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酥酥灬
2024-07-01 08:01:01

彆人穿書當女主,她卻穿成了炮灰女配。女配不女配的不重要,炮灰攻略任務結束後就可以鹹魚躺了。靠著上天恩賜的金手指,她苟著發育。一路打怪升級,遠離炮灰命運,成為自己的主角。可,偏偏,男主偏離主線黑化了!“從今天起,你要代替原女主,救贖男主!”麵對係統命令,她汗流浹背。過去,自己做任務太認真,這一次,完蛋完蛋了!瘋批的他麵對前麵飆戲的自己,又當如何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姐姐,謹言慎行!”

一旁的汪凝竹被這冒犯之話嚇了一跳,連忙低聲阻止。

顧菲月卻滿不在乎的甩開了她的手,抬眸正視道:

“臣女隻是說句玩笑話,皇後孃娘心胸寬闊,應該不會同我計較吧?”

葉以裳倒是神色平靜:

“不過是幾句玩笑話罷了,本宮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我就說,皇後孃娘都不介意,你還在瞎緊張些什麼?”

顧菲月不屑的哼了汪凝竹一聲,繼續道:

“娘娘,臣女近日來聽聞宮中一些風言風語,不知當講不當講。”

“說吧。”

葉以裳端起茶杯輕抿一口。

“不知是哪個不識好歹的東西,傳出娘娘與皇上關係不合的蜚語,還說什麼皇上夜夜留宿於書房……”

周圍女眷聽了,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這顧菲月仗著父親為禮部尚書,當真什麼話都敢說出口!

說完了一大堆長篇大論,顧菲月故作關懷的提醒道:

“娘娘若是再不澄清,隻怕這假話都要變成真話了!”

葉以裳不緊不慢的放下茶杯,看著麵前滿眼急迫的顧菲月,心下清楚的跟明鏡似的。

她這哪是提醒,分明是想求證,自己不受寵愛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看她今日著裝最為豔麗,恨不得將所有珠寶全數插在頭上的狠勁兒,估計是對後宮嬪妃之位,虎視眈眈。

隻可惜她還並不瞭解,這皇帝沈未,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既如此,倒不如遂了他的意。

“這流言倒也不是全然空穴來風,皇上勤於政務,每日埋頭於公務之中,向來是因此,造就了誤會。”

葉以裳回答的模棱兩可,聽上去像是解釋,但這解釋又過分蒼白,像極了不願承認自己的不受寵,而找了個藉口。

聽聞此言,顧菲月臉上笑意更甚,若不是還有些顧及,隻怕都要笑出花來:

“娘娘所言極是,皇上那般勤政愛民,無暇顧及後宮也是情理之中。”

假笑之餘,一聲洪亮的號角聲響,響徹雲霄。

“看樣子是狩獵開始了,不知道今年的魁首會是誰呢!”

“往年魁首都是洛將

軍,今年想必也不例外。”

聽著她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葉以裳選擇默默吃起了糕點。

“這可說不定,我聽說,今年皇上也參加了狩獵!”

“咳咳!”

被棗泥糕噎到,葉以裳連連咳嗽了好幾下,一向平靜的臉上也浮起幾分不可置信:

“你說什麼?”

“娘娘不知嗎?往年皇上都隻是觀戰,但聽說今年他一改常態,竟要親自上場狩獵呢!”

“隻可惜我們不能前去狩獵場,我還從未見過皇上狩獵的英姿呢!”

她們說的越是激烈,葉以裳心中疑惑就越是濃烈。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沈未似乎並不會狩獵,他為何突然改了態度,要親自上場?

難不成是因為自己在馬車上那幾句暗示?

不,不可能!

他哪有那麼好的心?

“不知道誰能那麼幸運,收到皇上所狩的獵物。”

顧菲月仰起頭,眼神滿是挑釁。

她神色平靜,倒是把身旁的汪凝竹嚇得臉色大變,連忙打著圓場:

“顧姐姐,你說什麼呢,這皇上的獵物,自然是要獻給皇後孃孃的!”

可惜在顧菲月眼中,葉以裳早已成為被拋棄在皇宮,不受半點寵愛的皇後,神色更為得意,提高音量道:

“那可說不定,皇上胸懷天下,心中又怎會隻容一人呢?”

見勸阻無效,她還說出這般大言不慚的話語,汪凝竹嚇破了膽,不敢再繼續同她糾纏,連忙退至一邊。

她的視線時不時落在前方麵無表情的葉以裳身上,可對方卻反應異常平淡,正當她心中疑惑之時,那張絕

色美豔的臉龐突然浮現出一抹忍俊不禁的笑容,竟低低的笑出了聲:

“噗!哈哈!”

她這一笑,倒是惹得顧菲月臉色微變,略有不悅道:

“娘娘笑什麼?”

葉以裳抬手拭去眼角笑出的淚花,敷衍道:

“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罷了。”

她想到了當年自己教沈未打鳥的模樣,彆看沈未這小子看上去聰明伶俐,這動手能力可不是一星半點的差,教了大半個月,一隻鳥冇打下來不說,倒是打破了不少窗戶。

就他那樣,還狩獵?

隻怕是要讓顧菲月的美夢落空了。

想到這裡,葉以裳腦中靈光一閃。

這或許是個提升好感度的機會?

顧菲月不知她心中所想,見她笑容燦爛,還以為是嘲笑自己不自量力,嬌俏的小臉瞬間黑了下來,話語裡也多了幾分咬牙切齒意味:

“娘娘,這花園裡百花齊放纔是美,單一朵牡丹開得鮮豔,遲早有凋謝的那一天,您說是吧?”

葉以裳聳聳肩,隻覺眼前女人愚蠢的厲害,但她畢竟是禮部尚書之女,後台足夠強硬,而自己除去皇後身份,一無是處,不宜正麵迎擊,乾脆讓她這份驕傲更上一層樓:

“顧小姐所言極是,花還是要越多,越為燦爛。”

見到堂堂皇後都要對自己服軟,顧菲月更為驕傲的揚起下巴,心下愈加確定葉以裳不受寵的事實。

“各位妹妹們玩得開心,本宮想起還有些事未曾處理,先行一步。”

葉以裳不願多加逗留,說罷,不等她們回答,便提起裙襬,快步離開,就連向來緊跟她身後的小翠都未曾反應過來。

「宿主,你這是要去哪兒?」

係統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趁著這個機會,去博好感度了!」

葉以裳在心裡回答著,小跑的速度倒是越來越快。

「可前方是男子狩獵的場地,你去那裡做什麼?」

係統似乎更加不明白了。

「你想啊,沈未他不會狩獵,若是空手而歸,豈不是落人笑柄?我去幫他狩取獵物,替他博得麵子,這好感度不就自然上漲了?」

「可是……你不走清純小白花路線了?」

「……」

這下倒換成她沉默了。

短暫的沉默過後,葉以裳悠悠開口:

「我覺得清純小白花這個計謀不太適用,沈未好像不吃這一套,所以我決定現在改成狂

野霸王花行動!」

「……牛。」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