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個野蠻小子當夫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拐個野蠻小子當夫君

拐個野蠻小子當夫君
拐個野蠻小子當夫君

拐個野蠻小子當夫君

瀟瀟雨歇憑欄處
2024-05-22 08:35:00

謝家阿萱是京城閨秀翹楚,矜貴自持,半輩子循規蹈矩。哪料一朝宮廷逼問,她為了全身而退,不得已編織謊言,自甘墮落,謊稱失身於同樣名聲敗壞的敬國公嫡孫寧霽。而後,為了使宮內宮外相信,她更是開啟了“女追男”,一時間,境遇跌至穀底。京中世家小姐紛紛避之不及,見一麵都唯恐給自己私德沾染不潔。哪知,榜下捉婿,竟然捉中了個探花郎!本以為他是她的獵物,殊不知,高階的獵手都是以獵物的形式出現,這一切,他都蓄謀已久。寧霽欣然接受,心中早已樂開了花。“那日在宮中,不是她攀咬我,是我主動要當他的擋箭牌。”京城波譎雲詭,有人暗藏禍心。三王之亂,一家人辭官回鄉。家人慘死,她也身陷囹圄,他為了幫她脫罪,甘願放棄科考功名,重新執劍孤身一人遠赴邊疆。“寧大公子,你已是當朝文臣封武侯第一人,這潛入女子閨房的癖好,怎麼就是不改呢?”“你說的不算,我進我未婚妻的閨房,是光明正大,亦是情理之中,不算逾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快逃啊

失火了

周圍的下人四處逃竄

殿內的一切已經被黑色的濃煙遮蓋

一瞬間連方向都分不清楚

火焰燃燒使得四周溫度迅速升高

謝萱心中又急又躁

以寬袖遮擋口鼻

試圖要從另一側門逃出

王妃

婢女朱瑾在一旁喚她

前線剛傳回訊息

西北打了敗仗

謝將軍他

不幸陣亡了

你說什麼

我阿兄他

謝萱胸中猛地一痛

不經意間鼻腔灌入濃煙

頭立刻疼了起來

彷彿時間靜止

婢女的話語仍在耳畔

她已經快要忘記了呼吸

接二連三的悶響裡

頭頂的梁木相繼砸下

王妃小心

朱瑾及時拉開她

王妃

先彆多想了

此刻逃命要緊

那是我唯一的阿兄

他怎麼可能

她口中喃喃道

一路被婢女攙扶著手前行

周圍儘是下人悲慼的哭喊聲

想到未出嫁時謝鈺經常帶她在原野上縱馬疾馳

阿兄英姿勃發的身影仍然曆曆在目

這才幾年的光景

他就已埋骨黃沙了



王爺

終於出了大殿

婢女麵對高階下站著烏泱泱的一眾人

雙眼猛地一驚

還未來得及反應

濃濃夜色裡一支利箭破空而來

迅速射向一旁婢女的胸口

血液瞬間噴薄湧出

朱瑾

謝萱側臉已經染上斑駁的血跡

眼中閃爍著不可置信

王妃

快走

朱瑾口中劇烈喘氣

用微弱的力氣推了推她

酸澀的淚水再次流過臉頰

謝萱絕望地將她摟在懷中

為什麼

為什麼身邊的人一個個都要離自己而去

高台下數人身著鎧甲

氣氛已經緊張到極致

為首的人謝萱輕蔑一笑

我的王妃這是要去哪

謝萱起身

回想起這些年他的所作所為

咬牙切齒道

你以通敵之名

已經殺了我祖父和父親母親

今夜還殺了朱瑾

這也是要對我趕儘殺絕麽

哈哈

對麵那人仰天狂笑

眸色冷厲且攝人

如今你在我手中

殺了你不過是捏死一隻螞蟻而已

就這般

不肯對我求饒

求饒

謝萱冷笑

狹長的鳳眼中閃過失望與憤怒

要我向害了家人的凶手求饒

怎麼可能

王爺

那人身側有一個身懷六甲的盛裝美人張口

不用顧忌她了

她嫁進王府這麼久

謝家一門不但對您起事毫無幫助

甚至還要誣告您與大夏通敵

謝家早當她是棄子

那女人得意的撫了撫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

朝謝萱露出一個炫耀且得意的微笑

滾開

那人朝著身側的女人罵道

她怎麼樣

還輪不到你來置喙

謝萱眼眸冰冷

徑直問他

我阿兄前線陣亡

也是你的手筆

我這是好意

那人臉頰上儘是倨傲

露出了上位者把控一切的微笑

謝鈺一人在西北甚是孤單

這才讓他下地府

好與你家人團聚



謝萱心中已經被絕望填滿

朝臣如今已被你降的降

抓的抓

我亦是你的籠中鳥

阿兄他隻是鎮守西北的一方武將

也奈何不了你什麼

可你為何連他也不肯放過

因為他要叛我

那人目光逼人

用劍指著她的蒼白無暇的臉

他聽說你們一家人都死了

知道你被我囚禁

集結了軍隊就要回盛京攻打於我

可歎呐

他真是疼你

你父母的死訊傳到西北他都忍了

聽說你被我囚禁他拚了性命也要來攻打

謝萱絕望地閉上了雙眸

儘管早已猜出真相

可心口還是這麼痛

為何要如此對我

一顆心猶如生生剖開

白生生的利刃還肆意在心口無儘翻攪

我已經嫁給了你

就不能

就不能看我的麵子對我家人仁慈一點

全是因為你

謝萱

你自認為出身書香世家

就算我是皇子

當年你也對我不屑一顧

若不是我用戰功向父皇求娶

你何曾正眼看過我

今日

我便是要來告訴你

我已經勝了

皇宮已在我的掌控之中

此刻你若是跪下求我

向我臣服

懇求我饒恕你

我非但不會殺你

來日也會封你做我的皇後

你休想

謝萱滿眼死寂

掏出腰間匕首橫在自己脖頸

她昂首挺立

語氣仍舊不卑不亢

你貴為皇子

謝家已是你的姻親

你又可曾想過我謝家為何不願意幫你

你為了自己的私心

暗中籠絡朝臣

肆意陷害忠良

樁樁件件

誰人不知

那人周身空氣驟然冰冷

額間青筋暴露

似乎在極力剋製著暴怒

他大手一揮

吩咐身旁的人上去搶奪匕首

曆史隻會由勝利者書寫

隻要能登上帝位

誰還會在乎我用過什麼手段

你應當慶幸你當日跟了我

若是彆人

今日你必死無疑

你們謝家即將再出一任皇後

留下你謝家榮耀可保

你應當感謝我

她素來嬌弱

隨從自她瘦削的肩上輕輕一點

臂上一陣痠麻湧過

手中的短匕立刻脫手

這是連死的機會也冇有嗎

謝萱眼球裡映出王府漫天的火苗

絕望地悲愴一笑







高台有數米高

濃濃的黑煙籠罩下

看似已經是無儘的深淵

她絕望的心裡再也生不出一絲波瀾

阿爹

阿孃

女兒無用

這人世

活著已經是千瘡百孔

謝萱閉了閉眼

足尖用力一點

用儘渾身力氣縱身一躍

素色的裙襬在空中搖曳

如同一朵潔白的鮮花

自空中徐徐落下



那人眸色一變

線條分明的臉上冰冷刺骨

鮮血染紅了她身下的青石磚

血跡順著縫隙蜿蜒流淌

謝萱

我都說了要封你做我的皇後

你怎敢死

他緊緊抱著她

這些年他愛的自卑

愛的發狂

縱使將她困在自己身邊

她的心仍舊不屬於他

身側的那個身懷六甲的女人驚恐地喚他

王爺

縱使這麗人已經懷了他的孩子

那人仍舊不為所動

抱著謝萱癱軟的身體瞬間癲狂

碩大的眼淚砸在謝萱尚有餘溫的臉上

那人咬牙

你怎敢死

謝萱胸骨疼的快要裂開

眼皮很沉

很想睡過去

她知自己很快就要見到家人

胸中雖恨

可也深知此刻說再多仇恨激怒的言語也是蒼白無力

你心心念念要那個至尊之位

如今你

已經得到了

希望你能為蒼生著想

當個好皇帝

可謝氏一門皆因我無辜喪命

我已是罪人

又怎能心安理得的登上後位

這就

下去向長輩們賠罪

隻願來生

不要再遇見你

謝萱用儘力氣說完了最後一句話

氣力瞬間抽離

雙眸中曾經驚人的光華也瞬間不見

謝萱

那人怒吼

眼中燃燒著無儘的火焰

渾渾沌沌的世界中

阿兄手持長槍斜在身後

騎著戰馬威風凜凜

在謝萱麵前呼嘯而過

快看

那就是謝將軍

圍觀的一群少女驚叫

冇錯

都說謝家一門世代書香

當朝有宰輔之稱的中書令謝晁正是他祖父

他父親鴻臚寺少卿謝謙當年也是進士出身

到了謝鈺這一代

竟然出了個將軍

又是一陣霧茫茫的謝府

祖父

父母站在府門前迎接她

謝萱下嬌

提著裙裾朝著家人欣喜地奔去

阿爹阿孃

祖父

回來了就好

阿孃親手下廚做了你愛吃的糖醋魚

你阿爹也著實想你呢

母親蔚氏撫著她的頭愛憐的說道

姑娘

謝萱動了動唇

卻無法張口迴應

姑娘

謝萱猛地睜眼

徹底從夢境中驚醒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