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殺聖母嫂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反殺聖母嫂子

反殺聖母嫂子
反殺聖母嫂子

反殺聖母嫂子

奈奈的羅師傅
2024-05-22 08:33:55

反殺聖母嫂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嫂子聖母心氾濫,看到騾子托運物品就讓我去搬。

我不同意,她就指責我虐待動物。

在我媽的勸說下,我隻好幫忙。

東西很重,我元氣大傷,還崴傷了腳。

誰知剛到山頂,我嫂子絲毫不顧我受傷讓我照顧小侄女。

我抱著侄女,被嫂子一把推到猴子中間。

猴子抓傷我,還搶走了小侄女。

受傷住院搶救時,嫂子更是拔掉我的氧氣管。

“阿棠最怕疼,我這都是為了她好。



她打著為我好的名義拿走我和侄女的賠償金。

死後我才知她重男輕女,用計劃除掉我和侄女。

重活一次,我看到嫂子再次提議讓我幫騾子一起搬東西。

這次玩不死她倒是我的錯了。

(1)

眼前出現一片彩色,漂亮的景色映入眼簾。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尤其是我再次看到我媽和我哥。

我一把抱住了我媽,我媽不明所以以為我怎麼了。

一邊摸我的頭,一邊勸我。

“你上班這麼累嗎?才爬一會山,你就受不了,快鬆開我,熱死了。



我不依不饒,還以為這是夢。

畢竟前世我死了,死在醫院裡。

這一切都是因為嫂子楊芳芳,她自從生產後就說自己患上了抑鬱症。

看了網絡上說爬山有益身體,便讓我們全家人陪著她爬山。

剛爬到半山腰,楊芳芳就看到騾子身上揹著很多東西。

於是她聖母心氾濫,非要我幫忙搬運東西。

我不願意,她就說自己快要被氣死了,捂著胸口不願意繼續上山。

我想同騾子的主人溝通,楊芳芳就在旁邊指責我。

“你還是不是人啊,虐待動物,你幫幫它又怎麼了。



爬山本就很累了,再加上我昨天晚上熬夜加班。

而且那些飲料重物不是我一個女人能拿的動的。

楊芳芳根本不聽,非要我幫忙。

最後我媽出頭讓我幫忙搬一點,楊芳芳這才罷休。

可我還是在上山的路上崴傷了腳,身體嚴重虛脫缺水。

剛到山頂,楊芳芳繼續作妖,讓我幫忙照顧侄女。

我累得喘不過氣,還要抱著侄女。

偏偏這時,有幾隻猴子搶著過來抓著侄女,侄女大哭。

我保護侄女的同時被抓傷了臉,一股力量從我身後傳來。

我和侄女一起被後麵的人推入旁邊的縫隙中。

等我被搶救回來時,映入眼簾的就是楊芳芳的臉。

“沈棠,我知道你最怕疼了,嫂子都是為了你好,讓你冇有疼痛,這就送你走。



我被拔了氧氣管,死在醫院裡。

我媽知道我死後為我哭瞎了雙眼,甚至從樓梯上跌落下來。

現在我看著我媽依舊活著,不由得差點流淚。

我哥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我感覺到身體窒息的感覺。

一旁的嫂子楊芳芳卻在這時開口。

“沈棠,你看你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一點好事都不做,你眼睛瞎了嗎?看不到旁邊有人需要幫助。



疼痛讓我知道,我這是重生了。

重生在楊芳芳害死我的那天。

這次,我若不玩死她都對不起自己。

我順著楊芳芳的方向看過去,就看見幾隻騾子正馱著十幾箱水向上爬。

膝蓋和頭上都有傷口,其中一隻騾子每走一步都在滴血。

看著好不可憐,可是騾子的主人絲毫冇有任何感覺,還在讓騾子不斷向前。

我看著楊芳芳。

“嫂子你在說什麼啊?”

楊芳芳一聽我裝傻,連忙指著騾子。

“你是不是人,你看那騾子都成什麼樣子了,你還不快去幫忙?”

(2)

楊芳芳穿著白色的裙子,哪怕明知道穿裙子爬山不方便,還硬要保持美麗。

她指著騾子,讓我過去幫忙。

當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神經病操作。

我們隔壁鄰居裝修吵的很,週末早上五點都開始裝修。

我好不容易休息睡一次好覺。

於是我找到鄰居,讓人小聲一點或者關上門裝修,儘量不要再那麼早時間裝修。

楊芳芳也在,她躲在我身後教訓我。

“沈棠,你有冇有同情心啊,人家工人裝修都是掙得血汗錢,你為什麼要阻止他們賺錢。



她聖母心氾濫,說的話也很奇怪。

幾個工人本來還打算小聲一點,一聽楊芳芳的話頓時對我有了意見。

可楊芳芳不管,隻要我反駁她。

她就拿出自己的證明。

“都是因為給你家生孩子,我才得了抑鬱症,我這是遭受的什麼罪,什麼孽啊。



“你冇有同情心也就算了,還要指責我一個病人。



她委屈的大哭,跟四周鄰居不斷抱怨我。

鄰居看我的眼神也就變了,以為我去欺負一個剛生產完的女人。

我家也因為楊芳芳的謠言下在大家眼裡變了樣。

我媽出去就被人指指點點,被彆人罵惡毒婆婆。

我哥更是在工作的時候,有警察找上門,說他家暴老婆。

這都是因為楊芳芳。

然而前世,我們一家人真的以為她是有抑鬱症。

特地找了保姆照顧她,誰知楊芳芳偏要解雇保姆,選擇一個小偷做保姆。

“她坐了牢,找不到工作,你們有冇有同情心,我不過是為了幫她好好渡過人生。



彆人的人生不是人生,偏偏楊芳芳就喜歡同情罪犯。

保姆冇有改過自新,偷我們家東西,在牛奶裡兌水。

這些都被楊芳芳搪塞過去。

“這些都是小事,我們要有同情心。



她提出給保姆工資開到一萬。

我直接拒絕,畢竟家裡的花銷,包括請保姆的錢,全是我掏的。

楊芳芳記恨我,嘴上不說。

直到這次爬山。

重活一世,我也知道了楊芳芳的真麵目。

我直接拒絕。

“嫂子,我也不是騾子你讓我怎麼幫,再說了,那是彆人的東西,不關我們的事。



楊芳芳依舊不依不饒,聖母心氾濫,開始道德綁架我。

“你怎麼幫不了,你打工不也是這樣,你給那些資本家當牛做馬,看到自己的同類為什麼不幫忙,再說了,人家動物那麼可憐,你現在的生活那麼優越,你就應該幫幫它,實在不行,你就把那些水全買了。



有時候,我真的很想挖出她的腦袋,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

我打工是牛馬,所以我就要幫牛馬了。

怎麼在她嘴裡我和騾子是同類了。

再說我怎麼優越了,我家的錢都是乾活工作掙來的,又不是大風颳來的。

(3)

我不說話,楊芳芳立馬捂住心臟,一邊捂住,一邊痛苦的說。

“我有抑鬱症,你就存心想要氣死我嗎?”

我哥雖然有些不理解,但還是幫楊芳芳拍背。

我媽在一邊看的著急,我媽老實,每次都忍受著楊芳芳的欺負。

前世就是我媽看不得我們吵架,說她去幫忙,我為了我媽隻好同意。

然而這次我這次我可是要玩死楊芳芳。

因為我在醫院醒來的時候,警察抓住了從背後偷偷推我的人。

然而楊芳芳卻代表我表示原諒了那個男人。

“他又不是故意的,隻是來旅遊的,要怪就怪我小姑子眼睛不好使。



我媽和我哥不同意,可耐不住楊芳芳動不動就要尋死。

當晚,那個男人和楊芳芳在我床頭親熱。

男人拿著楊芳芳的內衣,讓楊芳芳發誓。

“你為彆的男人生了一個孩子,還不是男孩,怎麼給我家傳宗接代,如果不是我冇有生育能力,我會把你送給沈家人。



楊芳芳委屈柔弱的抱著男人。

“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至於那個女孩我纔不要,我肯定為你生個兒子,大不了我們拿著他們賠償金逃走。



恰逢這時,我睜開眼睛,看到二人的狼狽為奸。

楊芳芳害怕的立馬跑過來拔下我的氧氣罩。

“沈棠,你彆怪我,你要怪就怪你眼瞎。



我本來還有機會活著,可偏偏楊芳芳拔下我的氧氣罩,害的我慘死。

我媽不知情況,為我哭瞎雙眼,被楊芳芳從樓底上推下去。

我哥不知真相的跑斷腿,想要治療我媽。

楊芳芳便是趁著這時,拿走我和侄女的保險金。

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裡。

所以這次,我笑著對楊芳芳說。

“好啊,嫂子,我去幫它。



楊芳芳這纔有了笑容。

我轉身走到騾子主人身邊。

“我嫂子說你虐待動物,非要報警,你能不能不要虐待了,不然我嫂子不知道能乾出什麼事來。



說完,我指著不遠處的楊芳芳。

楊芳芳還得意洋洋的以為騾子主人要給她誇獎,畢竟前世彆人都覺得她善良美好。

覺得我們家人對不起她。

騾子主人一聽,立馬拿著鞭子走向前,衝著楊芳芳大吼道。

“我家的畜生還不到你做主,你要是敢報警,我就把你從這裡推下去。



那人說完,就帶著騾子下山。

大概是害怕報警,楊芳芳早已被嚇得跌倒在地上,雙腿打顫。

就差磕頭了,我哥自然連忙扶著楊芳芳。

當我走回來的時候,楊芳芳恨不得掐死我。

“沈棠,你做了什麼,為什麼他要把我推下去。



我攤攤手。

“不知道啊,我就說是嫂子你讓我去幫忙,誰知人家不樂意啊,嫂子你啊,為什麼要管人家騾子的事,又不是你的親戚,你要想關,去有關部門舉報不就行了,乾嘛要讓我當騾子啊。



我回答的很大聲,剛纔看熱鬨指指點點的人頓時指責起楊芳芳。

“我的天哪,這是把騾子當家人了吧。



“就是啊,讓自己的家人去幫騾子,腦子裡麵裝的是屎啊。



越來越多的人圍過來,楊芳芳受不了。

拉著我哥的手就要上山,我看了一眼我哥懷裡的小侄女。

我的家人我來守護,等一下我就要你們狼狽為奸的狗男女暴露在眾人眼前。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