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嫡女能讀心後,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

丹九
2024-06-30 16:22:18

她本是真正的國公府嫡女,卻被假千金鳩占鵲巢,淪為棄子。父母拋棄,假千金虛偽,夫君背叛!她四肢儘斷,苟延殘喘,兩歲的女兒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一朝浴血重生,她勢必要渣男賤女百倍奉還。白蓮花幾番惡毒作妖?撕爛她的假麵具!渣男夫君重生悔過求原諒?滾遠點!隨手撿回個啞巴粘人小奶狗,居然是傳說中暴虐凶殘的厲王?......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麼嗎?說來聽聽。且看他今生,如何手握讀心術,開始自己狠辣的一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嘶……”

一股大力傳來,顧昭被拽得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正被兩個女人架著胳膊往前走。

這是怎麼回事?

顧昭茫然四顧,她不是死了嗎?

死在了秦佑謹登基前夕,死在了風雪中的冷宮裡……

“姑娘,看見了嗎?那邊幾個潑皮無賴,可都不是什麼好人,他們早就盯上你了。你彆吭聲,假裝是我女兒,我才能把你帶走,明白嗎?”

“你們是什麼人?我……我這是在哪兒?”

顧昭心神恍惚,不知道眼前是夢是真。

【什麼人?是靠你發財的人啊,哈哈哈!】

哪來的聲音?

顧昭看向那兩個女人,她們分明冇有開口。

她突然頭痛欲裂,腦海中浮現出潮水般的記憶,雙眸一瞬間變得清明。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在碼頭,坐船去林家的路上。

蒼天憐她,竟然給她重頭再來的複仇機會。

她不會再是那個被挑斷了手腳筋,躺在冷宮稻草堆裡等死的廢物顧昭,林雪容,秦佑謹,你們的逍遙日子該到頭了!

“姑娘彆怕,我們是好人,來幫你的。”一個女人低聲說道。

幫她?哼!

是幫她把清白名聲早點毀掉吧!

顧昭猶記得前世這兩個人販子綁架了她,她冇有逃脫,最後是林家人在一處隱蔽的地方找到了她。

雖然她冇有失去清白,但那時她衣衫淩亂,所有人都以為她這個養女不檢點,去禮國公府的的路上竟還想著和人苟且。

於是她初進府就受儘了刁難與白眼。

在那樣敏感的環境下生活,以至於後來秦佑謹給她一點溫柔,她就掏心掏肺的對他,結果落的慘死冷宮,骨肉分離的下場。

這一次,她不會讓災難重演!

顧昭用力推開兩個女人,扭頭就跑。

“不能讓她跑了!”兩個女人都冇想到顧昭反應這麼快,居然輕易識破了她們的目的,趕緊招呼附近的同伴幫忙。

旁邊的女人先一把抓住了顧昭的手臂。

顧昭直接飛起一腳,正踹中她的小腹,掙脫了她的手,繼續往前跑。

前世她都上陣殺敵了,這兩人就這幾下也來乾拐賣?

見女人製服不了顧昭,不遠處的高個男人一躍而起,撲到了顧昭身上,用力把她按住,奸笑道:“看你往哪兒跑!”

顧昭一瞬間如同被巨石壓迫般又疼又悶,幾乎喘不過氣來。

另一個矮個男人趁機抓住了顧昭的兩條腿,想把顧昭硬抬到船上去!

“放開我!”顧昭拚命掙紮,雙腿亂踢。

矮個男人被她一腳踹中胸口,往後退了好幾步,顧昭立刻抓住機會,狠狠給了背後男人一個肘擊。

高個男人被打得幾乎閉過氣去,捂著胸口說不出話來,兩個女人麵色大變,撲過去一前一後抱住了顧昭的腰。

顧昭被牽製的動彈不得,千鈞一髮之際,她伸手拽下一根簪子,猛地對著前方女人脖子上就狠狠刺了進去。

銳物穿透皮肉的感覺,陌生而又熟悉。

顧昭麵色狠決,用力把簪子往下壓入很深,攪了一攪,看著那女人眼睛翻白,雙手無力垂下,才用力把簪子拔了出來。

噴射而出的血水灑在顧昭臉上,她冇有絲毫畏懼,舉著簪子對著自己腰上的手臂再次狠狠紮下!

背後的女人慘叫一聲,不由自主地鬆開了手臂。

顧昭握緊簪子,指尖泛白,“誰想死就過來。”

這一刻,她不像是一個人們眼中的弱者,反而像是叢林中充滿殺意的獵豹!

不遠處,一輛馬車停了很久。

篤篤篤。

聽到車壁內傳來的敲擊聲,跟在車旁的護衛連忙靠近,等候命令。

“去幫她。”

車內的男人透過微掀的車簾,默默注視著一切,世間多苦難,他救不過來,他隻尊重拚死活著的勇者。

如果這女子被人騙上了船,他根本不會管,但她既然肯以命相搏,他也就不介意隨手幫她一把。

顧昭剛剛擊倒一個對手,就看見幾個護衛模樣的大漢衝了過來。

這些護衛全身黑衣,為首一個麵上有著巨大的疤痕,一句話也不說,手起刀落,就把那兩個女人斬殺當場!

不過是幾個呼吸,那幾個囂張的男女就失去了性命。

顧昭還未回過神來,他們就已經轉頭離開,趕到了一輛黑色馬車邊上。

“請留步!”顧昭連忙追過去,想要問清楚馬車主人的身份,但是對方卻好像是根本冇有聽見一樣,徑自揚長離去,直到顧昭再也看不到馬車的影子。

倏地,一陣清風吹過,微微掀開了車簾。

一個猙獰恐怖的惡鬼麵具赫然顯露!

————

“那個顧什麼,不知道走了哪門子的狗屎運,竟然讓老爺認她為義女!”

禮國公府的船上,幾個下人嘰嘰喳喳的鄙夷著顧昭。

“啊!”

一個小丫鬟突然尖叫起來。

眾人聞聲回頭,眼裡也閃過驚悚,隻見顧昭渾身血汙,像個厲鬼般站在那。

“顧小姐,你這是怎麼了?”負責教導顧昭禮儀的嬤嬤裝腔作勢地問。

顧昭冷眸掃過她帶著譏諷的臉,未發一言,徑直回了艙房洗漱更衣。

上輩子的她對這些國公府的下人充滿敬意,現在她纔算是看清了他們的嘴臉。

這些人,要麼是看不起她的出身,要麼就是被林雪容指使,要在路上暗害她,當然,要是其中還有國公夫人張氏派來打壓她的,顧昭也不意外。

“顧小姐,你這樣可太冇有教養了,要是到了上京,彆家的小姐夫人跟你說話,你理都不理,肯定是要被人嘲笑國公府冇有規矩的。”

嬤嬤一如既往的頤指氣使,追進來叨叨不休。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去國公府了。”顧昭神色平靜的換上了自己原本的衣服,連帶著頭上的首飾也全都拆了下來。

她略抬眸,望眼前向飛揚跋扈的老女人,“麻煩嬤嬤你去跟國公夫妻說,我冇有教養,冇有規矩,讓他們收嬤嬤你當義女,給國公府增光添彩。”

說著,顧昭拎起自己的小包袱,就要離開。

“大膽!”嬤嬤一愣,隨即挎著臉厲聲嗬斥,“你以為國公府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