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穿書的我,靠女生情緒波動修煉

蘭若寺小妖
2024-06-21 12:37:30

我穿書了,穿進妹妹寫的一本路人女主小說。我還成了一個下頭男,有一堆偷錢、舉報的黑料!上來就是被髮現偷了班費,我錢包空空,這咋還啊!等等……這件事好像有隱情。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莫名其妙被一個下頭男連破兩關,紀詩妮終於開始正視起楚晨。

她親自站在了第三關。

桌子上被她放了一條女生用的手絹。

而且紀詩妮此刻已經完全恢複了屬於自己的傲氣,她指著自己身後的一圈一班女生對楚晨說:“第三關的內容很簡單,你有一次猜測的機會,幫這條手絹找到它的主人就算過關。”

“時間限定還是五分鐘。”

周圍的人聞言紛紛搖頭。

“紀大小姐所有的題目硬是與學習一毛錢關係都聯絡不上啊!”

“廢了,廢了,又是這種送命的題目......。”

“我算是終於死心,她們根本就冇想過讓人通過這些考覈!”

“猜個得兒啊,就算猜對了人家不認的話,還不是冇轍。”

“我看,文科一班還不如直接耍賴......。”

男生女生的議論、歎息、挖苦,讓在場的幾個一班女生都有些臉熱。

但她們依舊堅定的站在紀詩妮的身後。

——文科一班永遠隻能是她們的女兒國!

楚晨盯著桌子上的手絹,忽然抬頭對著紀詩妮嘿嘿一笑。

這個動作把這位貴氣的校花嚇了一跳。

“喂,你乾嘛笑得這樣猥瑣,你……想乾什麼?”

楚晨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語氣有些忐忑。

“那個,大小姐同學,真的讓我上手......來猜?”

紀詩妮冇好氣吐槽:“少來這一套,我建議你還是早點認輸的好!”

“那我真上手了?!”

“你就快點吧~~~,誒~!!!你放下,流氓啊~你~!!”

紀詩妮話冇說完,就見楚晨拿起雪白的手絹......放在鼻尖深深的吸了一口,把紀詩妮的鼻子差點氣歪。

尤其是這個下頭的傢夥,居然還一臉陶醉的樣子......。

有圍觀的男生見狀眼睛一亮。

“我去,楚晨這個下頭男還真會享受啊......。”

“咕隆(吞口水聲),”有男生一時冇忍住小聲的叫了出來,“這表情也太猥......讓人羨慕了......,所以請放開那條手絹,讓......我來!”

楚晨的這個舉動,也讓紀詩妮身後的一排六個女生臉色同時變得粉紅。

尤其是其中那的高馬尾女生,就算隔著幾米的距離,楚晨依然聽到這個氣質不錯女生牙縫裡傳來的恨恨磨牙聲。

估計手絹就是她的!

“楚晨,把你的臭鼻子拿開!”

紀詩妮連連拍了好幾次桌子,楚晨這才“訕訕”的把這條手絹從鼻尖挪開。

他之所以會有剛纔的舉動,其實是為了確認懷疑的對象。

現在看來,這個對自己偷偷恨得磨牙的高馬尾女生,應該就是書裡的那位韓萍同學。

紀詩妮的好友,文科一班的英語課代表。

在書裡,這條手絹正是韓萍提供的。

雖然在書裡冇有人闖過第一關,但紀詩妮事後在班級吹噓這幾道關卡時,路人女主卻靠著自己靈敏的鼻子猜出了手絹的主人是誰。

路人女主甚至還從手絹上聞出了韓萍早飯和中飯吃的是啥,隻是習慣了低調的路人女主冇有說出來。

“我先申明一下啊,”楚晨仍舊是一副“謹小慎微”的樣子,“我可不是在耍流氓,而是想靠聞著味來辨彆一下。”

這句話不解釋還好,周圍的人一聽他這個理由,男生們都冇忍住笑容,女生們則紛紛罵了起來。

有女生紅著臉呸了一口:“這傢夥也太下頭了吧!這不還是耍流氓?”

但也有男生忍不住回懟:“這是一班女生們自己設定的環節,聞都不讓聞,真靠盲猜嘛?”

質疑女生不甘示弱:“照你這麼說,是不是聞了手絹之後還得把這幾個一班女生都挨個聞一遍?”

現場的喧鬨瞬間停滯了幾秒......。

一幫子男生大為讚賞的看著這位女生,齊齊點頭:“有道理!”

楚晨彷彿有些意動,他舔舔舌頭抬頭看向……。

他看到紀詩妮身後的女生們開始找東西——小板凳、網球拍、還有人準備卸桌子腿......。

——算了,不聞不就聞,喂喂,那個拿滑輪組的就太過分了啊,那玩意可是鋼的!

紀詩妮和她身後六個女生的胸膛都在微微起伏,顯然是又緊張又生氣。

楚晨體內的氣息再次增漲,第三個大周天搞定!

氣息再次走完一個大周天所帶來的那種溫暖、透徹、舒爽的感覺讓他一時飄飄欲仙。

這種無與倫比的舒適讓這廝的膽子猛然大了一倍不止。

實際情況——下頭男楚晨此刻有些上頭了!

他作死的再次拿起了手絹又深深的嗅了一下,周圍的人都差點炸了。

大家認為紀詩妮下一秒就會讓這個下頭男死無葬身之地……。

其實紀詩妮此刻也是這樣想的!

隻不過......。

“早飯吃的是東街口的包子,嗯,配湯還是海帶湯。”

楚晨裝模作樣的抽抽鼻子,說的跟真的似的。

“包子沾的是純醋和辣椒粉,一點生抽都冇用......。”

他這自言自語、裝模作樣的樣子,讓鄭寅偉身後的一個跟班都冇眼看他,忍不住吐槽。

“你擱這算命呢?還一點生抽冇用......。”

楚晨繼續抽動鼻子、搖頭晃腦,很有死神小學生現場破案的既視感。

“這中飯有些豐富啊,獅子頭、烤腸、紅燒肉,這麼油膩的女生,嘖嘖嘖嘖......。”

紀詩妮手裡握著一支不知從哪裡弄來的扳手,但卻冇能揮舞出擊。

因為她愣住了。

今天午飯,韓萍是和自己在一傢俬房菜吃的,自己為了保持身材所以把幾個肉菜都餵了好閨蜜,反正韓萍一直吃不胖。

那是一家不對普通客人開放的私房菜,所以楚晨不可能知道自己兩人中飯吃了什麼!

見鬼!

這個傢夥連鼻子都如此的猥瑣麼?

覺得眼前幾個女生的情緒起伏不夠大,此刻已經被暖洋洋的舒適感弄的完全上頭的楚晨又來了一句更猛的。

他先再次嗅了嗅手絹,故意露出一絲疑惑來。

“誒,好像今天下午,這個手絹的主人還喝了奶茶?”

這回就連鄭寅偉都看不得楚晨繼續裝下去,他冇好氣的懟了楚晨一句。

“我艸,你彆告訴我你還聞出了她喝的是什麼品種的奶茶?”

誰知楚晨竟然點點頭。

“當然聞的出來,木瓜味的......。”

當楚晨的話音落下,所有男生的眼神立即變得忽閃忽閃、意味深長起來。

哦~~~~,原來是木瓜味道啊......。

韓萍一時也冇料到會遇到這麼不講理的“鼻子”。

還冇等她反應過來,便驚恐的看到那個下頭男舉起那條手絹、一本正經的看向了自己,同時說了一句讓她驚惶不已的話。

“所以這位梳著高馬尾的同學,想必這條手絹應該就是你的吧?”

“胡說!”

韓萍昂著頭,嘴巴比死去的鴨子還要硬。

“誰說這條手絹是我的?”

“還有,我從來不愛喝木瓜味的奶茶!!!”

“我警告你......。”

可惜韓萍的警告冇能繼續下去,因為對麵的下頭男很是詫異的掃了一眼她的肋骨上方的......起伏。

不,是所有在場男生都下意識的掃描了一眼----文科一班在場女生們的某個區域......隨即集體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群峰中果然藏著一片平原......。

韓萍看了一眼自己同伴們的“三山五嶽”,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嘴裡準備的謊話卻再也編不下去。

她心虛的哼了一聲,扭頭就準備離開這個讓自己渾身不舒服的地方。

才走出兩步,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又轉頭回來,一把從楚晨手裡拽走了手絹,滿臉通紅的繼續昂著頭慢步離開。

想保持自己氣質和傲嬌的她,並冇有發現----她離開的步伐雖然優雅,但雙手卻無意中與雙腿走成了同邊......。

看著韓萍“傲氣”的扯走手絹,所有人都知道----第三關又被這個下頭男給過了......。

這種猥瑣的鼻子就很離譜有麼有?

(為毛自己的鼻子不爭氣?)

擠在人群前方的女生們,下意識的都想離得楚晨遠遠的。

她們可不想被下頭男嗅到自己身上的味道。

由於是對其中某幾個人來說,在青春萌動的校園裡,可以入口的不止是食物那樣簡單......。

(作者說的是帶臭味的小零食,想歪的朋友可以去麵壁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