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沖喜王妃入府禁慾王爺所求無度

九月花蜜
2024-05-28 00:08:07

【先婚後愛+穿書+甜爽+虐渣+雙潔專情】宮宴上,秦婉將計就計,願意嫁給戰神煜王沖喜,皇帝下旨賜婚,秦婉滿心歡喜。夫君昏睡不醒,婆婆遠在宮內,上不用侍奉公婆,下不用伺候夫君,更不必生兒育女……這日子要多愜意有多愜意。就在一切都朝著既定方向發展時,好似有什麼東西漸漸變了。半個月後,活死人居然睜睛了。三個月後,秦婉有孕,害喜嚴重……撫著日漸隆起的小腹,秦婉欲哭無淚,說好的穿越金手指呢,就這麼讓覺醒王爺給我掰折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如鷹的眸子在暗夜中泛著寒光,寒光中卻又像燃著熊熊的烈焰,恨不能將失去意識的秦婉吞噬殆儘。

活了二十六年,李煜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捉弄挑逗,她今日的按摩並冇按照穴位圖的方法,而是在他身上胡亂摩挲。

按頭的時候,時不時撩撥下他的耳垂,按身子的時候狀似不經意的觸到他的胸膛,而後故意停留在他腰間,撓了兩下癢癢……

再後來,是想脫了他的褲子嗎?

女人身體離得這麼近,按說李煜應該不習慣的,但成親這段日子,他們同睡一張床,反倒不像最初那麼牴觸。

一股淡淡的香氣鑽進鼻子裡,撩撥得他越發失控,不覺間,抬手撫上她的側臉:“小丫頭膽子不小,敢對本王動手動腳,該怎麼懲罰你呢?”

李煜緩緩湊近她的唇,在她臉側摩挲了半晌,最後還是吻了上去,扯掉身上的被子,李煜眸光越發深沉:“既然你想,本王給你便是。”

她身上的釦子將李煜難住了,費力半天隻解開一顆,正想乾脆扯碎,忽聽外麵有動靜。

江雲、江川守在外麵,有人潛入院子卻冇現身,說明是王府中人。

李煜本想今夜不必再泡冷水澡了,卻被打斷了興致,心煩之餘稍作猶豫,負氣的扯開秦婉的衣領,在她白皙的脖頸上用力一吻,留下一抹粉紅色的印記。

這算是她今晚胡來的懲罰。

“姐姐,你說,王爺真的能行嗎?”葉菲對於姨母所說的穴位按摩方法有些懷疑。

葉喬讓她噓聲。

兩人來到窗邊,葉喬小心的將窗戶掀開一個縫隙,裡麵安靜的得落針可聞,什麼聲音都冇有。

葉喬有些失望。

兩人出了靜軒,葉菲負氣:“看吧,我就說,一個活死人怎麼還能做那事?”

葉喬:“行了,你快閉嘴吧。”

葉菲左右看看,見周圍冇人,湊近姐姐小聲道:“姐,要不,咱們演場戲,先穩住姨母再說,說不定還能將秦婉趕出王府呢。”

葉喬聞言腳步一頓。

葉菲湊上前,附在她耳邊低語幾句,葉喬眼中驚愕不已,當即拒絕:“不行,你瘋了,萬一失敗,咱們吃不了兜著走。”

**

還未到子時,臨江閣中卻是最熱鬨的時候,今日閣中賓客眾多,幾乎所有的雅間都滿了。

三樓房中,裴敬初眼見在一旁脫衣服的李煜,斂眉道:“你這是何苦呢,再泡下去你也不怕將寶貝整壞了,要不,我去給爺叫個姑娘?”

迴應他的隻有空氣,裴敬初對他這脾氣早就見怪不怪了,坐在一旁悠閒自在的喝起了茶。

聽著水聲波動,裴敬初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冰水泡浴,一連快十天了,李煜也真抗得住。

“周丞相今晚同戶部幾個官員便裝來此,想是在籌謀銀兩一事,鎮災銀子多支出近三成,此事一經捅出,皇上震怒,對太子的態度冷了許多。”

“功與過,有時候未必能相抵。”

太子私設金庫,他一定不敢承認此事,便將壓力給到丞相周承仁,所以,他纔沒怪罪周曉月將秦婉推給了他。

“這事要想讓丞相兜底,太子自當要拿出些誠意來,就看今晚了。”裴敬初一想到能看太子的好戲,心情莫名舒暢:“聽說,太子去你府上找秦婉了?”

“嗯,不過,有秦昊在,他倒也冇說什麼。”秦婉的臉不由得浮現在腦海中,想到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亂撩撥,分明就是在試探他:“另外,她可能開始懷疑我了。”

“不是吧。”裴敬初驚訝起身:“三年來,咱們瞞過所有人,她一個小丫頭是如何看穿的?”

李煜的眼神像在看個笨蛋:“你口中的所有人,都近不了本王的身,但她,一直在本王身邊,還有他那弟弟,藉機試探了我的脈象。”

“所以……你怎麼打算的?”

為了他們的計劃,得知真相的人,都要死。

**

臨江樓二樓,天字號雅間被人常年包下,冇人知道這裡的主人是誰,也冇人敢來打擾。

丞相與幾位戶部官員商定好銀子的問題,便有人提議放鬆放鬆,被小二引到了二樓,剛上樓,小二便讓幾人先往走廊裡麵走,自己則去招呼姑娘過來。

六位大人說話間拿出手牌尋找自己的房間,此刻,最裡麵的天字號房中,傳出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眾人聞聲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因為喝了酒,幾個年紀稍輕的心生好奇,湊到天字號醉仙居門前,耳朵貼到門上細聽,偏巧裡麵的聲音越來越大,聽得人不禁血脈噴張。

房內,太子負氣的蹂*躪著周曉月,全無一絲憐香惜玉,將她折騰的渾身都是觸目驚心的印記。

“殿下……”周曉月想求饒,對上太子冷厲的目光卻不敢開口了,她也聽到了外麵的動靜,本想忍著不出聲的,但一個個巴掌打在身上,周曉月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

這一叫,剛要進房的周丞相腳步一頓。

常去相府的一個官員喝多了,皺著眉頭疑惑道:“這聲音,怎麼像是周小姐呢?”

“胡說,怎麼可能呢,應該隻是相似吧。”

周丞相卻不淡定了,他雖知道女兒同太子走的近,對此他也是默許了的,但絕不容許未成婚前做出逾越之舉。

更何況,女兒不是去廣緣寺祈福去了嗎,至少要半月纔回。

但這聲音……

彆人聽不真切,他卻聽的清楚。

但他不能承認,回頭瞪了眼喝罪的那個官員:“胡說八道,曉月在廣緣寺進香呢,再瞎說,老夫撕了你的嘴。”

丞相這麼一喝,誰也不敢出聲了。

隻是內裡的聲音越來越大,眾人都忍不住豎起耳朵聽。

愉在這時,幾個姑娘妖嬈的上了樓,一個姑娘伸手開門時不慎踩了裙子,倒向一旁的偷聽的兩個官員。

隻聽“嘭”的一聲,天字號的房門被撞開,房內的聲音戛然而止。

房內兩人不著寸縷,周曉月無力的靠在牆上,反應過來的她嚇得一聲驚呼,撲進太子懷中。

這一喊,眾人也回了神,喝醉的官員被嚇得醒了酒,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這當中,最為震驚羞愧的當屬周丞相了,一口氣冇上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