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救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錯誤救贖

錯誤救贖
錯誤救贖

錯誤救贖

陸玖
2024-05-27 14:39:00

穿越女利用知曉世界未來發展的能力讓我家破人亡。最後卻高高在上的告訴我,她是來救贖跌入塵埃的我。失去一切的我規規矩矩的在她身邊當個金絲雀。終於趁她放鬆警惕,拽著她從二十六樓一躍而下。再次睜開眼,同樣擁有先知能力的我當然是要好好對待異世來客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穿越女利用知曉世界未來發展的能力讓我家破人亡。

最後卻高高在上的告訴我,她是來救贖跌入塵埃的我。

失去一切的我規規矩矩的在她身邊當個金絲雀。

終於趁她放鬆警惕,拽著她從二十六樓一躍而下。

再次睜開眼,同樣擁有先知能力的我當然是要好好對待異世來客了......

————————————————————————

1

劇烈失重感讓我不由的踉蹌了幾步。

身體內殘留著自高樓落下時斷骨刺破內臟的劇痛讓我渾身顫栗。

再次睜眼,目光所及是還未被法拍還債的老宅。

看著眼前熟悉的光景,我不由的怔住。

上一世,自女友紀珊珊性情大變後,她們原本的清貧的家庭彷彿走了鴻運。

先是買彩票中了幾百萬,然後就是不停的投資,很快開辦了公司,財力也淩駕於我家之上。

但跟紀珊珊家相反,我家開始走下坡路。

項目合夥人陸續解約,資金鍊斷裂,公司破產。

我請求紀珊珊能念在從前父母資助過她的學業,可以拉我們一把。

但是她卻是對我們一家的拚死掙紮視而不見。

淡淡的瞥了我一眼,用著極其陌生的口吻道,“這就是命。



我恨她的無情無義,要不是爸爸媽媽的資助,她早就被她那對重男輕女的父母賣了換彩禮了。

更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因為我們所有路好像都被一隻無形的大手堵死。

所有的掙紮都彷彿蚍蜉撼樹。

直到我家破人亡再也冇有威脅力,完全跌入塵埃時。

紀珊珊才高高在上的告訴我,她是特意從異世界來救贖我的。

那時我才知道原本膽小善良的女友早就換了個芯子。

而紀珊珊口中的救贖,就是在知道世界發展方向後,運用先知能力搶走我的機遇。

將本該一路順風順水的我踩在腳下,用來滿足她那變態的嫉妒心理。

然後讓我像條狗一樣跟在她身邊,用來提醒她的成功。

思索間一道冰冷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江辰,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回過神來,轉身看向從跑車上下來,滿身名牌log的紀珊珊。

眼中是怎麼也止不住的恨意。

我用儘全身的力量將心中的憤怒死死壓下。

眉梢間儘是冷意,淡淡道,“我們分手吧。



聞言紀珊珊美眸中帶著些許驚詫,不屑的上下打量著我,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在看一種低等生物。

接著用帶著漠然的語氣緩緩開口道,“你確定?”

上一世也是這個場景,不過當時我是想讓紀珊珊拉我們家一把。

她卻是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哪怕這個幫助對她來說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哪怕她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從我這裡偷來的。

不過這一世站在相同的起點,她也該為她的無知和自大付出代價了。

我定定的看著她,無聲的表達了我的答案。

紀珊珊不屑的嗤笑聲傳入我的耳膜。

接著帶著傲慢的聲音傳出。

“隨你。



我垂眸不語,紀珊珊彷彿也不想與她眼中的低等生物牽扯,轉身離去。

我當然知道她要去做什麼。

現在可是關鍵的時間節點。

她準備去買一塊荒地。

那塊裡麵隱藏著無數黃金的荒地。

而那塊荒地原本是姓江的。

上一世隻因爸爸被生意場上的接連打擊磋磨了心神,冇有仔細關注這塊荒地的歸屬。

又被公司裡紀珊珊安排的叛徒哄騙著稀裡糊塗的就簽了土地轉讓書。

最後家裡公司破產,而知道這塊荒地價值的爸爸從此徹底一蹶不振。

他覺得是他的錯,是他的大意纔會讓我和媽媽跟著他負債受罪,他覺得他對不起他手下跟著他創業至今的職工們。

當天晚上就在蕭條的公司頂樓跳樓自殺了。

2

不久後媽媽也滿含歉意的跟我道彆,跟著爸爸走了。

我掏出手機,怔怔地看著屏保上一家三口的照片紅了眼眶。

接著平複完心情,我給爸爸打了一通電話。

告訴他那塊土地的重要性,隨後又組織了一番語言將上一世這幾天會漲停的股票以做夢的形式告訴了他。

話落,對麵是死一般的寂靜。

我心中一咯噔,難道已經簽出去了?

隻是還冇問出口,爸爸慈愛中略帶疲憊的聲音卻是從電話那頭傳來。

“臭小子好好上學。

有爸在公司的事你彆瞎操心。



聽著爸爸安撫的口吻,我不由的有些心急,不假思索道,“您要是不信,就查查等會兒給您送合同的那個秘書,她已經被人買通了。



上一世爸爸就是太相信他身邊的老員工了,所以給了他們可乘之機。

殊不知自以為再深的情誼,在某些人眼中也冇有金錢重要。

爸爸沉默良久,最後緩緩嗯了一聲。

三天後。

江氏發現世界級巨型單體金礦的訊息不脛而走。

原本寧願支付違約金也要跟我們解開合作的公司老總紛紛提著禮物,想要繼續預約合作。

爸爸將他們都趕走後,看向沙發上正在吃水果吃的不亦樂乎的我。

語氣帶著些許不確定道,

“阿辰,你是不是知道點什麼?”

聞言我將手中的葡萄丟進果盤,反問道,“爸爸,股票買了嗎?”

爸爸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

我撥弄著果盤裡很久冇吃過的水果,垂眸半開玩笑的低聲道,“爸爸,我隻是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現在夢醒了,但一切都在我的腦海中印著。

當然你也可以理解為我長大了,並且有著出色的能力。



爸爸聞言露出了重生以來我所見過的第一個笑。

拍著我的後背,眼中閃爍著淚花,欣慰的開口,“好好好,也算是跟珊珊那小姑娘登對了。



想起來自紀珊珊嶄露頭角就為她提供不少幫助,甚至總是誇讚她天資過人的爸爸。

我表情一怔。

張了張口。

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爸爸媽媽是白手起家,所以格外注重感情,我曾經帶著珊珊當著他們的麵說過此生非她不娶。

他們便認定了紀珊珊就是他們未過門的兒媳婦。

甚至上一世媽媽跟隨爸爸而去前還叮囑我要好好待紀珊珊。

但他們不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都不知道,原本的紀珊珊早就變成了一副空殼子。

最後在爸爸疑惑的目光中,我隻能應聲道是。

不能明著來,那麼讓他們知道紀珊珊不是好東西不就行了。

我還冇思索出方法,紀珊珊卻是準備先行一步。

打開私家偵探傳來的錄音,我隻感覺後背一陣發涼。

“找個小姑娘將圖片上這個聖母心氾濫的女人引到小巷,打昏帶到酒店。

剩下的老規矩,一手交視頻,一手交錢。



接著中年男人陰沉的聲音從中傳出,“那我的人會怎麼樣?”

“一個人換一百萬不值嗎?況且他能睡金尊玉貴的江家太太,也算夠本了不是嗎?”

紀珊珊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齷齪。

上一世爸爸死後,媽媽原本可以不用隨他而去的。

但是紀珊珊卻到處散播媽媽的黃謠,說爸爸公司的破產全是媽媽的情人做的,甚至連爸爸也是被媽媽的情人逼死的。

3

終於媽媽麵對網上鋪天蓋地的流言蜚語,再加上爸爸的死亡。

她最終還是冇能撐下去。

那晚浴室內的一片血色以及瀕臨死亡時媽媽溫柔的叮嚀聲是我揮之不去的陰影。

思緒回籠。

看著前些天為了預防意外,在媽媽的手機中安裝的定位變的一動不動。

而且打電話也冇人接。

我心頭莫名的湧起些許恐慌。

所幸定位地點離這裡不遠。

五分鐘後,對照著手機定位的地點。

隻見咖啡館內,一個紮著雙馬尾打扮精緻的小姑娘正可憐兮兮的想去拉媽媽的衣襬。

我鬆了一口氣接著推門而入,不動聲色的將小姑娘隔開。

趁媽媽冇有注意到後邊的動靜,將愣住的小姑娘牽上走出咖啡廳。

看著小姑娘不住的望向一處拐角,手不安的扯著裙襬。

我淡淡開口道,“你去告訴派你來的人,說我想跟他談談。



小姑娘極其有眼色的應聲道好。

片刻後,一個帶著棒球帽帽簷壓的極低的男人從陰暗處出來。

我垂眸淺笑道,“紀珊珊給你多少我給你雙倍,你將她帶到那個酒店做你們之前商量好的事,事成之後我送你們出國,怎樣?”

男人沉思片刻,嘶啞著聲音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我瞭然,將私家偵探傳過來的紀珊珊的地址連同一半的傭金給了男人。

順便聯絡了幾家媒體在酒店下蹲守。

次日,紀珊珊被附上厚厚馬賽克隻能依稀看清臉的視頻在網上流傳開來。

不過意料之中。

冇多長時間就被紀家的公關部全都撤回了。

而且速度之快的讓我不得不懷疑裡麵可能還有我爸的手筆。

不過雖然普通人冇接觸過可能不知道視頻上的女主角是誰,可能轉身就忘了。

但上流社會可都認識這顆璀璨的商業新星,甚至貴族學校的家長都以紀珊珊為榜樣鞭策自家的孩子。

學生們早就對紀珊珊心生怨懟了。

這件事隻會是矛盾的導火索,是紀珊珊墮落的開始。

還真有點期待暑假返校在學校看見紀珊珊。

期待看著她那不可一世的靈魂是如何麵對眾人滿滿的惡意。

看著書房內滿臉糾結的爸爸。

我淡淡道,“爸爸怎麼了?”

聞言爸爸抬起頭臉上帶著忐忑,欲言又止的開口,“你...”

不等爸爸開口,我便順著他的話繼續道,“我不會娶一個不潔身自好的人的,珊珊變了,我們之間再也回不去了。



最後在爸爸的歎息聲中,我轉身離開。

他們不會相信魂穿這種說辭的,倒不如讓他們以為是人變了。

好心裡有些防範意識,彆像上一世一樣那麼輕易的就被騙了。

但還冇等到返校。

紀家卻先一步登門。

紀珊珊她媽一臉倨傲的坐在沙發上。

指揮我媽端茶倒水的伺候她。

我接過媽媽端來原本要遞給她的水,在女人震驚的目光中喝了一口,淡淡道,“有事?”

上一世的今天,她可是避我們如蛇蠍甚至專門叮囑門衛見到我們一家不用通報,直接趕出去就行。

絲毫冇有想起來,當初如果我冇有幫他們家,以紀珊珊她爸那賭鬼性子。

他們家早就窮的揭不開鍋了。

4

女人則收斂起眼中的不滿以及怒意,用著彷彿施恩的語氣開口道,“既然你那麼想娶珊珊,我們今天就商討一下彩禮問題。



聞言。

我在媽媽詢問的目光中,看向沙發上神情高傲的女人,攤手笑道,“我跟您女兒可早就分手了,目前並不打算結婚更不可能會跟紀家聯姻。



“你...你...”

看著女人氣急的模樣我好心的揮手送人。

看來那群人已經接受不了給他們眼中高貴的紀氏集團蒙羞的紀珊珊,準備用聯姻榨乾她最後的利用價值。

但是紀珊珊體內那自命不凡的傢夥怎麼可能會罷休。

三日後,學校內。

我每天都在上一世他們霸淩我的地方轉悠。

終於有一天,在學校後山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紀珊珊被一男一女按在地上,因為昨天的小雨,她靚麗的百褶裙校服粘滿了地上的淤泥。

她不說話,甚至被毆打時也不吭一聲。

隻是死死的盯著為首的男生。

那男生我認識,A大校霸沈延。

有錢有勢。

自封最嫉惡如仇。

我性子淡漠本不會跟他有任何交集。

但是上一世的某一天,他卻攔住我的去路。

指著我的腦袋說我媽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我也不是個好東西。

他說我跟我媽一樣裝。

冇有依靠的我不欲惹事,沈延卻日日以霸淩我取樂。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沈延在追紀珊珊,但紀珊珊不同意。

甚至明裡暗裡暗示,她還冇有從前段感情中走出來。

就這樣紀珊珊給自己樹立了深情人設,也將我送進了四年的地獄生活。

看著眼前的一幕,我並不打算阻止。

隻是在最後關頭走上前去,站在一群人開外。

瞥了一眼雖然滿身淤泥但神色晦暗的紀珊珊淡淡道,“沈延,彆太過火了。



這一世,在我家還冇有落寞,甚至發展勢頭強勁的情況下,繞是沈延也要掂量幾分我說的話。

果然他神色輕微變換幾番,最後笑道,“我隻是看不慣當婊子還立牌坊的人罷了。

不過既然你開口維護這個破鞋,那今天就算了。



沈延領著他那一眾小跟班浩浩蕩蕩的走出小樹林。

我居高臨下的看著熟悉又陌生的紀珊珊。

將身上的外套在她晦暗的目光中丟給了她。

半晌後,她披著外套艱難的爬起來,垂眸沙啞著聲音道,“謝謝。



我淡淡道,“沒關係,畢竟相處那麼多年,我知道你不是他們口中的那種人。

你好自為之,有困難到我們學院找我。



對上紀珊珊複雜的目光,我知道我的計劃有用。

對付紀珊珊這種人普通的打壓隻會讓她發狠報複。

我要獲取她的信任甚至是愛,再將她狠狠踩在腳下,那才叫報複。

果然冇幾天沈延家的企業就被人曝出偷稅漏稅。

速度之快,幾乎讓我瞠目結舌。

而沈延也從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跌入塵埃。

宛如上一世的我。

眾人都猜測是我這個紀珊珊的前男友做的這一切。

5

畢竟那日我對紀珊珊的維護早就被沈延傳的人儘皆知。

他們在暗中說我上趕著撿破鞋,甚至有交好的朋友,明裡暗裡都在勸我不要在一顆歪脖子樹上吊死,要分就分個乾淨。

但是他們上一世也是這樣對紀珊珊說的。

我笑而不語,隻是這些人的家裡不久後總會麻煩不斷。

就在這時紀珊珊找上了我。

餐廳裡。

她又變的那般自信,目中無人,隻是看向我的目光少了幾分高傲多了幾分平視。

我神色帶著些許疏離率先開口道,“沈延他們家的事不是我做的,如果你想感謝的話,恐怕是找錯人了。



話落紀珊珊輕笑道,“是誰不重要,今天找你來是想讓你幫我奪回紀氏的權柄。



通過交談,我知道現在的紀氏的股東裡有一小波人支援紀珊珊。

大部分人都認為紀珊珊敗壞了家族的名聲。

而且認為她的存在會讓紀氏的股票貶值。

紀珊珊嘗試讓股東大會的眾人重新見識到她的能力,但是收效甚微。

他們認為,這些方案換他們去做也可以。

於是紀珊珊現在處於一個退出去可惜但進一步難比登天的地位。

看完紀珊珊的計劃,我瞭然的點頭道,“當然可以,抽空我們商量一下細節。



隨後在紀珊珊抬步欲走之際,我看著她的背影,麵露譏諷的反問道,“所以,那視頻真是虛假的嗎?”

紀珊珊聲音帶著些許不自然的傳出,“當然。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我隻覺分外搞笑。

原來這高高在上的異世靈魂也會被這麼輕易的攻略,也會有這麼狼狽的一麵。

不過這還不夠。

我看了她的計劃。

不難看出來她要利用對未來科技的熟知,製作出一個超越這個時代的第八代移動資訊核心技術(簡稱8G)。

她讓我家和她領導的一小簇人合作,我們出錢,他們出技術。

最後利潤五五分。

雖然有些天方夜譚,但上一世冇有我從中作梗,紀珊珊很快便在紀氏的全力配合下研製出來能讓世界跨越性發展的8G技術。

我依稀記得那天屬於紀珊珊的世紀慶功宴上。

她冰涼的指尖捏著我的臉頰,當著無數人的麵前,興奮的將猩紅的酒液灌進我的喉嚨。

她高高在上的聽著我痛苦的咳嗽,將接觸過我的手指用紙巾擦乾淨,彷彿我是什麼臟東西。

但她怕不是忘了,這門技術是未來的我發現的。

一邊拿著彆人未來的成果,一邊將彆人踩在腳下。

來自未來的異世靈魂可真的是高貴如斯。

而下一步我將會讓她萬劫不複。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