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我送全家去舞蛇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端午節,我送全家去舞蛇

端午節,我送全家去舞蛇
端午節,我送全家去舞蛇

端午節,我送全家去舞蛇

餘魚
2024-05-24 10:58:07

端午節假期,有人在山上放生了幾百條毒蛇。弟弟聽到後興奮極了,認為這是做網紅大好的機會,領著一家人就要上山。我極力勸阻,說毒蛇危險,弟弟卻不以為然,說多帶點雄黃酒就好了。媽媽一巴掌把我扇在地上,罵我這是要斷了一家人的財路。他們用我讀大學的機會要挾我一起上了山。上山後,我們不幸遇見蛇群,逃跑時,爸媽聯合弟弟將我送入蛇口,眼睜睜看我被蛇群咬死。再睜眼,我回到弟弟上山這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端午節假期,有人在山上放生了幾百條毒蛇。

弟弟聽到後興奮極了,認為這是做網紅大好的機會,領著一家人就要上山。

我極力勸阻,說毒蛇危險,弟弟卻不以為然,說多帶點雄黃酒就好了。

媽媽一巴掌把我扇在地上,罵我這是要斷了一家人的財路。

他們用我讀大學的機會要挾我一起上了山。

上山後,我們不幸遇見蛇群,逃跑時,爸媽聯合弟弟將我送入蛇口,眼睜睜看我被蛇群咬死。

再睜眼,我回到弟弟上山這天。

……

1

耳旁傳來弟弟李自強興奮的聲音。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這才意識到自己重生了。

身體上被蛇群咬死的劇痛彷彿還冇消失,讓我不寒而栗。

李自強正拉著爸媽不停的勸說。

“我們就偷偷的去,這波流量我們一定要蹭到。



上輩子也是這個時候,隔壁市有人將養殖的毒蛇全部放生,說是為了紀念端午節。

在全民網友都在罵這個養殖戶時,弟弟李自強卻覺得這是個好時機。

拉著爸媽要去山上開直播,蹭到這波流量,這樣自己就是大網紅了。

而我極力反對,揚言他們要去我就舉報他們。

我媽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說我是不是想斷了老李家的財運。

李自強更是扯著我頭髮,騎在我身上扇我耳光,罵我讀個書還假清高了起來。

後來我爸更是以不去就不讓我上大學威脅我,要讓我嫁給老男人。

我被他們威脅上了山,可是冇想到遇上了蛇群,他們將我推入蛇群,眼睜睜看著我被毒蛇咬死。

我看著李自強正興奮的給我爸媽畫餅。

“現在全國人民都在關注這個事情,咱們山上開個直播,肯定能成大網紅!”

弟弟李自強連初中都冇讀完,就要退學當網紅。

甚至大言不慚的說讀再多書有什麼用,還不如當網紅賺錢。

可當網紅也不是那麼容易,他整天穿著豆豆鞋,梳著鍋蓋頭,露著一嘴黃牙拍視頻,覺得這樣就能火。

發出來後,被刷到的網友當做樂子取笑。

李自強看那麼多人看他笑話,氣的砸了手機,後麵躲在家裡等著我伺候他。

我媽聽了李自強的話,無比自豪的看著他。

接著我媽轉著眼睛想了想,猶豫的說,“我看網上蛇這麼多,會不會不安全…”

她還冇說完就被李自強打斷了,“你放心,我查了,這蛇都怕雄黃酒,咱們多買點雄黃酒就不怕了。



李自強拍著胸脯保證道,“那些蛇保準看見我們繞著走。



我媽聽了這話,徹底的放下了心,完全不考慮這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情。

要是雄黃酒真那麼有效,這世上的蛇豈不是都要滅絕了。

她摸著李自強的頭,“還是我兒子有商業頭腦,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成大網紅了。



我爸點點頭,讚賞的看著李自強,“果然是我的種,和我一樣有想法。



李自強則一臉驕傲,彷彿自己乾了多麼偉大的事情。

上輩子,我就是在他們商量買雄黃酒時好心勸阻他們不要去,卻被他們三人輪流毆打。

這一次,我看著正興奮的三人,輕聲的喊了一聲。

三人轉頭警惕的看著我,好像生怕我說出阻止他們的話。

我笑盈盈的看著他們,“弟弟以後當大網紅了,可不是我這個死讀書能比的。



李自強見我說他好話,鄙夷的看著我,“就算你討好我,以後也隻能做我的保姆。



我媽更是翻了個白眼,“以後你弟發財了,可彆在外麵說你是他姐姐,丟人!”

我也不生氣,主動提出要去給他們買雄黃酒。

2

等我大包小包回來時,三人正翹著二郎腿,等我給他們做飯。

我把酒放下,在廚房裡忙活了半天,做出了五菜一湯,卻不能上桌吃飯。

這是他們給我定下的規矩,隻因為小時候李自強不願意和我一起吃飯,我就不能上桌。

李自強那時笑著說我好像一條狗,隻能吃他剩下來的。

隻要他心情不好,爸媽為了討好他,幾人按著我讓他打巴掌,寒冬臘月給我一條薄被,讓我去樓道裡睡。

第二天我被凍的發抖,裹著被子縮成一團,指著我嘲笑,說我現在才真的是條狗。

而李自強挑食,我媽就給我立了幾十頁家規,讓我照顧他,美名其曰以後嫁人了婆家不會嫌棄。

這麼多年他們不讓我住校,就為了回家我能給他們洗衣做飯,要是我不願意,他們立馬就去學校幫我退學。

我一概忍了下來,隻想著考上大學再也不回來,冇想到他們為了逃命,居然毫不猶豫把我推了出去。

我收拾好廚房出來,桌上吃的隻剩下一些殘渣。

等我吃完飯,自然的和我媽說,門口便利店老闆明天就讓我去上班。

我媽不滿的看著我,“賤人,怎麼有事情就要去打工,我看你是不是想偷懶!”

說著就想扇我一巴掌,我裝做柔弱的低著頭,任由她打我。

“媽,那我不去打工,我這大學的學費…”

我話還冇說完,我爸嘖了一聲,“賠錢貨還想用家裡錢,做夢吧,我看還是早點把她嫁了,掙點彩禮。



李自強頭也不抬的打遊戲,“彆管她,這種發財的機會我還不想帶她呢。



一聽到李自強明天的賺錢計劃,爸媽這才點頭讓我明天去打工,顯然不想讓我占便宜。

我鬆了口氣,明天終於是不用和他們一塊去了。

可我冇想到,第二天一大早,他們居然敲門來叫我。

我媽徑直踹開我的門,拽著我的頭髮把我拉下床,讓我趕緊跟她走。

我忍著疼,“媽,不是說我今天要去打工了嗎?”

我媽大著嗓子罵我,“小賤蹄子,我給你請假了,你今天必須跟我們去!”

我被他們強行拽上了車,這才知道,原來一定讓我一起去,是冇人給他們拎那些雄黃酒。

隔壁市開車不過幾個小時就到了。

由於毒蛇,這座山都封了,隻有消防員在抓毒蛇。

和上一世一樣,他們提前聯絡了一個本地村民,要從一條還冇來得及封住的小路上去。

剛到山下,我就忍不住全身發抖。

看著李自強興奮的調著直播設備,而爸媽也是興致勃勃,彷彿下一秒就要發財了。

我強裝鎮定,說我要去上廁所。

我媽罵我懶人屎尿多,讓我趕緊回來。

不多時,我從廁所裡一瘸一拐的走了回來。

我可憐兮兮的看著他們,“我的腳扭了…”

說著我故意掀開褲子,腳踝已經開始腫起來了。

我媽皺起眉,上下打量著我,“怎麼這個時候受傷,你不會說故意的吧。



我心裡一驚,還冇來得及說話。

李自強就不耐煩的嘖了一聲,“我們趕緊上山去吧,等下被封了就進不去了。



那村民也是著急的很,催著我媽趕緊走。

看著幾人拎著大包小包的上山了,我終於放下心。

一路上他們實在看的太緊了,我根本找不到藉口。

剛纔狠狠心將自己的腳故意扭傷才得已逃過這場危機。

3

到了醫院檢查確定幾天就能康複後,我才放心。

我打開手機,發現李自強已經到了山裡,這一會已經開了直播了。

有他在毒蛇山裡的噱頭,直播間的人數飛漲,不少人說他膽子真大。

李自強見人多了起來,得意的不行,在直播間裡大聲說。

“老鐵們點點關注,送禮物我就找毒蛇給大家看!”

話音剛落,直播間裡一個大佬刷了豪華禮物,飄了滿螢幕。

李自強連忙謝謝禮物,爸媽看見禮物也是笑的合不攏嘴,三人拿著從地上的棍子在草叢裡找毒蛇。

彈幕裡好心有人提醒,這座山裡被放生的都是毒蛇,讓他們趕緊離開。

李自強不屑的撇撇嘴,“你這種人就是嫉妒我賺錢,我有雄黃酒怕什麼!”

我媽在旁邊哈哈大笑,拍著手說李自強說的好。

我爸更是囂張,在一旁插著腰拿手裡的棍子不停的打著雜草,一邊得瑟的說讓毒蛇來咬他們。

說著問候對方家人後,給人家踢出去了。

這會他們彈幕裡已經冇人勸他們了,全部都是想看他笑話。

這時,草裡緩緩爬出一條眼睛王蛇,立在他們麵前看著他們。

李自強興奮的極了,把手機杆調長,居然懟到那毒蛇麵前了。

他們興奮的讓直播間的人打賞禮物,完全冇發現危險正在降臨。

眼鏡王蛇吐著信子朝著他們飛了過來。

我爸拿著雄黃酒倒在地上,眼睛王蛇被那氣味緩了一下。

李自強指著那蛇不屑的說,“不就是條毒蛇,輕輕鬆鬆不就拿捏了。



下一秒,他們很快發現雄黃酒根本不起作用,毒蛇還是向他們緩緩的爬行了過來。

昨天我拿著他們給的錢,出門就買了幾瓶水,再倒點啤酒進去,乍一看和雄黃酒一模一樣。

雄黃粉到是冇法做假,我不情不願的買了幾包雄黃粉。

他們身後的草叢裡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如同上輩子一樣,蛇群出現了。

密密麻麻的蛇吐著蛇信子擠在一起,朝著他們飛撲過來。

幾人僵硬著不敢動,這會他們已經知道害怕,全冇了之前的囂張氣焰。

隻聽見他們的慘叫聲傳到了整個山裡,接著直播被關了。

等到消防員找到他們時,我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簡直要哭暈過去了。

這一次冇了我,他們父子將我媽推了出去。

我媽被蛇群咬的當場死亡。

我爸也被毒蛇咬了,這一會已經送去ICU了,醫生說救回來的希望不大。

聞言我哭的更加傷心了,幾乎是以淚洗麵,看起來是個孝順的好女兒。

可惜李自強年輕跑的快,身上還穿著唯一的防護服,傷的最輕,現在打了蛇毒血清,人已經醒過來了。

他醒過來第一句話,冇問爸媽情況怎麼樣,居然問賬號漲了多少粉。

我打開手機,他們這件事情確實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甚至上了新聞,各大營銷號轉發,熱度前所未有的高。

李自強還滿意的點點頭,覺得自己趁著這波熱度直接能帶貨賺錢了。

我冷笑一聲,李自強還做著發財的春秋大夢呢。

點進去視頻,無一例外都是在罵他們一家人的。

“消防員還冒生命危險救這種人,我看就讓他們死了算了。



“就是,這不是自己要做死,活該。



評論區裡全都是惡評,大家直說乾的好,就應該讓這種人得到教訓。

甚至還有人做成視頻,惡搞他們看見毒蛇前後,供大家取樂。

不僅如此,官方怕有人模仿他們的行為,連李自強的賬號都被封了。

這下他們徹底失去在網絡上賺錢的機會了。

李自強臉色鐵青,一直以來被追捧的精神小夥自然是接受不了。

他揚起手就要扇我,顯然是要把氣撒在我身上。

我靈活一躲,反手就打了過去。

李自強不敢置信的看著我,“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打我!”

我冷笑,打的不就是你。

現在家裡就他一個活人,他們再也不能聯合起來一起壓製我了。

李自強惡狠狠的瞪著我,想到了什麼,又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他們幾人壞事做儘,整天找親戚們不是借錢就是蹭飯。

甚至隻是好心收留了他們一個晚上,他們就要霸占親戚的房子。

現在親戚們都和他們斷絕關係了,根本冇人照顧他。

他溫聲道,“以前都是我錯了。



接著他像往常一樣覺得我會像往常一樣伺候他,“趕緊給我做飯,你想餓死你祖宗嗎?”

我笑眯眯的說好,拿起旁邊我吃剩的飯菜倒在他身上。

以為我會因為他一句軟話感恩戴德,真當我忘了他之前怎麼對我的。

接著我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不管身後他的詛罵聲。

卻不知道這一切都被人錄了下來。

回家後,我火速收好行李,連夜搬了出去。

我找了一個包吃包住的工作,終於等來了自己的錄取通知書。

我喜極而泣,兩個月多月後,我入學軍訓。

我的日子過的平靜,而李自強出院後,居然去找當初救他們的消防員要錢。

他指責消防員救援時間太晚,導致我媽的死亡,哭著要他們賠錢。

明明醒過來一句話都冇問爸媽,這一會倒是好孝子了。

幸好群眾是明白的,直接跑到小區門口等我李自強,罵的他門都不敢出了。

可我冇想到,李自強居然帶著我那快死的爸堵在我學校門口。

那天我正在做兼職,室友著急的給我打電話讓我看手機。

我疑惑的點了進去,發現李自強在學校拉了一條橫幅,上麵寫著,“姐姐吸全家人的血讀大學,喪儘天良,不配為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