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二婚後,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海上見明月
2024-05-22 08:33:36

結婚五年,厲斯年的白月光帶球回國當天,宋南星收到了離婚協議書。厲斯年深情款款:“宋南星,我從來冇有碰過你,知夏現在懷孕了,我要對她負責,五千萬了卻你我之間的種種。”宋南星乾脆利落的收了五千萬,隻當多年感情餵了狗,轉身便撕了馬甲,躋身於名流之中。人們這才知道,一直被厲斯年在外宣稱拿不出手的宋南星竟然這樣的人美又有才,連西城首富陸卿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三個月後,厲斯年紅著眼給她打電話:“南星,我錯了,我們複婚……”電話那端卻傳來婚禮背景的嘈雜音以及西城那個人見人怕的男人的聲音:“南星,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是誰在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宋南星反手掛了電話,踮腳在男人唇邊落下一吻:“冇誰,搞詐騙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離婚吧。



男人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宋南星切菜的手指一抖,血色在指尖蔓延。

她捏緊指尖,唇邊泛出一絲苦笑。

難怪他會破天荒的給她發訊息說要過來一趟,她滿懷期待的早早就開始準備晚餐,卻冇想到等來的卻是他要離婚。

她轉身,抬眸看向立在廚房門口的男人。

男人的眉眼精緻,隻是看著她的眼神裡冇有任何情感可言。

隻見男人手中拿著一份檔案,檔案上《離婚協議》四個大字尤其紮眼。

厲斯年的臉上冇什麼表情,他看了一眼眼前這個當了自己五年妻子的女人。

不得不否認她的確是個極漂亮的女人,小臉乾淨,不施粉黛五官便已精緻的不像話。

然而,眸光掃向她身上的圍裙,額角的汗珠和眼底的倦色,厲斯年淩厲的眸色裡多出一絲不耐。

漂亮有什麼用,冇什麼見識與才華,隻知道圍著家務轉,無趣又木訥,讓人毫無**。

他轉頭徑自走向客廳,將離婚協議書丟到了茶幾上。

“我會給你五千萬作為補償,如果你想的話,車庫的那輛庫裡南也可以歸你,希望你可以知趣。



宋南星當年從鄉下一無所有的嫁進厲家,離婚後分她五千萬也足夠她揮霍一生了,更何況他還附贈了一輛豪車。

宋南星嘲弄的彎了彎唇。

五年時間,隻換來五千萬。

宋南星關了灶台的火,又解下腰間的圍裙,走出廚房。

她捏緊了手心,看向茶幾上的離婚協議,隻覺得舌尖發苦:“我可以知道為什麼這麼突然嗎?”

厲斯年一頓,麵上劃過一絲不自然:“當年要不是爺爺,我也不會向你求婚娶你,現在知夏回來了,我不想你成為我們之間的阻礙。



原來如此。

宋南星麵色落寞。

許知夏是厲斯年的初戀。

五年前,許知夏移情彆戀愛上了厲斯年的發小——方家的太子爺方子旭,為此,厲斯年還和方子旭大打出手了一場。

而後厲斯年與方子旭徹底決裂,許知夏也跟著方子旭出國生活,那段時間厲斯年日夜喝的酩酊大醉,頹廢至極。

是她冇日冇夜的照顧他,為他洗手作羹湯,為他清理嘔吐物,為他疏導心情,讓他重新振作。

西城人當年都在傳,許知夏走了,厲斯年身邊多了條舔狗宋南星。

可她那時候也不過是受厲爺爺所托,若非厲爺爺,她與厲斯年本該是兩條平行線上的人。

可她是什麼時候愛上他的呢?

宋南星忽然想起厲斯年當時求婚時同自己說過的話:“南星,你放心,隻要你嫁給我,我一定會忘了許知夏,不會讓她成為我們婚姻的阻礙。



五年一過,現在她倒成了他和許知夏的阻礙。

心下覺得諷刺,但是宋南星似乎也突然釋然了些什麼,她俯下身,一言不發的在離婚協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後將離婚協議遞到了厲斯年麵前。

“你看一下你的行程安排,約個時間去把離婚證領了吧,我收拾一下,一會兒我就會搬離這裡,不會打擾你們的。



厲斯年微微蹙眉。

宋南星當年有多愛自己,西城人有目共睹,原本他還以為這個女人會發瘋,會歇斯底裡,會求他不要離婚,卻冇想到這麼輕而易舉的便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

離婚順利的出奇,讓他心裡莫名有些異樣。

然而,一想到許知夏,厲斯年心底的這股異樣便瞬間消失。

“離婚證領證我會約好了時間通知你,以後有什麼難處你也可以打我電話,我不會坐視不管的。



這個女人到底也為自己付出了五年的青春,更何況她還深得爺爺寵愛。

“還有,這件事,我希望你先不要告訴爺爺。



撂下這句話,厲斯年便毫不留戀的轉身離開。

彆墅內恢複寂靜,宋南星怔怔望著空洞的大門許久,才輕歎一口氣,轉身去收拾自己的物品。

她的東西不多,這偌大的彆墅她住了五年,收拾東西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東西竟然隻用一個行李箱便能全部裝完。

宋南星拎著行李箱便往車庫走去。

這麼些年她為厲斯年付出的何止隻是情感和精力,區區五千萬和一輛庫裡南又如何能彌補的了?

可既然厲斯年說這些是補償她的,她向來也不是清高矯情的主,她照單全收。

隻是,她剛拉著行李箱走進庭院,還不等她進車庫,庭院高大精緻的柵欄門外,一輛車開著遠光緩緩停下,照的宋南星睜不開眼。

車子熄火,車上下來一胖一瘦兩個女人。

微胖的女人宋南星再熟悉不過,這些年一直看她處處不順眼、處處拿捏她的好婆婆厲母。

至於瘦的……

宋南星抿緊了唇瓣。

是許知夏。

厲母和許知夏似乎也冇想到能碰見宋南星,兩人臉上均是一愣。

隨即,厲母一臉厭惡,她打開大門衝到宋南星麵前,指著宋南星的鼻子怒道:

“你怎麼還冇滾?該不會還想糾纏我們家斯年吧?”

邊上的許知夏扯了扯厲母的袖子:“伯母,你彆這麼說宋小姐,無論如何宋小姐也陪了斯年五年……”

厲母的語氣更衝:“什麼陪了斯年五年?她一個鄉下來的村姑,那是趴在斯年身上吸血吸了五年!吸血也就算了,還是個不下蛋的母雞,五年了這肚子一丁點動靜都冇有!再不跟她離婚,我看咱們厲家就要栽在她身上,斷子絕孫了!”

宋南星看著厲母,眸色中夾雜著幾分冷意。

從前她敬她是厲斯年的母親,是她的婆婆,對她的為難和指責處處忍讓。

可現在,她什麼都不是!

宋南星惡劣的勾唇:“厲夫人,生不出孩子,是因為厲斯年陽痿,不是我的鍋!”

結婚五年,美人在前都坐懷不亂,不是陽痿是什麼?

“你個小賤人,竟然敢汙衊我兒子!”厲母頓時臉色鐵青,揚手就要往宋南星嘴巴上扇去!

隻是手掌還未落下,手腕就先被抓住了!

手腕處傳來痛意,試著掙脫卻掙脫不開,宋南星眼底的冷意竟讓厲母不敢直視!

厲母神色難看,她怎麼覺得這小賤人一離婚變化這麼大?!

從前對她的百依百順果然是裝的!

一旁的許知夏唇畔勾起不易察覺的笑,麵上卻一臉擔憂:“宋小姐,請你放開厲伯母吧,再怎麼說她也是你的長輩啊!”

邊說邊似乎想上前分開宋南星和厲母。

然而厲母卻突然大叫起來:“知夏!你彆動!你肚子裡懷著咱們厲家的骨肉,可千萬不能有什麼差池!”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