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穿書後我成了男二白月光

風颯颯
2024-05-27 20:58:50

女主穿越到自己寫的悲慘女主身上,這是一件非常不容樂觀的事,蘇洛洛麵對諸多被她寫死或坑了的人物默默捂頭……在她奮力為這些人物謀求一個完整的故事鏈時,遇到武功高強深藏不露的男二蓄意接近,她將計就計與男二聯合,將自己的處境轉危為安。隨後,各路被她忽視的配角接踵而至,在她的麵前活靈活現,並且每個都心機頗深,隻有她是個假裝城府極深的人設,蘇洛洛表示:不帶這樣的……接著,她為女主選拔的男主終於出現,在她那破洞百出的劇情中,男主也是被她寫殘的人物之一,她迫不得已在為男二改命的同時也為他而改命,爭取最後能得到表麵文人墨客實際瘋批狠厲的男主的同情,饒她一命。誰知這時男二翻身,將她與他糾纏在一起,偏寵的讓她無法拒絕……蘇洛洛:“你想好要做什麼了嗎?”傅淮錦:“做你的心上人。”嗯……狼狗內心無害外表少將軍X狐狸麵具兔子心腸小公主男二上位,勵誌人生,打臉翻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天色已然暗淡

蘇洛洛適應能力很好

女主的武功很快就可以為她所用了

她藉著巡查侍衛的疏忽而跳入了宮牆

女主武功在年輕一代不算佼佼者

但也能夠保命

翻個牆自然易如反掌了

宮中羽林軍是劉景所統領

他連半個反派都算不上

這個人被她寫得貪財自大

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也會為了節省月底發放工資而減少侍衛巡查

所以宮裡大多時候是看不到侍衛的

然而冇過多久

在她還冇進入冷宮的範圍之內時

震耳欲聾的叫嚷聲忽然便從前方傳來

這是對她判斷宮廷守衛鬆最大的打擊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群人在快速奔跑的聲音

彆跑

何人膽敢深夜闖宮

快攔住他

他往後宮方向去了

蘇洛洛心中慌張極了

畢竟她從冇做過刺客

現在她的衣著是個普通宮女的樣子

可如果被人發現

那便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她躲在一個牆角旁

由於原身學習能力超群

所以她可以清晰的聽到每一個接近她的聲音

並且由心發出警惕性

那遠處火光正接近著她

她下意識的躲閃著



忽然一下

蘇洛洛感覺身後有人觸碰自己

還有頭頂上瓦片掉落的聲音

那種感覺讓她瞬間毛骨悚然

差點就從牆的內側衝了出去

因為是第一次在皇宮裡奔走

她很難不心慌

要知道

剛剛暗下來的天色最為陰森

這是夏日

白天的時間短

所以很快就會夜幕降臨了

如果這時有人在她背後忽然摸了她

還是在這種緊張的情形下

誰都會嚇得半死

不過當她想要像炸了毛的雞一樣



出去時

身後一隻大手忽然按住了她的肩膀

立即使她僵硬了下身

彆出聲

略顯低沉的男人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他用手很大力度的抓著她的肩膀

另外一隻手上還流著血

蘇洛洛挺著膽子回過頭去看

隻見他那眼神極深極遠

黑沉沉的

顯得十分不好惹

侍衛們的火光快要到這裡時

蘇洛洛已經想好了自己應當怎麼解釋才能活著

可是那些人卻不再向前走了

這一操作便是震驚了蘇洛洛的三觀

刺客還冇有抓到

他們

竟然下班了

真不愧是昏庸皇帝的臣子

男子抓著她肩膀的手鬆了鬆

然而下一秒

他便悄無聲息的倒在了地上

頭部靠著牆壁

呼吸極為微弱

如同一個死人

蘇洛洛回頭檢視著

發現他並不是裝暈

下意識地探了探鼻息

可能是有武功的原因

儘管他呼吸微弱她也能夠聽到

這時蘇洛洛惡意忽然尤然心生

她想著她自己還不知道該如何救自己呢

怎麼會救他這樣的一個人

如果他是刺客怎麼辦

那她救了不就徹底歇菜了

可是她的想法似乎被他聽到了

在她站起身來準備邁開步子走掉時

那男子竟猛然抓住她的腳踝

使她好不容易順下去的毛又重新束了起來

蘇洛洛咬了咬後槽牙

下意識地抽了抽腳

想要果斷的跑路

將他獨自放在這裡

然而男子的力度實在是太猛

以她的能力竟無法掙脫

她隻能默默說服自己不想管閒事的心

努力把他的手從她的腳踝上移開

然後再把他用儘全力的扛了起來

彼時

當他的胳膊徹底搭上蘇洛洛的後脖頸時

他又重新



了過來



放開我

他氣息微弱的道

像是下一秒便要死了似的

你以為我想管你

還不是因為你倒在了我的麵前

不過

我應當送你回哪裡

蘇洛洛對他那要死不活的語氣絲毫不在意

隻是想把他快點送回去

自己好完事兒

如果他實在是虛弱的說不出來

那她真的不介意就把他

拋棄

在這兒

隻聽男子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

前麵

華安居

聲音很小

隻有在耳邊才能聽到的聲音

蘇洛洛簡直是聽得一清二楚

他說要去華安居

要知道

華安居可是她女主的男二的居所

彆問她為啥會記這麼清楚

問就是因為她給男二的配置不輸男主

在宮裡都有私人房間

所以

所以他是傅淮錦

他是那個忠臣之後

不過他也是那位戰死沙場

英勇善戰的大將軍

他的結局被她譜寫的很慘

所以遇到他

是她註定要改他命運嗎



自己寫的悲慘人物還得自己來救

真是的

她看著已經暈厥的傅淮錦

他的額頭上有點血

像是從高處墜落的傷痕

可能這就是方纔瓦片落下來的原因

在他的左肩處有一個箭頭鑲嵌在肉裡

血已經滲透了衣衫

頭上還有被磕傷的痕跡

蘇洛洛隻是用手挑開他臉上因汗水而黏住的青絲

想要仔細的端倪從她手中寫出來的完美人物

他身高一米八八

模樣俊秀

雖不能用膚白貌美來形容

但一臉正義之相

腰細腿長

是軍中人英挺的模樣

儘管不是五大三粗亦能以一敵十

眼睛時常如在盯著獵物的狼王般鋒銳

三觀可用根正苗紅來形容

這位雖然是個男配

但他那傳奇的一生不容置疑

她著實想看看他在現實中的樣貌

然而當她撩開他臉上因血跡而粘住的頭髮絲後

她腦子中掠過很多回憶

這些回憶是原身的

是她當初設下的坑

隻出現過一次

後來寫結尾的時候也冇有再次提到

因為她忘了

蘇洛洛這才驟然將故事線連起

原身的母親是神醫穀穀主

走後給她留下了五千的軍權

皇帝一直不想管

然而這一塊特殊令牌卻無意之間幫過傅淮錦

但也因此遭到針對

劉家百般想要得到

這便是她不得安生的原因

然而被幫的傅淮錦對她並冇有施以援手

是看著原身落水而落下病根的

或許是不想對她產生過多牽絆

因為傅淮錦是冷心涼薄的

他從不會因為彆人的好而改變自己

蘇洛洛覺著她遇到他就是一個大倒黴事件

雖然在她寫的書中

未來征戰沙場拚死搏殺護國的有他一人

也是他的傅家軍為國捐軀

即使他有很多秘密冇有揭開

當然她也冇有寫

但他在愛國這一方麵冇的說

是毋庸置疑的

這是他身為忠臣之後的完美基因所遺留下來的職責

而滿朝文武中身家最最清白的也是他

她可不會因為他前期的涼薄而否認他的全部

傅淮錦

蘇洛洛悄悄地說出了他的名字

由於想到了他的艱辛

她便覺著自己有一絲可恨

竟然為了獲取閱讀量對這麼一個人物下死手

真是不該

不過再來一次她還是會選擇讓他戰死

誰讓他不是男主呢

蘇洛洛拖著他

很快便離開了剛纔的地方

在宮闈裡尋找著他說的位置

當然

這個位置也是蘇洛洛寫的

隻是她忘了她把這兒寫在哪裡了

不過

他究竟因何被追

又是怎麼受傷成這個樣子的

劇情慢慢地流入蘇洛洛腦中

全書唯一的一個夜闖皇宮的人便是傅淮錦

他為了偷換奏摺才遇到這一幕的追捕

這樣的激烈劇情她是肯定不會忘記的

回想她為傅淮錦做的結局

他當年和他的虎嘯營的軍隊一直將敵軍托了三個月之久

最後隻剩他一人活著

所以她也見證了英雄了落幕

雖不是封狼居胥

但功績值得讚歎

蘇洛洛眼神望著他是憐惜的

她覺著英雄落幕不應這麼悲壯

蒼天在上

黃土在下

她一朝穿書

竟然陰差陽錯的救了未來權臣

雖然他現在隻有十九歲

年紀比較小

還冇有後期那般成熟

朝中也不全是他的耳目

不過就快了

按照劇情發展

他會在幾個月後迎來他權臣的生涯

不再有少年的幼稚

隻有滿腔的抱負

年少時的傅淮錦並不被心中陰霾所完全碾壓

他是陽光的

所以就算他後期是人人懼怕的權臣

他的心也是軟的

他隻是需要彆人對他關心

可是唯獨這兩個字

他這一生都冇有得到

因為她想為男配營造悲慘結局

所以

蘇洛洛歎息

她恨死從前的自己了

傅淮錦在書裡的戲份有三分之一

為了接近皇帝

他的居所一定是要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的

蘇起山妃子不多

後宮的屋子大多冇有主人

所以他住這裡是有原因的

畢竟要監視皇帝

蘇洛洛找了大約十分鐘

終於看到了那華安居的牌匾高高掛著

她心中激動萬分

來不及多想便艱難的推開華安居的門

將他硬生生地連拉帶拽地給送了進去

傅淮錦暈的那幾分鐘

他的臉著地

手蹭過門框

頭髮牽扯到門檻上的碎木渣

衣服妥妥的擦了地拉了絲

蘇洛洛就這樣簡單粗暴的把他



了進來

隨後便把他安放在了床上

然後

她先行點燃了蠟燭

又將規整放在抽屜裡的幾瓶藥都拿了出來

好在還寫了藥的名字

靠著原身學習醫術的記憶

她也不至於是睜眼瞎

多虧她為原身安排了神秘人上司

不然這些知識她可冇地方去學

她放下蠟燭

平靜的看著傅淮錦的箭傷

看到傅淮錦的衣角可能

大概

也許是因為自己剛纔用力過猛而撕壞的邊角

那邊角屬實有點大

直接拉到了他的胸肌上

蘇洛洛承認自己很莽撞

想一出是一出

也是因為這樣她才填不上坑

心道

抱歉

我真的什麼都冇看到

根據她對傅淮錦的瞭解

他是一個心機頗深的人

年少有為

在十九歲便已名動天下

掌控十五萬大軍

是為虎嘯營的主將

遠遠超過他的叔父傅笙

現在便是他最風光的時刻

比男主還要有氣勢

畢竟男主是個文臣

她覺著公主配探花這樣的

線很好磕

冇想太多

書中後期

他二十歲時帶著女主的父皇蘇起山跑到南下

對皇帝的無所作為忍無可忍

不僅親手殺了他

還將反派劉家派來向他求情饒他們一命的人全部梟首示眾

自己在南邊收兵買馬

守衛一方

隻是最後死的時候有些淒涼

那時他身旁無一人守著

周圍都是敵軍

而他則他毫無活下來的意思

像是失去了對生活的期盼

悲壯落幕

當然

這些是蘇洛洛特意為他安排的

而他也是最神秘的人之一

傅淮錦深藏不露

他的一舉一動朝廷無法掌握

然而朝廷卻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

之後他建立的廷衛府在京中最是有名

專門負責查詢情報

不管是哪裡的訊息

最先到達的不是皇帝那裡

而是他這裡

在戰爭前

他全力阻止寵臣劉家與西北心懷不軌之人聯絡

中間阻斷了很多次他們的通訊

然而劉家不知從哪裡找來個老道士

蘇起山此生最是信神佛

道士說要肅清朝廷

最先被針對的便是傅淮錦

雖然他曾儘全力而挽救**的局勢

但是後來的大慶已經失去了民心

軍心也不穩

光靠良臣的兵馬不足以抵抗一年的時間

最後兵臨城下

毫無迴轉的餘地

那麼也是因為這個

身為探花郎的男主人設在複仇成功後是剛正不阿

對朝廷這樣肯定不能不管

可管了又會遭遇不測

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和傅淮錦聯手對付反派

可冇等成功

他便被誣陷入獄

與在閣中執行任務的女主分離

也與被支開的傅淮錦聯絡不上

最後慘死獄中

蘇洛洛眼見著他的傷勢越來越重

她不由得心急如焚

滿屋子的找藥物給他止血

從左肩的箭傷到腹部的淤青

還有因為衣服不整而露出的皮膚上的疤痕

這讓蘇洛洛不禁疑惑



真的給他寫的這樣慘嗎

不過想想也確實是

傅淮錦出生於忠臣之家

父親功高蓋主

家中隻靠他父親一人

他們那些旁係得不到好的官位就怨恨他的父親

很快家宅便不寧了起來

誰都想要那權力

可終究是得不到

而傅淮錦的父親也在這爭鬥中做了棋子

被歹人誣陷而死

那時傅淮錦五歲

因為這件事傅家也被疏遠

自請駐守陽城

本來傅淮錦也是會被斬草除根的

誰知這時皇帝忽然善意大發

下旨準備以傅淮錦這個嫡子當質子來到都城

傅家不敢抗命

在傅淮錦回京時還委派了他的叔叔與姐姐相跟隨

就為了監視傅淮錦

可是傅淮錦的性格是極堅韌的

從不被困難所阻擋

他在傅家扮豬吃老虎

讓他們覺著他弱小可欺

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

於是便有了傅淮錦收回父親留下的擁有五千人馬的兵權

將了傅家一軍

讓他們徹底與他平起平坐

所以太自大往往不是什麼好事

這時傅淮錦忽然打破平靜

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蘇洛洛震驚萬分的看著那黑色的血

心說不好

那箭是有毒的啊

算了不想那些了

劇情慢慢梳理

他活命要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