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惡毒醫妃重生後,平等創翻所有人

半糖微甜
2024-07-01 14:14:57

作為現代醫學天才的她一朝穿越,成了遭人遺棄,被人陷害後拋屍亂葬崗的王府嫡女。複仇之火熊熊燃起,什麼賢妻良母?什麼善良媳婦?姐這輩子就要當個惡女,隻為自己而活!財富,美男,地位……滾滾而來。看著嬌嬌身邊越來越多的男子,那高冷傲嬌的王爺開始坐不住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她是傳承了幾百年的現代醫學世家傳人,家中古籍秘方無數。這天機之毒她曾看到過,據記載,中了天機的人絕不能再動內力,否則就會加速毒發,一旦紅線延伸到了心臟之處,就徹底無解。

現在紅線離心臟還有一段距離,如果及時救治還來得及。可是這荒山野嶺的,她空有方法卻無藥可用。

謝晚棠不由得懷念起她曾經的專屬實驗室,那裡麵有她新研發的解毒丸,雖說不能徹底解了天機之毒,但卻可以壓製毒性,為尋藥爭取時間。

她越想越覺得可惜,這強烈的意念讓她突然覺得左手掌心越來越熱,她攤開手掌,隻見手心上隱約浮現一個奇怪的印記。

這是什麼?

謝晚棠忍不住伸手去觸碰,一眨眼,她感覺自己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

隻是這熟悉的擺設,還有滿牆的藥品……

天呢,這竟然就是她的實驗室!

謝晚棠驚喜萬分,她迫不及待地打開實驗室內的一扇暗門,裡麵是她珍藏的一些奇藥,她很快就找到瞭解毒丸。

不知道這個能不能帶出去。

念頭一閃,她發現周圍的景象又變了,雖然還是剛纔的樹林,可手上卻真真切切地握著她剛剛拿到的解毒丸。

太好了!這個空間裡的東西她可以隨意支配和使用,就像在現代一樣,她依然有著自己的專屬實驗室。

激動過後,她拿出解藥塞了一顆到淩北辰嘴裡,藥丸入口即化,他無意識地嚥了下去。

而這一幕正巧被趕回來的青聿撞見,以為她要害他。

“住手!”

他目眥欲裂,提劍而來。

謝晚棠一個側身,避過了他的長劍,而阿狸從她懷裡一躍而起,一口咬住他的手腕。

青聿吃痛,手上力道一鬆,謝晚棠趁機一腳踢飛他手中的劍,不待他開口,便急急說道:“你誤會了,我剛纔是在救他。”

對方一怔,似是冇有反應過來。

謝晚棠接著說:“你家主子中了毒,而且還是劇毒天機,現在他已經毒發,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絕對活不到天亮。”

劇毒天機!

青聿駭然,他聽說過這種毒,也知道它的可怕。

一瞬間隻覺天塌地陷,腦袋一片空白,他失神喃喃道:主子…”

謝晚棠見他臉色灰敗且絕望,彷彿連魂都冇了的樣子,趕緊又說道:“不過你彆急,我已經給他吃瞭解毒丸,雖不能解全毒,但也不會有性命危險。”

“你說的是真的?”

驚喜來得太突然,青聿聞言猛然抬起頭,不敢置信。

“當然。”

謝晚棠斬釘截鐵地回答:“隻要我說他冇事,就絕不會有事。”

開玩笑,她的醫術不僅是在這個時代,就算是在現代也是無人能及的。

“太好了!如果爺冇事,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青聿欣喜若狂,看謝晚棠的眼神也變得熾熱和期盼。

正在這時,淩北辰的手指輕動,似是馬上要醒了。

他趕緊上前,又是擔憂又是期盼地看著自家主子。

過一會兒,淩北辰緩緩地睜開了眼。

“爺,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有冇有哪裡不對勁?”

青聿雙眸一亮,驚喜地問道。

淩北辰皺了皺眉,冇有說話。

見狀,青聿不由得緊張起來,轉身衝著謝晚棠喊道:“喂,你快來看看,爺他怎麼不說話?”

謝晚棠臉色一黑,不悅地說道:“我不叫喂,我叫謝晚棠,或者你叫我大夫也行。”

不過說歸說,腳下動作卻冇有耽誤。

可誰知她剛一靠近,手腕便被人狠狠地捏住。

“痛!”

謝晚棠痛呼,五官皺到了一起。

淩北辰冷然地看著她,墨色瞳眸帶著濃濃的厭惡,一字一句猶如寒冰:“你剛纔對我做了什麼?”

謝晚棠覺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碎了,又痛又怒,抬高了嗓音說道:“還能有什麼?不就是替你解毒嗎?”

“解毒?”

“對呀,難道你冇發現自己已經能輕易地使用內力了嗎?”

謝晚棠氣惱地瞪著他,對他的恩將仇報表示十分的不滿。

一旁的青聿也總算是反應過來了,低聲解釋道:“是啊,爺。她說您中了天機之毒,危在旦夕。不過幸好給您服瞭解毒丸,現在您體內隻留下些許殘毒,但性命卻已無礙。”

“聽見冇有,是我救了你,還不快放手。”謝晚棠忿忿地盯著他,雙眸冒火。

這件事太過讓人驚訝,淩北辰微一分神,手上的力道便鬆懈了幾分。

謝晚棠趁機甩開他的禁錮,退後幾步,捂著手腕冷冷地說道:“你要不信的話,就自己掀開衣服看看胸口上的紅線是不是已經退了。”

這下淩北辰總算明白了,原來她撕開衣服不是為了冒犯自己,而是為了查毒。

他將信將疑地運行內力,結果十分驚訝。確實如她所說的那樣,此刻他體內的內力順暢毫無阻滯之氣,完全不似剛纔打鬥時那樣需要強行激發。

而且就連毒發時的胸悶和劇痛都冇有了,如果不是手腕上的紅線仍在,他會以為自己的毒已經全解了。

可是這天機乃世上三大奇毒之一,據說無藥可解,就連藥王穀也冇有辦法。她是怎麼一眼就認出的呢?甚至還拿出瞭解藥。

這究竟是個巧合,還是處心積慮的接近呢?

短短幾息之間,無數疑問在淩北辰的腦海裡閃過,一時間,他無法確定她究竟是敵是友。

他微眯著眼睛,開始仔細打量眼前這名奇怪的少女。

隻見她一身簡單的青色襖衫,皺皺巴巴,像是從哪個泥坑裡爬出來的。頭上髮髻淩亂鬆散,臉上還沾了不少汙泥,看不清相貌,隻一雙杏眸閃閃亮亮,燦若星辰。

除此之外,怎麼看都隻是一名極為普通的少女,最多膽子比彆人大了些而已。

謝晚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還以為他是在擔心體內的餘毒,便安慰他:“你放心,這天機之毒想要全解其實也並不難,隻是藥材不太好尋,等會我列個單子給你,等藥材找齊你再來找我,我會替你完全解毒,保證不會留下任何影響。”

見她這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青聿長長地噓了口氣:“太好了,這樣我就放心了。”

但隨即他又想起一事,有些猶豫地問道:“可是……倘若一時半會找不齊藥材,對身體會有什麼影響嗎?”

誰知謝晚棠乾脆地點頭:“有。”

青聿不禁屏住了呼吸:“嚴重嗎?”

“恩,嚴重。”

謝晚棠又點了點頭。

青聿臉色發青,緊張地把心都提了起來,問道:“是……什麼影響?”

謝晚棠看著淩北辰,神色沉重,緩緩地吐出四個字:

“不,孕,不,育!”

……

空氣死一般的寂靜。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