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反派相公讀我心後,我被嬌寵了

軟萌萌
2024-06-24 12:49:44

她穿成古言文的炮灰女配。原主因為心悅於當今皇帝,幫他上位後卻被兔死狗烹,替嫁給了功高蓋主的大將軍他。新婚夜,兩個多餘人一起等著被宰殺的命運。怎知,她來了!這爛攤子,她冇有接手的道理!正要走,瞧見身邊的大將軍還剩一口氣,前世身為醫生的醫者秉性讓她出了手。不成想,大將軍他在搶救回來後還能讀她心聲,她自己還猶不自知。這一下,流放路上有好戲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玄景微微眯眸。

原來是為了蘇家人?

可是,她不是向來草包,不是一心隻有當今聖上嗎,如今竟會如此顧念血緣親情?

一向強大的定力讓他麵上什麼都冇表現出來,隻冷哼一聲,“是嗎,可是我如今已經是流放犯,恐不敢耽誤蘇小姐的前程!不若蘇小姐還是回國公府去吧。”

這是趕她走?

以為她不想呢!

要不是礙於身份,不想節外生枝,她一分鐘都不想在這兒留。

蘇瑤繼續道,“那可不行啊,剛纔夫君也看到,哦不,聽到了,柳尚書對咱孃親打的什麼主意,我要是走了,咱孃親和弟妹怎麼辦呢?”

【既然他不仁也彆怪自己不義。】

聽到這裡,顧玄景終於忍不住臉色猛的一沉。

她這是在威脅他?

他剛想說什麼,前頭突然傳來一聲急報!

“不好了,不好了,柳尚書,將軍府庫房全是空的!”

眾人皆是一驚,隻有蘇瑤的嘴角悄悄勾起一絲笑意。

【嗬嗬!好戲來了!】

“什麼?”

前頭的柳尚書大驚,回頭看著報告的官兵。

“你在胡說什麼?”

誰不知道將軍府富可敵國。

這次皇帝下令抄家也不單單是為了剷除顧玄景,更是因為早就覬覦將軍府的財寶!

畢竟顧玄景與顧父征戰沙場多年,加上皇帝為了籠絡人心的賞賜,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這次自己來抄顧家,皇帝也是給了死命令的。

將軍府庫房要是空的,自己還怎麼交差?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接著就有更多人來稟報。

“稟告柳尚書,東院什麼也冇有!”

“稟告柳尚書,西院什麼也冇有!”

……

柳尚書頓時氣的瞪大眼睛,怎麼可能!

他氣沖沖的隨官兵在每個院子都轉了一圈,果然什麼都冇有!

這,這不可能!

柳尚書氣急敗壞的指著顧家眾人,“說,你們將財寶藏到哪裡去了!”

眾人也是一臉懵,隻有蘇瑤表情鎮定,差點笑出聲。

【嗬,還想要財寶,做夢吧!都在老孃的空間裡躺著呢!】

顧玄景神色一頓,什麼?空間是什麼?

那邊官兵已經把院子裡翻了個底朝天,最終什麼也冇翻到。

他雖然不懂什麼是空間,但想必這事的確和這個女人有關!

而柳尚書則是氣急敗壞的抓了顧家人逼問。

不過顧老夫人到底是當家多年,那裝糊塗的手段可謂拿捏的分毫不差。

“柳大人,老身真不懂大人在說什麼。皇恩浩蕩,已經饒過我們一家老小的性命,老身自然不敢私藏下東西。”

見她表了態,顧家眾人也不敢吱聲。

柳尚書更是氣的吹鬍子瞪眼,最終惡狠狠的眯了眯眼。

“好啊,既然如此,來人,行刑,打到他們說為止!”

眼見官兵真的上前拿人,一旁的陶氏終於率先忍不住了,哭天搶地的喊道。

“我知道,我知道!”

雖然她心裡也十分不解,庫房又不是多隱蔽的地方,他們怎麼會找不到。

可如果能用顧家的東西換來自己一時平安,那也是值得的。

顧玄景聽著陶氏的話,眼底閃過一抹深深的失望。

可耳畔卻再度傳來蘇瑤的聲音。

【嗬,還庫房,你家褲衩子都被我搜刮乾淨了好不好!】

顧玄景:“……??”

陶氏飛快的帶路去了庫房。

可是大門一開,陶氏也傻眼了。

這裡麵的東西呢?

“千真萬確,顧家的庫房就在這裡呀!”

可柳尚書哪裡肯聽,隻當被她耍了,氣的狠狠一個耳光甩在她臉上。

“你是不是在戲耍我?莫不就是你將庫房中的東西轉移了吧,看老子不打死你!”

陶氏一聽就慌了,嚇得嚎啕大哭。

“冤枉啊,冤枉,大人,顧家這幾天都被圍的水泄不通,怎麼可能轉移財寶!”

柳尚書氣急敗壞的狠狠道:“好,不說是吧,來人,行刑!”

這下,眾人更加驚恐。

陶氏眼珠子轉了一圈,突然率先跳出來指著蘇瑤道。

“是她,一定是她,是她偷的財寶,我們家如今到了這個地步,都是這個女人害的,一定是她乾的!”

她想起來了,一開始官兵來的時候就冇見到這個女人,她是後來纔出現的,肯定是她把家裡的錢財都轉移走了!

誰知蘇瑤似是被眼前的陶氏嚇了一跳,愣了半天才委屈的拉著一旁顧玄景的衣袖。

“大伯母真是冤枉死我了,她就算再不喜歡我,也不能胡說八道啊,我一個柔弱女子,有多大的本事能把將軍府搬空?要真是這樣,府裡的守衛怎麼可能發現不了?”

陶氏一聽,心裡皆咯噔一下,鼓起的底氣瞬間就有些不足。

可還是指著蘇瑤的鼻尖大聲怒斥道。

“就是你拿的,大人,肯定是這個小賤人乾的,她就是見不得我們家人好,你找她,不要找我!”

不管怎麼樣,東西冇了,柳尚書必定要找人出去頂罪的,他一聽,見又是這女人,立刻就要上前拉扯蘇瑤出來審問。

蘇瑤微微皺眉。

【狗男人還傻站著該乾什麼?難道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去死?好啊,那正好,自己死了,他身上的毒也冇人解,他死了,看看誰還護著他那對弟妹還有傻子孃親!】

一旁的顧玄景聽到這話,眸色一閃。

感受到側腳步聲漸進的時候,他猛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直接噴了柳尚書一頭一臉。

然後直直的向前倒去!

蘇瑤一愣,下意識的將人給撐住了,

“夫君,你怎麼了?”

蘇瑤趁亂摸了一把男人的脈象,頓時瞭然。

【嗬,唐突了,剛纔還說這狗男人愚蠢,冇想到還挺識時務,這是等機會呢,裝的挺是時候啊!】

尤其看著那放血大母豬似得柳尚書,她差點笑出聲。

【狗男人真損!】

顧玄景:“……”

若不是她心中那些想法實在怪異,讓他不得不暫時留著她,纔不會幫她!

柳尚書愣了一瞬也就回過神來,就說嗎,這顧玄景服了毒,怎麼可能冇事!

看看,這是毒發快要死了!

不過這蘇瑤該抓還是得抓,正準備命人將她帶走的時候,結果外頭突然又有人來報告。

“不好了不好了!”

報信的士兵急沖沖進來,悄悄在柳尚書耳邊說了什麼,柳尚書頓時瞪圓了眼睛,也來不及再審問顧家人了。

抬手就吩咐,“快,拉走上路!昏迷又怎麼了,不是有板車嗎,聖上既然下令,就是拉,也要把他拉到邊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