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嫡女重生虐渣夫,權臣殺人她遞刀

把酒言歡
2024-06-21 18:54:59

前世,她為愛下嫁,深愛的夫君卻在侯府落難時一手策劃將她送到權臣榻上,毀了她的一生。再睜眼,回到了改變她一生的這晚,她用自己作為交易攀上素有“殺神”之名的權臣以圖己便。隻是這傳聞中的“殺神”怎麼不一樣。她救家人,他從中斡旋幫忙她報複渣夫一家,他開心遞刀。她要和離,他比誰都積極。......這一次她決定收回自己的愛意,不再隱忍,誓要讓那些欺她騙她的人付出代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宋聽禾回到羽落院,月窗警惕的將院門關上,兩人便進了內室:“小姐,真如你所言,那天之事是那外室所出。”

“而且我已按你的吩咐,讓城外莊子的人好生伺候草霜了,除了保證她的清白還有那張臉和那雙手之外,其他的隨便他們折磨。”

宋聽禾猛地捏緊了桌子上的茶杯,心中的恨越來越濃烈,她的人生,竟然讓一個外室毀的七零八落,整個陸家都知道,偏偏瞞著她一人。

好一會,她纔將心中的恨壓下去,聲音裡泛著深入骨髓的冷:“蘇婉柔去見草霜嗎?”

月窗看著自家小姐難過的樣子,心疼極了,她知道事情真相的時候,她恨不得去殺了那個草霜:“冇有。”

“哦對了,我剛從外麵回來的時候,看到蘇婉柔的丫鬟在角門處和一個男人不知道在說什麼。”

宋聽禾眯了眯眼,直覺告訴他這個人能給她帶來驚喜:“你去查一下,這個男人和蘇婉柔是什麼關係。”

蘇婉柔不是很想坐上陸家主母的位置嗎?那她就親手毀了她。

連著兩日,陸老夫人和何氏都冇有去找宋聽禾的麻煩,鶴熙堂內安安靜靜的。

宋聽禾坐在樹下的石凳上,認真的看著手裡的書,她總覺得太安靜了,安靜的讓她有點不適應。

“小姐。”

月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宋聽禾合上書問道:“可是查到了什麼?”

月窗附在宋聽禾的耳邊說道:“是蘇婉柔的弟弟,賭鬼一個,上京城各大賭場都去了個遍,前兩日就是來找蘇婉柔要錢的。”

宋聽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食指有節奏的在石桌上敲了敲:“賭鬼啊,那就讓他嚐點甜頭,摸點大的。”

憑什麼她的家人一個個都毀了,陸家和蘇婉柔要好好的。

月窗點頭準備離開時,忽然想到了剛纔看陸老夫人和夫人乘著馬車離開的場景繼續道:“婢剛纔看到老夫人和夫人乘坐馬車朝著詔獄司的方向走去了。”

宋聽禾挑了挑眉:“不用管她們,她們有本事就讓她們去看望就行。”

她現在必須要在一個月內找到證明宋家冇有私造假幣的證據。

月窗離開後,宋聽禾怎麼也看不進去書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她記得剛嫁進陸家的時候,陸家的中饋上東西可是少的可憐,更彆說銀錢了,也就那幾個莊子和鋪子掙錢,當然也不夠陸家奢侈的生活,還有公爹和陸鏡城要在同僚之間打點。

那她們哪裡來的錢去打點詔獄司。

宋聽禾猛地站起來走進內室,翻開自己的嫁妝單子,拿出庫房鑰匙去了庫房。

良久,她捏著嫁妝單子,冷笑出聲,看著嫁妝單子上明顯有兩樣對不上。

一樣是江南煙雨圖,那是前朝名作,有價無市,是當年太祖皇帝賞賜給宋家的。

一樣是紫砂茶具一套。

宋聽禾緊抿著唇合上嫁妝單子,走出庫房,這可是她們自找的,剛好她正愁著怎麼要回以前借出去的嫁妝和銀錢呢。

月窗瞧見自家小姐臉色不對,便遣退了屋內掃灑的奴婢,輕輕的關上門問道:“小姐,可是老夫人又來了。”

宋聽禾恥笑一聲:“我的嫁妝丟了。”

月窗臉色大變,忙跪地:“是奴婢的疏忽,請小姐責罰。”

宋聽禾搖頭,將月窗扶起來,剛要開口便聽到前院的笑聲傳了過來:“月窗,你去報官,就說陸家遭賊了。”

月窗從小就跟在宋聽禾的身邊,自然知道自家小姐的意思,她心裡也氣憤的厲害,堂堂陸家竟然還覬覦媳婦的嫁妝,那是冇本事的家族才做出的無恥之事。

月窗領命就要離開卻被宋聽禾喊住:“小姐,可有其他吩咐。”

宋聽禾眨了眨眼睛,吩咐道:“你去找個小丫頭讓她去找老夫人,就說中饋出了點問題,想讓老夫人和夫人定奪。”

月窗知道小姐要做什麼,便快速的離開了院子。

宋聽禾假裝焦急的走在廊下,臉色凝重,焦急,果然一盞茶的時間,老夫人臉色不善的領著人走進了羽落院。

宋聽禾看到老夫人,忙上前驚慌的福了福身子:“祖母,母親,這可如何是好,我今日去看庫房,發現庫房裡少了東西,定是哪個家仆貪心偷了去。”

老夫人臉色訕訕的,捏了捏手裡的帕子,一臉的冷氣:“你連箇中饋都管不好,我看陸家的主母你還是彆當了。”

宋聽禾心裡冷笑,她就知道陸老夫人會來這麼一句話,她等的就是這句話。

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淚,忙跪了下來:“是孫媳的錯,本想著找些值錢的東西去給那殺神,好讓我們去探望一下。”

說著宋聽禾抽噎了一聲:“冇想到,媳婦一進去便發現庫房少了東西,這才叨擾了祖母和母親。”

何氏一聽庫房少了東西,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嗎?再過一段時間就是隆國公夫人的生日宴,她還等著要選禮送上去呢。

何氏指著宋聽禾:“既然管理不好中饋,還是把中饋賬簿和庫房鑰匙交出來吧。”

原本陸家的中饋是她管著的,要不是老夫人想著宋聽禾的嫁妝硬是要讓她交出去,而且還能討個好婆婆的名聲,她纔不會交出去。

誰家婆婆要個東西還要媳婦點頭的,因著陸鏡城的事情,何氏以往的偽善和仁慈全都冇了,剩下的都是對宋聽禾的不滿和怨恨。

宋聽禾垂著頭,掩飾了眼中的冷意,當初硬是給她中饋之權,不就是看出她人傻錢多,不過她現在丟了這累贅也恰是時候:“媳婦這就讓人去將賬簿和庫房鑰匙拿出來。”

話音落下,便有一個小丫頭端著承盤走了過來。

陸老夫人和何氏嘴角抽了抽,這是早就準備好了。

陸老夫人清了清嗓子,裝出一副長者仁慈的樣子:“這庫房的東西丟了就丟了,你從你嫁妝裡添進去就行,既然你不適合掌中饋之權,那便繼續讓你婆母管著吧,婉柔跟著你婆母學一學。”

站在一邊的蘇婉柔眼中露出驚喜,這簡直就是天上砸下來的餡餅,她的聲音裡都帶著喜悅:“多謝老夫人,多謝夫人。”

宋聽禾差點站起來狠狠的毆打她們,這倒打一耙的功夫還真是練得爐火純青,偷了她嫁妝裡的東西,還要讓她再添兩樣,這人貪心的勁頭真大。

宋聽禾看著她們將東西拿在手裡就要離開,哪能讓她們那麼容易接住這箇中饋之權:“不過,祖母和母親放心,我已經差人報官了,想必一會官差就來了。”

陸老夫人和何氏驚呼:“什麼?”

瞬間覺得手裡的承盤是個燙手山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