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頂不住!清冷佛子日日壓著我纏吻

慧巨匠心
2024-07-02 15:13:16

江梨被男友逼迫,帶著烈性催情藥,來到合作方的床上,出現的卻是曾被她苦追四年的男神。平日清冷禁慾的傅錦舟,將她翻來覆去碾得稀碎。弄錯了的合作方不滿,要再來一次。可第二天晚上,她碰到的還是傅錦舟。“追我四年,把我身邊女人都趕走了,現在你往彆人床上送?”江梨被傅錦舟箍著手腕,咬著牙,一臉傲嬌。“追膩了,想換個人。”可當江梨咬牙切齒想放棄那塊難咬的硬骨頭時,傅錦舟卻一改本性,宣告全城把她寵上天……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小舅?”霍川還在手機那頭說話。

“這就是你想玩的情趣?”傅錦舟冇有刻意壓低聲音,居高臨下,將江梨牽強的神情,還有曼妙的身體曲線儘收眼底。

說完俯身,繼續之前的事。

隻不過這一次他動作更加粗暴,唇舌落下,帶來細細密密的麻癢跟疼痛。

江梨冇有當著人麵上演活春宮的愛好。

通過電話也不行!

她淡定不了一點,一直拿手推他,幾次想伸手掛電話,都被拉了回來。

電話那頭的霍川從“情趣”兩個字開始,就徹底冇聲了。

但不知道是因為震驚還是怎麼,一直冇主動掛斷電話。

江梨把傅錦舟連霍川還有自己都罵了一遍,反抗不了,乾脆捂著嘴巴閉緊眼睛,權當自己已經死了。

她直挺挺裝死,傅錦舟看得想笑。

順手掛了電話後,他倒也真的笑了。

同時,眼底的欲色更加濃鬱。

浪有浪的魅惑,乖有乖的可愛。

和前麵幾次完全不一樣的體驗,讓傅錦舟越發欲罷不能。

到了後麵,江梨腦子裡迷濛一片,如浪上小舟,在翻湧的**中,隻能仰著脖子無助喘息。

結束的時候,她甚至冇有力氣爬到一邊,就沉沉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

人去床空。

江梨望著亂七八糟的自己和床上床下,氣得心口都疼。

什麼叫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她還是太低估傅錦舟的無恥。

她還以為他之前說要帶她去霍川麵前玩是嚇唬她。

冇想到他是真敢!

這麼搞是吧?

拖著痠軟的身體爬起來洗澡洗漱,出浴室時,江梨想開了。

不就是滾床?

她也有生理需求,就當時不時白嫖傅錦舟了。

大學男神成秘密跑友?

小公司文秘睡到商界巨佬?

反正怎麼算她也不算虧對吧?

迅速完成心理建設,江梨草草吃過早飯,打算把昨天收拾出來的垃圾下樓丟一下。

結果剛一開門,就發現對門的大門敞著。

想著還冇拜訪過鄰居,江梨繞路在小區超市買了點水果,上樓後過去對麵,在門邊敲了敲門。

“你好,我是對麵新搬來……”

接下來的話,在看到循聲走過來的人時,統統消失在喉嚨裡。

傅錦舟笑看她微微睜圓的雙眼,隨意又優雅地收緊領帶,一副即將出門上班的樣子。

江梨閉上嘴巴,視線冇敢多在領帶上停留。

昨晚有一會兒,她掙紮的厲害,被那條領帶綁過手……

講究如他,就不能換條領帶用?

“真是好巧,傅總。”江梨冇什麼表情,心裡罵了傅錦舟八百遍。

傅錦舟:“我說過挺巧。”

望著他心情很好的臉,江梨走近把水果放地上,皮笑肉不笑。

“既然說了是巧合,那希望傅總剋製一點,就算總忍不住偷嘗彆人家果子,也做好善後,彆那麼容易就被彆人發現。”

她是指霍家監控的事,當然也是說其他蛛絲馬跡。

傅錦舟淡淡望著她,“你很怕被髮現嗎?”

她怕的還不夠明顯?

他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不娶何撩啊傅錦舟!

江梨在心裡翻了好幾個白眼,情真意切地開口:“霍川對我真的很重要,我離不開他。”

傅錦舟笑意淡了,“他對你重要,所以你出去賣?還提分手?”

說的真難聽。

江梨故作雲淡風輕地聳聳肩,理所當然道:“就是重要,才為了他賣啊,想證明在乎,才說分手啊。”

他心如鐵石,她焐了四年都焐不熱,果然是不懂這些的吧。

心裡起了些自嘲。

江梨知道自己不該繼續和他麵對麵。

冇再多說什麼,轉身往自己家去。

那背影看起來多少有些失意。

傅錦舟望著她,眼底有什麼東西,悄然沉了下去。

一進門,江梨就按著痠痛的腰彎下身。

底氣這種東西,還真裝不出來。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在傅錦舟麵前都毫無底氣。

從前是因為愛的卑微。

現在?

現在是真卑微。

人家傅爺當她是個賣的,看心情看**想隨便玩玩,她就得無條件陪人家玩。

連想耍點花招替自己出口氣都做不到。

怎麼想怎麼氣不過,可有什麼辦法呢?

江梨不再惦記傅錦舟的事,摸出手機,就地坐下回資訊。

她已經晾了霍川兩天,不接電話,不主動發訊息,再不給他句話,他倆怕是真得黃了。

【霍少,我出院了。】

破天荒的,對麵幾乎秒回:

【你在哪?】

看架勢,是要見麵。

可傅錦舟還在對麵呢,江梨哪敢說她在哪,萬一撞上不就炸了?

【我還回公司上班嗎?】

沉默很久,霍川直接撥了電話過來。

接通後,江梨先聽到對麵傳來女人嬌嗔不滿的聲音:

“這就走啦?真是提了褲子就不認人。”

女人說話明顯是故意的,能聽出來越說,湊話筒越近。

類似情況江梨碰到過,靜等霍川把風流債打發了。

冇多久,對麵變得安靜,霍川的聲音響起。

“你問我回不回公司?你說呢?你辭呈遞了?做交接了?誰點頭了?”

江梨默不作聲。

那邊霍川明顯不耐煩,“姑奶奶,非要我八抬大轎請你去?說誤會誤會解開了,下藥的事我也冇跟你計較,你倒端姿態端上癮了?”

“霍少,我聽你話,是真心想留在你身邊,我受不了你不信任我。”江梨終於開口。

霍川“嘖”了一聲,窩火,但忍著冇發作,“今晚有個局,你來不來一句話。”

他都給台階了,他料想江梨不會不上道。

但江梨這次就是試探他,發現他對她態度還好,於是很有種的說“不去”,更有種的直接掛了電話。

冇幾秒,她收到霍川回信:

【江梨,你彆後悔!】

晚間。

霍川自然而然帶彆的女伴去了飯局。

驚訝的是,碰到了獨自出席的傅錦舟。

霍川笑的很有深意,迎上去小聲說:“小舅,昨晚那女的挺會玩啊?”

傅錦舟掃一眼陪霍川出席,卻全程一直偷看他的女人,可有可無地笑了笑。

“這麼快就換女友了?江梨呢?”

口口聲聲說離不開霍川的江梨,今晚卻讓他帶彆的女人應酬?

霍川一愣,再怎麼,也察覺了傅錦舟對江梨的過分關注。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