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當燒屍匠開始惡鬼纏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從當燒屍匠開始惡鬼纏身

從當燒屍匠開始惡鬼纏身
從當燒屍匠開始惡鬼纏身

從當燒屍匠開始惡鬼纏身

午夜鏡子
2024-05-27 20:58:53

大學即將畢業,為了收入穩定,我選擇在殯儀館做燒屍匠!入職那天,我買了些酒菜,打算跟值班的瑤瑤姐,還有斂屍的老李頭喝上一杯。老李頭找了個穿著血紅色高跟鞋的女人交作業,事後,咱們便在一起喝酒。喝到一半,瑤瑤姐接到通知,有業務來了。趕到現場,死得竟然是剛跟老李頭好過的女人,女人還懷著孩子……從那之後,等著我的,是惡鬼纏身。我爹為了救我,丟了半條命……漂亮的瑤瑤姐,為了救我,封閉五識,成了傻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叫毛蘇

生在蜀地小山村

祖祖輩輩都是風水先生

從小跟父親學祖傳的營生

但他從來不讓我上手

時間久了

膽兒也肥了

大專快畢業時

我找到了工作

在一家殯儀館燒屍

今天剛入職

晚上就輪到我值夜班

我想著買點兒酒菜

跟同事拉近拉近關係

以後有啥事

也便於操作

拎著從外麵買回來的菜

還有一箱凍啤酒往樓上走

六月天兒

熱得心慌

恤都濕透了

要命

走到門口

就聽到隔壁老李頭屋裡的床

嘎吱嘎吱地響

還伴隨著一個女人的嬌喘聲

這種聲兒

但凡成年人

一聽就懂

我不禁感歎

這老李頭

老當益壯啊

老李頭五十好幾了

在殯儀館斂屍

還有幾年就快退休了

他今晚跟我一起值班

由於中年謝頂

便乾脆剃光了頭髮

跟我一起值班的

還有個負責前台接待的小姐姐

放下菜

在桌上擺好

直到隔壁屋傳來開門聲

又有噠噠的高跟鞋聲朝樓梯口遠去後

我來到走廊裡

敲老李頭的門

李叔

是我

小毛

剛去外麵買些點酒菜

大熱的天兒

過來喝點兒

屋裡

老李頭爽快地答應

要得

你稍等哈兒

我收拾了就過來

老李頭答應了

我轉身去叫那個前台小姐姐

瑤瑤姐

是我

蘇蘇

那會兒出去買了點燒烤

你要不過來一起整點兒

瑤瑤姐應了一聲

蘇蘇

你們先吃

我剛纔洗完澡

等收拾完就過來

自從入職後

瑤瑤姐叫我時

就一直把冇叫過姓

隻叫我的名兒

還重複著喊著

有時候覺得始終親昵

有時候我又懷疑

她是不是把我當成了姐妹

老李頭轉身就進了屋

抓起一根鹵豬腳就大快朵頤

然後開了瓶啤酒

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半罐啤酒下肚

他感歎道

這天兒

要把人熱死

喝點冰啤酒

真他媽的爽

小毛啊

快過來

等哈兒怕冇求得了

回到屋

跟老李頭碰了三杯

他才笑盈盈地道

小毛啊

你小子會來事

叔給你講點事兒

你好好聽著

我自然知道他要講啥

連忙道謝

李叔

多謝啦

老李頭指了指地上

這石碾盤殯儀館

比我年紀都大

如今這裡位於主城繁華地段

寸土寸金

要是尋常的殯儀館

早就拆了

知道上麵為啥不拆嗎

我搖頭

冇有說話

心裡卻在猜測

這殯儀館恐怕有故事

不簡單

老李頭繼續講

上頭安排了三次拆遷

每次包工頭帶施工隊進場

開工當晚

包工頭就死了

最離奇的

三次拆遷間隔二十多年

三個包工頭死法一模一樣

被燒屍房上麵倒下來的煙囪砸死

死的很慘

老李頭說到這兒

情緒變得激動起來

後來

冇多久

參與拆遷的施工人員

也在一兩年之內

相繼死去

我心裡咯噔一聲

暗道殯儀館有古怪

由於常年跟父親外出

我不但冇有害怕

反而更加好奇

可一想到父親現在不讓我上手

得等正式成為男人後

才能開天眼

用他教的那些手段

心裡又覺得癢癢

就在這時

門口響起急促的敲門聲

瑤瑤姐的聲音傳來

說話都在打顫

像是受到了驚嚇

蘇蘇

剛纔派出所打來電話

離殯儀館門口幾百米

死了個人

我們要去那邊收屍

把屍體弄到殯儀館這邊來

我有點懵了

頭一次當班

就遇上這事兒

還冇來得及回答

瑤瑤姐又說到

你先收拾收拾

換上工作服

我去叫李叔

李叔在我這兒

我一邊迴應

一邊開門

瑤瑤姐穿著睡衣

那種肉色的真絲睡衣

由於剛洗完澡

頭髮還冇乾透

濕漉漉的

加上她甜美的樣兒

怎麼看都覺得性感

那雙清澈的眼睛像是在勾人兒

老李頭還在喝酒

看到瑤瑤姐

眼珠子色眯眯地在放光

他吸了口煙

眯著眼問

瑤瑤

啷個事

瑤瑤姐看眼老李頭色眯眯的樣兒

眸光中閃過一絲厭惡

又將剛纔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老李頭夾了塊肉

放進嘴裡

邊嚼邊說

派出所那幾爺子懶眉日眼的

弄回去放他們停屍間

驗屍又方便

非要弄到老子這兒來

說完

他放下筷子

衝我說道

把衣服換咯

跟我一路去

正好給你壯壯膽

以後這種事還多的很喃

冇過幾分鐘

我收拾完了

在衛生間用肥皂洗了幾次手

直到徹底乾淨後

才放心下來

這是父親教的

手一天到晚要摸很多東西

碰屍體前

一定要洗乾淨

算是對屍體的一種尊重

免得招來不乾淨的東西

準備完

我跟老李頭推著接屍床往外麵走

剛走到殯儀館門口

一隻緋紅的高跟鞋映入眼簾

在路燈的照耀下

紅的亮眼

鞋子很紅

跟剛從血水裡撈出來似的

我發現的時候

老李頭也發現了

他猛的一哆嗦

額頭又沁出了汗珠

也不知是被嚇得還是咋回事

他一腳將高跟鞋踢飛

大罵道

闖他媽的鬼喲

出門遇到這東西

我完全冇當回事

卻不理解老李頭為啥情緒波動這麼大

李叔

這有啥

顯然

自從看到高跟鞋之後

老李頭的情緒就有點兒怪

冇啥子

冇啥子

就是覺得晦氣

不曉得是哪個瓜娃子

把高跟鞋扔到大門口

又不怕光起腳出去踩到屎嗎

要是被老子抓到

弄他狗日的

幾百米的路

不遠

沿途

老李頭叮囑了很多

都是些收屍

燒屍的忌諱

跟我從父親那兒學的

大差不差

隻是某些細節不同而已

到了現場

三個警察站在那兒

地上有一塊白布遮著一個人形的東西

靜靜地躺在地上

老李頭憤懣

擺明瞭是這幾個警察打攪了他喝酒的興致

衝警察吼道

張大漢兒

派出所冇得停屍間邁

非得弄到殯儀館

整得老子值個班都值不撐頭

半晚上還過來拉屍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