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人憎狗嫌真千金,反手曝光假千金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人憎狗嫌真千金,反手曝光假千金

穿成人憎狗嫌真千金,反手曝光假千金
穿成人憎狗嫌真千金,反手曝光假千金

穿成人憎狗嫌真千金,反手曝光假千金

阿淩愛吃貓
2024-05-22 08:33:23

穿成真假千金裡人憎狗嫌的真千金,係統讓我走讀心路線,過上劇透小團寵的人生。我反手把心聲係統按在假千金身上,於是,所有人都聽到了她的心聲。“嗬嗬,你是真千金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被我耍的團團轉?等你爸媽死了,財產自然是我的!”“有錢人就是蠢毒壞,被我們一家人耍的團團轉。”“哥哥長的真帥,不知道滋味怎麼樣。”全家人的臉黑了!笑死,這樣眼瞎心蠢的一家人,誰愛討好誰去,我的最大樂趣就是看他們狗咬狗。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穿成真假千金裡人憎狗嫌的真千金,係統讓我走讀心路線,過上劇透小團寵的人生。

我反手把心聲係統按在假千金身上,於是,所有人都聽到了她的心聲。

“嗬嗬,你是真千金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被我耍的團團轉?等你爸媽死了,財產自然是我的!”

“有錢人就是蠢毒壞,被我們一家人耍的團團轉。



“哥哥長的真帥,不知道滋味怎麼樣。



全家人的臉黑了!

笑死,這樣眼瞎心蠢的一家人,誰愛討好誰去,我的最大樂趣就是看他們狗咬狗。

1

我穿越了。

從一個矜矜業業工作的社畜,變成了一本真假千金文裡,成為了那個人憎狗嫌的真千金。

按照小說劇情,真千金從小就被調換,被折磨,最後好不容易回到了親生父母家,卻被全家嫌棄厭惡,最後被假千金設計,成為了一個瘋子,嫁給了一個幾十歲的老頭子。

乃至於割腕自殺。

睜開眼睛,我看到的是簡陋粗糙的房間。

一個小白花打扮的少女砰的一聲跪倒在我麵前。

哭的淒慘。

“姐姐,我不是故意要和你身份錯位的,我知道你怨恨我,但是請你千萬不要把我趕走!”

而在她身後,有打扮時髦的一家三口麵露心疼,充滿怒意的看著我。

原主的父母臉色鐵青,看著我的目光充滿了厭惡:

“雲雲,雖然你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但是柔柔在我們家裡住了這麼久,已經和我們不能分割,所以以後她還是趙家對外的女兒。



原主的哥哥看著疼愛的妹妹跪在地上,一副恨不能吃了我的樣子。

“剛回來就給柔柔一個下馬威,林雲雲,你是不是真覺得有血脈關係就了不起?”

我看了一眼他們,又看了一眼自己,有一種被狗血潑中的無語。

現在的我正在一本真假千金的狗血文裡。

如果按照正常的劇情走下去,我會在回到趙家之後,被趙家人冷嘲熱諷,被假千金逼瘋。

最後被當成聯姻工具嫁給一個變態,淒慘而死。

我:“……”

真特麼弱智!

我恨不能對天豎一箇中指,開啟長達一個小時的國粹。

唯一的幸運是,我得到了一個“配角逆襲係統”。

這個係統據說自帶金手指,他讓我走讀心術路線,隻要我願意,所有人都可以聽到我的心聲,我隻需要稍微劇透,就可以幫助趙家人趨吉避凶。

到時候,我就是整個趙家人的團寵,嫁千金也會自取滅亡。

我倒吸一口冷氣。

“這也太棒了吧?”

係統得意洋洋,“當然,這可是目前最火的逆襲套路,什麼都不需要做,趙家人讀到你的心聲就會自己幫你出頭……”

下一刻,係統的聲音就亂碼了。

因為。

當著它的麵,我直接兌換了金手指,按在了小白花趙柔柔的身上。

如同我預料的那樣,小白花一瞧見我碰到她,頓時嚶嚀一聲,順著我的手往地上一摔。

痛哭出聲:

“姐姐,我不怪你推我,你打我罵我也是對的,隻希望你原諒我,爸爸媽媽對我真的很好,我還是想留在趙家,哪怕是做仆人,也想償還這一份養育之情。



這一番唱跳俱佳的表演,成功讓拉起趙家人對我的仇恨,下一刻就看到他們刷刷的看著我。

彷彿我不是他們失散多年的親人。

而是仇人。

我:“??”

我忍不住鼓掌,“姐姐很棒,這樣的表演,堪比瓊瑤劇的女主角,簡直可以去爭奪新一屆的奧斯卡了啊!”

“林雲雲!你在說什麼?”

趙雲深心疼的扶起地上的趙柔柔,怒喝一聲,看著我的眼神深惡痛絕。

“之前我就對爸媽說,你這種生長在貧民窟的女生,就不應該接你回去,粗俗無禮還冇有素質,柔柔隻不過是和你道歉,你就把她推在地上!”

就連一開始看著我眼中愧疚的趙夫人。

臉上也浮現出不悅。

“雲雲,你即便為難柔柔也是冇有用的,我們不可能放棄柔柔的,她也是我們的女兒!”

趙雲深指著我,眼神冷然,就要來一頓輸出,我甚至已經想到他對我小白花的心聲卻在此刻震撼所有人的耳膜。

“哥哥一定是要對這個女人動手了。

嗬,真千金又怎麼樣,根本撼動不了我的地位!”

“我隻要裝模作樣一下,有的是讓這個女人好受!”

她充滿期待的看著趙雲深,然而趙雲深抬起的手指卻僵在了空中,顫抖的看向她。

趙柔柔被看的一愣,不自覺摸了摸臉。

“哥哥,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或許是發現趙家三口的臉色不對勁,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露出更加可憐的神色。

心裡的聲音卻暴露了她的慌張。

“怎麼哥哥的臉色這麼難看,是我今天的妝容問題,還是他們發現調換孩子根本不是個意外。



原本恨不得對我動手的趙夫人也僵住了。

我忍不住在心中爆笑。

我既冇有發瘋,也冇有想不開。

把被讀心的金手指給趙柔柔的原因很簡單,被讀心看起來不錯,運作的好就是個團寵,可是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被監視?誰願意彆人知道自己的一切心聲?

大晚上的想點不和諧的事情都要提心吊膽。

況且,小說裡麵,這家人對真千金漠不關心,任由她被假千金陷害逼瘋,還把她嫁給有變態癖好的老頭,這樣的一家人,為什麼要討好他們,為什麼要為他們趨吉避凶?

動物園大熊貓的日子啊,還是留給這假千金去享受吧!

趙家人終於反應過來。

趙夫人聲音顫抖,“柔柔,你剛纔說什麼?”

看來愚蠢如趙夫人,也不能接受自己被矇蔽的事情。

然而趙柔柔心驚膽戰的搖了搖頭。

“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這樣子看著我?我最近冇有和我媽媽再偷偷見麵。



“可惡,都跟我媽說了,冇必要留著林雲雲這個麻煩,直接賣進山裡不好嗎?等她人廢了不乾淨了,趙家根本不會要她!哪裡還有現在的這些麻煩事情?”

她心裡慌張的想法一覽無餘。

然而嘴唇卻未動分毫。

趙家夫妻和趙雲深臉色蒼白,似乎是分不清楚這一切是幻聽還是其他。

然而,相處十多年的親情還是占據上風,麵對著這離奇的一幕,他們最後選擇了否認。

趙董事長臉色陰沉。

“好了,都是一家人,鬨什麼鬨?雲雲是我的女兒,柔柔也是我的女兒,冇有什麼分彆!”

“以後,我趙經天就是兩個女兒!”

這話一腔豪邁大氣,一副寬容的大家長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趙董事長有多麼的大公無私。

可實際上。

這位父親從頭到尾就冇有把一碗水端平,對於趙柔柔所做的一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等到最後林雲雲瘋了,他就秉持著最後的廢物利用原則,把這個親生女兒送給了一個幾十歲的商業夥伴,美其名曰商業聯姻,其實乾的也不過就是出賣女兒換利益的活計。

我知道這一家人冇有一個好東西。

但我還是打算回去。

畢竟,看戲不犯法。

也許是聽到了趙柔柔的心聲,趙家人處於懷疑自我當中,倒是冇有閒心來警告教訓我。

我跟著他們坐上邁巴赫。

一路上,趙柔柔安靜乖巧,彷彿霜打的茄子,充滿了可憐悲傷,心裡話卻一直都冇停。

“就算回到了趙家又能怎麼樣?真以為一個學都冇上過不學無術的人可以和我鬥?”

“上流圈子可不會接納這種人的。



“等你回到了趙家,我保證是你噩夢的開始!”

我冷冷的笑了笑。

如我所料。

一個人不知道自己在被讀心的情況下,她會肆意放縱自己心裡的聲音,一切的惡念和算計都會暴露。

現在,在小說主要角色裡,趙柔柔的一切想法和所作所為,都是透明的。

而她的本性是什麼。

小說裡早就寫清楚了。

接下來回到趙家的日子,到底是我的噩夢,還是趙柔柔的噩夢,還猶未可知呢。

趙柔柔的心聲響了一路,趙家人的臉色也就恍惚了一路。

回到趙家的彆墅,趙雲深將我帶到一處裝修的頗為奢華的房間,冷漠不屑的對我說道:

“從今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冇什麼事情不要隨便出現在柔柔麵前,就是因為你,她已經很久冇有笑過了!”

我覺得十分不解。

“她不笑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既不是她爸,也不是她媽,憑什麼要關心她笑不笑?”

“她笑不出來又不是我害得,完全是她親生母親害得,你要是覺得生氣你可以去找她親生父母,我可不欠她的。



趙雲深這番話,多麼義正言辭,多麼喪心病狂。

想當年,明明是趙柔柔的生母嫉妒趙夫人的好命,於是故意把自己的孩子和趙夫人調換。

這些年來,趙柔柔在趙家千嬌萬寵。

原主呢?

每天不是被打就是被折磨,彆說上學了,當初還差一點被賣給村子裡的老光棍,而這一切在趙家人的眼裡就是輕描淡寫的一句:“那又怎麼樣,現在不是把你接回來了嗎?”

好在,我不是真正的林雲雲。

受害者有罪論在我這裡行不通。

讓我像小說裡的林雲雲一樣小心謹慎去和加害者握手言和,那是更加不可能的。

趙家人在我眼裡也不過就是一家子傻比而已。

“你……”

趙雲深一張英俊的臉氣的黑沉,瞪了我一眼,便將門重重關上,扭頭走了。

我漠不關心,隨手開門。

進門的時候卻恰好聽到他打了一個電話,語氣焦躁的說道:“幫我預約一下體檢,關於耳力的。



嘖。

看來趙家人把聽到趙柔柔心聲的事情當成幻聽了?

可惜,這“幻聽”是治不好的,接下來他們就會發現,隻要和趙柔柔靠近,他們就會源源不斷聽到她的心聲。

2

我睡了一個舒服的覺,第二天美美的起來,在飯桌上看到了頂著黑眼圈的趙夫人和趙雲深。

他們的臉色十分古怪,看著趙柔柔的目光複雜又糾結。

我打了招呼。

“媽,哥哥,你們從醫院裡回來了?”

頓時,桌子上幾個人便看向了我,趙夫人還好,趙雲深倒是第一個沉不住氣的。

他臉色陰森,“你怎麼知道我去了醫院,你買通下人監視我一舉一動。



我心中無語。

有時候我真想撬開趙雲深的腦袋看看,他的腦補結構到底是什麼,從哪裡來的這麼多陰謀論。

我一個剛剛回到趙家的真千金,即便真的想買通下人,有幾個人會聽我的?況且關心一下他們的行蹤就是監視?

這狗男人果然是和小說裡寫的一樣。

胳膊肘往外拐,不心疼親妹妹隻心疼罪魁禍首的人渣啊!

我微笑了一下。

“哥,你想多了,我隻是聽到你昨天預約了體檢,還是關於耳力的,所以才問一下,畢竟你可是我的親哥哥。



連同外人把自己親妹妹逼死的哥哥。

我在心中冷嗬。

裝作漫不經心的提起一個事情,“說起來,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我也想去做個體檢呢,昨天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聽到一些奇奇怪怪,好像不存在的聲音,我在想我是不是幻聽了?”

活在科技時代的趙家人,肯定不知道自己聽到的是趙柔柔心聲。

他們隻會覺得生病了。

出於這樣的猜想,他們甚至不會把這個事情說出來,但隻要他們互相溝通,就會知道他們聽到的基本是一樣的。

那麼——

我就給他們這個提示,給他們這個機會!

果然,兩個人的臉色都變了,趙夫人聲音顫抖的說道:“你們兩個都聽到了奇奇怪怪的聲音?”

我笑著點了點頭。

趙雲深的目光有一瞬間的震驚,他看向自己的母親。

“媽,你昨天也聽到……”

兩個人相互對視,這一瞬間他們不約而同有了一個想法,如果他們三個人都聽到了,那麼趙董事長呢?他有冇有聽到那些聲音?

可惜趙經天不在,他們得不到答案。

趙柔柔渾然不覺,隻是瞪大了一雙明媚的雙眼。

眼裡露出著急和關心。

“不會把,媽,哥哥,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啊,體檢出來有說是什麼問題嗎?”

當然不會有問題。

我喝了杯水,係統的金手指並不會對人造成什麼身體影響,隻是會讓小說裡的關鍵人物都可以聽到她的心聲。

得以讓她的本性暴露出來而已。

我知道趙家人一定已經起疑了,畢竟一個人聽到是幻聽,幾個人同時聽到可不一定了。

但就小說裡他們愚蠢的腦子,和偏聽偏信趙柔柔一麵之言的人設,他們現在絕對不會覺得自己聽到的趙柔柔心聲是真的。

穿著白色裙子的少女著急的抓住趙雲深的手。

想要檢查他的身體。

“哥哥,媽,你們說話呀,到底有冇有事情?過去我就和你們說注意休息,保護身體,尤其是哥哥你,不要老是熬夜,你就是不聽我的,哼!”

在自己疼愛了多年的“妹妹”關心下,趙雲深冷硬的目光柔和下來。

“好了,我這不是冇事嘛?”

趙夫人還有些懷疑。

她並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巧合,還是意外,也隻是將體檢的結果告訴了自己的愛女。

“放心吧,冇什麼事情,體檢的結果一切正常,醫生說我的身體很好,可以活到一百呢!”

我坐在旁邊,看著這母慈女孝其樂融融的場景。

這一瞬間我彷彿變成了一個背景板,一個徹頭徹尾的局外人和電燈泡,明明自己纔是這個家裡真正的女兒,卻硬生生襯的好像一個外人。

甚至從頭到尾,冇有人問過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好在。

我也不喜歡和傻比多話。

我看著趙柔柔的臉上長舒了一口氣,彷彿為趙夫人開心的樣子,“那柔柔就放心了。



“該死的老女人!都四十多歲了還不死,難不成真的要活到一百歲?”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