得結交的朋友,這個人太不簡單了,起碼這份收買人心隱藏自己的功夫比其他老爸來時不差毫分的。

當然咯,就算是個心性不錯的人,你也應該適當地和他保持距離,他開了這個店和我們就永遠不是一路人。

萬一他哪天翻了身也說不定,你可千萬彆湊的太近了。

”劉明強吸了一口煙後慢慢地說著。

“是的,劉書記,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李軍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三人正慢慢地談著話,一身冷風的何建林又走了出來。

手上拿著一個紙包,走到劉明強麵前道:“劉書記,不好意思,讓你們就等了。

今天我不在這裡,這些不懂事的人竟然還收了你們的錢,真是不好意思了。

到這裡來本來就該是我儘地主之誼的,所以這些錢我是萬萬不能要的,這裡麵是你們今天的消費,一共是一十四萬八,加上房費總共是一十五萬。

劉書記,您點一點看看有冇有錯?。

”。

一十五萬?劉明強聽著這個數字驚呆了,這個狗屁的至尊服務也太貴了吧?說著冇好氣的望了一眼李軍,然後麵不改色地對何建林道:“建林兄弟,這個不好吧,你也是開門做生意的,怎麼好意思讓你虧呢?。



“再怎麼虧也不至於要賺自己大哥的這點錢吧。

大哥,這錢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要的。

”何建林像是態度很堅決的樣子。

“那個,李軍,這個錢是你出的,你看著辦吧。

”劉明強叫過被劉明強瞪了一眼後站在旁邊大氣都不敢出的李軍說道。

“是啊,那個何老闆,你也是開門做生意的,我們怎麼好意思不給錢呢。

”李軍也有點尷尬地推脫著。

“李局長,本來收你的錢就不好意思了,現在又有明強大哥在,你讓我受了這錢以後怎麼再見明強大哥呢?這錢你收下吧。

”謝建國不說什麼,把手中那一疊報紙包著的直接塞給了李軍,然後又從兜裡掏出一張白金卡遞給劉明強道:“大哥,你第一次來小弟這,我這也冇什麼好送你的了。

這是我們這裡的白金卡,以後您來我這裡隻要拿著這張卡一切消費都可以全免的。

當然,我知道您的為人,絕對是不可能常來這種地方的,但是不是我自誇,我這裡彆的功效冇有,如果說您要宴請什麼人的話來我這裡是最理想不過了,您千萬不要拒絕,大不了您以後覺得您拿著這個東西冇用你直接扔了就是了,是不是。

”何建林知道劉明強不會輕易地接受自己的東西,便是巧舌如簧地說著,不得不佩服他這張嘴是真的厲害,算是劉明強從省委下來見過最會說話的一個人了。

當然,在省委那種全是高手的地方他還是見過比何建林厲害的人,起碼何建林的老子何英傑就是一個,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劉明強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被這麼一說就硬是不好拒絕了,而且何建林說的也冇錯,這地方來消費是不錯,但是常來也就冇什麼興趣了,但是請客來這裡應酬那是再好不過的地方了,現在這些黨領導的不都是喜歡這個調調嗎?起碼唐華想請自己就是千方百計地想到這地方來的。

劉明強這一年請客吃飯的次數說什麼也得有幾十次吧,有了這東西以後貌似都不需要再為請乾什麼去哪兒傷腦筋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劉明強既然這麼想著也就不再客氣了,接過那張卡直接放進了兜裡。

然後道:“建林兄弟,接了你的這張卡那就說明我以後可是要常來你這裡的了,所以今天我就不多留了,我們明天實在是有事情,不能耽誤。

我們就先告辭了,下次再來的時候咱們再好好的喝一杯。

”。

“一定一定,大哥下次來的時候一定要打電話給我,我等下從李局長那要了您的號碼後就把我的號碼發給您。

”何建林很是客氣地跟著劉明強身後送劉明強出門。

“這個好說,建林兄弟,咱們既然是兄弟就不要這麼客氣的,大家都是自己人。

好了,就先送到這了,我們就先走了,以後咱們有事電話聯絡。

”劉明強也很客氣地說著。

他對這個何建林也是有所顧忌的,畢竟人家的老子是省委秘書長,多一個關係就多條路,另外雖然這個何建林是開這個種銷金窟的,但是不管怎麼說可以顯示這個人的財力非常的雄厚,而且人也厲害,說不定以後有幫的上忙的地方,所以想到了這一點劉明強就不免對何建林親熱了起來。

還是那句話,所有的交情都是建立在利益上的,像劉明強和何建林就是這個樣子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