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即,渣男逼我淨身出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高考在即,渣男逼我淨身出戶

高考在即,渣男逼我淨身出戶
高考在即,渣男逼我淨身出戶

高考在即,渣男逼我淨身出戶

窮追不捨的雪恨
2024-05-22 08:32:29

高考在即,渣男逼我淨身出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女兒還有一個月就要高考,出軌的丈夫卻馬上逼著我離婚。

他帶著小三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我麵前。

“陳瑤,你也不想影響女兒的高考吧?老實點,趕緊簽字,淨身出戶。



他徹底惹毛了我這個潑婦。

我直接拿了剪刀對著他的命根子。

“王俊,老實點,乖乖的變成太監吧!”

...............

1

女兒前腳剛去上學,一年多不見的渣男王俊就帶著她的小三張玉英大搖大擺的進了家門。

他手裡夾著煙,開始威脅我。

“陳瑤,我們的婚姻該結束了吧。



我火冒三丈,好像我多希望跟他在一起似的。

隻是,一年前,我們約定好的,等女兒苗苗高考結束之後再去領證。

在這之前不要分女兒的心。

學習了十幾年,不能在這最後一年拖她後腿。

明明之前一切都說的好好的,這一年,王俊雖然是跟張玉英非法同居在一起。

但是他也保證每個星期回來跟女兒一起吃一頓飯,其他時候就告訴女兒他被調去了外地。

一個星期隻能回來一次。

女兒深信不疑,從未懷疑。

就這樣,日子就這麼走著走著,轉眼到了5月。

離高考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和苗苗都高度緊張。

不敢有絲毫的差錯。

誰能想到,王俊,他居然在這個時候來找我提離婚。

我憤怒的看他。

“王俊,就一個月了,你都等不及?”

他的手在張玉英腰上捏來捏去,真TM的噁心。

四十多歲的老男人了,還搞年輕人**那套來刺激我。

他真是有病。

“陳瑤,老實告訴你,我可以等,但是玉英的肚子不能等。



我順著他的話看向了張玉英的肚子。

還,真的什麼都冇看出來。

“玉英懷孕了,我們要馬上結婚,舉行婚禮,等久了她肚子大起來穿婚紗不好看。



“所以,我必須馬上和你離婚才能和玉英領證。



2

其實我現在已經很平靜了,一點都不生氣。

第一次發現王俊出軌時,我差點直接一刀捅死了他。

是他跪在我麵前,讓我原諒他,讓我為了女兒再給他一次機會,我才冷靜了下來。

對,一切都是為了女兒。

他那個時候承諾,就算離婚,也是他自己淨身出戶,絕對不會拿家裡的一分錢。

這些錢全部都會留給我和女兒。

為了女兒能夠安心學習,我同意了。

同意他提出的,女兒高考之後再離婚。

可現在,隻差一個月了,他就迫不及待的帶著小三登堂入室,逼我離婚。

我雙手抱著胸,帶著蔑視的眼神問王俊。

“我要是不同意呢?”

王俊還冇說話,張玉英倒是先不滿起來。

“不同意?你憑什麼不同意?王哥又不喜歡你,這一年都冇碰過你一下吧。



“你還這樣占著他妻子的身份有什麼意思?我都替你害臊。



神經病,我都懶得看她,一個小三,有她說話的份。

我直視王俊,順手就從抽屜裡麵拿出我早就準備好的檔案。

“王俊,你隻要做到一點,不要在苗苗麵前提起這件事,也不能讓她看出來。



“離婚協議書,我早就準備好了,你簽字吧。



3

王俊冇想到我這麼爽快,欣喜的趕緊拿起協議書。

可他看了幾眼之後臉色就變了。

“陳瑤,你這協議太過分了,我不能簽。



過分?我不覺得。

“你說說怎麼過分?”

王俊很是激動。

“你憑什麼讓我淨身出戶?家裡的錢都是我掙的,你有什麼資格不分給我。



張玉英一聽他說淨身出戶,馬上緊張的搶過協議書,她比王俊跳的還要高。

“陳瑤,你是不是有病?告訴你,現在不是王哥淨身出戶,而是該你淨身出戶。



嗬嗬!

我給自己削了一個蘋果,哢嚓咬了一口,真甜。

“王俊,這是你去年答應我的條件,你自己親自說的,是你犯了錯,所以,離婚後,你淨身出戶。



他冷笑一聲。

“那時候我不冷靜,陳瑤,玉英說的對,現在該你淨身出戶。



我把手裡冇吃完的蘋果直接砸在王俊的臉上,他冇躲開,額頭硬生生的被我砸出一個包。

“你這個狗東西,出爾反爾,那好,就打官司吧,讓法律來看看,到底該誰淨身出戶。



王俊臉色鐵青,但他好像也有點愧色。

可張玉英就囂張了。

她輕輕的摸著她那根本不顯懷的肚子。

“陳瑤,我告訴你,趕緊淨身出戶跟王哥離婚,不然,嗬嗬.......”

她意味深長的看著牆上苗苗的照片。

“你知道的,苗苗馬上就要高考,不然,我今天就告訴她,她馬上就會有一個弟弟怎麼樣?”

“我覺得,她一定會很開心,很喜歡我的。



啪!

我一個用力的巴掌甩在張玉英那張賤臉上。

她自己要來犯賤就彆怪我動手。

我陳瑤,從來都不是一個讓自己受委屈,自己吃悶虧的主。

4

張玉英被我的一個巴掌打懵了,反應過來後,馬上哭著扯王俊的胳膊。

“你,你,王哥,她居然敢打我,你要幫我打回去,快點打回去。



王俊臉色漆黑的看我。

“陳瑤,你這個潑婦,玉英懷著孩子,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你負得起責任嗎?”

笑死,我輕輕吹了吹被打痛的手。

“活該,惹我?還敢拿苗苗的事情來要挾我,王俊,你是知道我為人的。



王俊吞了吞口水,拉著張玉英後退了一步。

“行,我不跟你這潑婦計較,打了就打了,你出氣了,那就離婚吧,錢都給我,苗苗的撫養權給你。



TM的,還這麼神經。

苗苗馬上18歲了,撫養權簡直就是笑話。

而且她一直是我帶大的,就算現在把撫養權給王俊,她都不會跟王俊走,我有這個自信。

王俊,她連女兒也不要,隻想著錢。

我怎麼會讓他如願呢?

一個出軌的渣男,他還想要財產,甚至貪婪的要全部的家庭財產。

天理不容。

我毫不客氣的去廁所裡麵拿出馬桶刷。

一刷子就懟在王俊的嘴上。

“王俊,你的嘴太臭了,張開嘴,我給你刷刷牙。



他捂著鼻子連忙退了好遠,馬上就要出大門。

張玉英忍不住的乾嘔一聲。

“陳瑤,你TM的真的噁心,太噁心了。



嗬嗬!

“趕緊滾,你們兩個垃圾趕緊給我滾,再惹我就不是馬桶刷,我直接動刀子信不信?”

5

張玉英還不服氣,還想和我掰扯幾句。

可王俊趕緊拉著她跑了。

他瞭解我,我這人,絕對說到做到。

兩個垃圾都走後,我才坐在沙發上認真的回想了和王俊的這麼多年。

快20年了啊,當初我們也是自由戀愛結婚生子。

我們也是恩愛了很多年。

直到去年,王俊被我捉姦在床。

他狡辯,說是因為我太強勢了,因為我管的太多,因為我一直壓著他。

反正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他冇有半點錯。

真是悲哀。

我強勢是為什麼?是因為王俊他說讓我在家裡做紅臉,他來做白臉,他說這樣好多事情都好解決。

這明明是他自己說的,他想當個甩手掌櫃而已。

現在都變成了我強勢,我管的太多。

我知道,這隻是他的一個藉口而已,一個為自己出軌找的藉口。

離婚,我求之不得,渣男我不想多看他一秒。

但是,他們要在這個時候逼我淨身出戶,拿苗苗的前途威脅我,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錯的不是我,我憑什麼要淨身出戶給張玉英騰位置?

我以為張玉英說的話隻是故意刺激我,她不會真的去找苗苗。

我以為王俊還會有那麼最後一點良心。

誰知道,我錯了,我大錯特錯。

他們兩個都TM的不是東西,一點都不是東西。

6

晚上,我去學校接苗苗放學的時候,在人群中看到了王俊。

他雙手插兜做出一副自認為很帥的動作。

真噁心,我真的很想吐。

我快速走到他麵前。

“你來做什麼?”

他朝學校大門努了努嘴。

“來這裡能乾什麼?接苗苗啊。



“滾,王俊,十幾年你都冇有接過一次,今天發什麼好心。



一看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我不會上當。

果然,下一秒,他就抓著我的肩膀。

“陳瑤,你最好趕緊答應我的離婚要求,不然,我不保證苗苗下個月能不能順利參加高考。



“你也不想看到那樣的意外吧,你也不想苗苗苦讀十幾年,最後功虧一簣吧。



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他居然曾經是我最愛的人,是我的老公。

“王俊,你怎麼能這麼卑鄙,這麼無恥?”

“你真的拿苗苗的前途來威脅我,來恐嚇我?苗苗,她也是你的女兒啊?”

“她也是叫你爸爸的,你不能因為有了彆的孩子就這樣來傷害她。



他閉了眼,深呼吸兩口,最後不帶一絲感情的看我。

“隨便你怎麼想,但是我現在需要錢,你必須儘快的離婚,把錢都給我。



放學鈴聲響了,眼看苗苗就要出來,王俊抓我抓的更緊。

“陳瑤,我隻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苗苗的前途要不要,你自己決定。



我真的很不能相信眼前這個人是王俊。

我以為他就算精蟲上腦,控製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但是他至少還是應該愛苗苗,愛他自己的女兒的。

可是,現在,他在拿苗苗的前途威脅我,就為了我們那幾百萬的存款和房產。

他讓我陌生,讓我後悔認識了他。

7

很快我就看到苗苗疲憊的身影隨著燈光走來。

老遠她就看到陳俊,臉上笑開了花,遠遠的朝我們小跑過來。

“爸爸,你今天怎麼來接我了?這還是高中以來,你第一次接我吧。



我不由得鼻子一酸,是啊,陳俊對她的關心很少,這讓苗苗更加渴望父愛。

可是,她一片真心錯付了。

現在的王俊,不是為了來看她,而隻是利用她威脅我而已。

王俊揉了揉苗苗的頭髮。

“嗯,你這不是馬上要考試了嗎,爸爸跟公司請了假,特地回來陪你幾天。



幾天?

我瞪大眼睛看王俊,他要回來住幾天?

看來是鐵了心的要脅迫我。

他挑釁的回看我。

“怎麼?你媽媽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哦,苗苗,你告訴爸爸,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是不是有叔叔跟媽媽在一起啊。



苗苗愣了一下,我快發瘋了。

王俊,他是個什麼東西,這麼對苗苗說話。

我很想直接扇他一巴掌,但是苗苗在,我忍住了。

王俊真的和我們一起回了家,一路上和苗苗有說有笑。

不知道的人可能真的還以為他是一個多麼愛家庭,多麼負責任的好丈夫,好爸爸。

隻有我知道他的目的。

果然,苗苗睡了後,王俊又開始威脅我。

“怎麼樣,考慮好冇有,你要是希望苗苗這一個月不分心,就馬上淨身出戶,簽字。



“不然,我會每天出現在家裡,一點一點的告訴她,她馬上就會有新弟弟了,也會有新媽媽了。



我終於忍不住了。

憤怒的要扇他,他卻先一步抓住我的手,順勢把我壓在床上。

“陳瑤,其實我們也不是非離不可,我對你還是有感情的。



“你隻要答應把存款都給我,我也不會把你和苗苗趕出這個家,你們可以繼續住下去。



他作勢還要上來親我。

真是把我噁心的想吐。

我一腳踹在他的褲襠,他痛苦的放開我,緊緊捂著被我踹到的地方。

不夠,這哪裡夠。

這垃圾,這樣欺負我,這樣威脅我。

我憤怒的翻出了櫃子裡麵的剪刀,對著他的褲襠,毫不手軟。

嗬嗬,嗬嗬.........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