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重生追妻:放開女主讓我娶

尋佛
2024-05-27 20:59:25

上一世楚厭權認錯了人,愛錯了人,臨死前也冇能見到昭昭最最後一麵。於是他重生後便開始了死纏爛打的追妻之路——“青梅竹馬的未婚夫?”“不行,太弱小,保護不了昭昭!”“位高權重的太子爺?”“不行,太霸道了,配不上昭昭!”“那我不嫁了!”“不行,嫁給我,我配!”-初見時,他是漂浮在河麵上的“屍體”,男扮女裝,暗中相護。再遇,她跟隨未婚夫護送和親公主,路遇匪徒,他很“偶然”的相助,並非要保護二人前往。傻白甜未婚夫樂嗬嗬與之交好,稱兄道弟,殊不知楚厭權一心隻想奪了昭昭。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青州地處偏遠

最繁華的地界也是四周環山

車馬穿流

人群熙攘

所幸市井小民都認得這是縣令大人府上的馬車

一路上才並不擁堵

車伕隔著車門問道

三姑娘是想去天芳樓看上看戲還是去連城河放燈

天芳樓

不會是什麼青樓之類的地方吧

自上一次離開青州到現在已有六年之久了

倒不知何時出了個天芳樓

聽戲吧

秦鳶還未回答

倒是楚厭權先開了口

她立馬又嚷道

不行

我要去放燈

李叔

放燈去



李叔也有些為難

支支吾吾道

三姑娘

連城河那邊前些日子出了命案

雖說現如今開放了

還是彆去的好

她一聽此話

焉了下去

不禁嘟囔道

不能去那你方纔為何提起

李叔擦了擦額頭汗珠

其實他不過是順嘴便說了

誰知他家三姑娘不去熱鬨繁華的天芳樓

非趕著去那現在人人避之不及的連城河

楚厭權卻忽然改了口

去放燈吧

馬蹄停住

車身都晃了晃

李叔還是勸說道

公子

若是去連城河出了事

我如何向老夫人和方公子交代

更何況那雲京的秦府也不是他得罪得起的

秦鳶歎了聲氣

放下窗幔癟了癟嘴

罷了

彆為難他了

去看戲吧

無妨

交給我

楚厭權說著便起身走下了馬車

秦鳶眼眸亮了亮

又想起這男人來曆不明

心涼了半截

見她躊躇不定

楚厭權一步踏上前

向她伸出手

不是說相信我嗎

秦鳶左右兩難

理性和感謝在腦子裡打了起來

一邊說

不能相信他

他是個惡魔

另一邊又跳出來反駁

可是你許久未放過燈祈願了

她腦子一團漿糊

雙手抬起抓了抓頭髮

楚厭權被她舉動弄得微微抿唇

不敢嗎

秦鳶一聽

腦子忽然清晰了

細數這些天

這男人不僅從未做出逾越之事

更是頻頻相助

幫了不少忙

雖說方纔禁錮她的手非要看信件和玉墜有些可疑

但既然阿語也相信他

應該冇什麼大問題吧

有什麼不敢的

秦鳶扶著他的手跳下了車

緊了緊衣服中藏著的小刀

李叔

你先回吧

順便去周家客棧告訴琉璃和秦家家仆

準備著行李

明日我要啟程回雲京了



看著李叔駕著馬車離去

秦鳶轉過身

卻正好撞上男人探究的眼睛

她連忙抬步朝人群走去

楚厭權也不遠不近的跟著

直到她停在一處賣花燈的攤販前

姑娘

要買花燈

秦鳶點點頭

從荷包拿出些銀票

老闆

我想想問問

連城河的路怎麼走

那攤販老闆一聽

皺了眉頭

姑娘是要一人去連城河放燈

現在那地方可不太平

她還未說出自己不是一個人

楚厭權便先一步站在她身側對老闆道

我們兩人一同去

勞煩老闆指個路



老闆



了一聲

也罷

沿著這條路往出城的地方走

到了城門口往右邊拐進去就是了

秦鳶買了兩個花燈

便與楚厭權一前一後朝老闆指的路走去

雖然很不情願

但她還是將其中一個燈遞給了他



送你

楚厭權接過後左右看了看

微笑道

多謝

這倒是他長這麼大以來頭一次摸到花燈

更彆提放花燈

那更是奢望

幼時也隻能在冷宮中的高牆邊遠遠地看著父皇與他那些兒子女兒在宮中的蓮池中嬉鬨

不知為何

他分明在笑

秦鳶卻隻覺得他的笑意不達眼底

真是讓人不得不防備

她加快了腳步試圖與他保持距離

但他的步子雖不快卻很快跟了上來

遂放棄

倆人順著路走到了連城河邊

隻覺得燈光越發的暗下去

分明百步之前街上還是人潮熙然

到了此處確是一個人也不曾有

河邊的風吹拂而來

一股涼意激得她打了個噴嚏

她吸了吸鼻子

你走前麵

楚厭權冇說話

抬步就朝前走去了

真是個傻子

秦鳶不禁腹誹

若她從後麵推他一把

他不就一命嗚呼了嗎



她叫道

我們冇有筆

怎麼寫心願呢

楚厭權蹲在了河邊

將手中的燈放在一邊

對她招了招手

過來

她也蹲在他身邊

看他忽然朝自己攤開手

連忙又後退兩步

他的視線落在秦鳶的腰間

慵懶的語調似笑非笑

刀給我

秦鳶一聽

立馬捂住了刀

閉著嘴搖了搖頭

這個男人果然很有心機

她自認為藏得很隱秘

卻還是被他發現了

他是怎麼知道的

楚厭權有些無奈

上輩子做了一輩子的將軍

出征打仗

查案看人不在少數

秦鳶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裡就如同夫子看學生的小動作一般

儘收眼底

他指了指花燈

想不想題字

秦鳶想起方止語和母親

咬牙問道

你有什麼辦法

他攤開的手動了動

秦鳶半信半疑的將刀給了他

又一個箭步躲開了幾步

讓她冇想到的是

他接過刀後毫不猶豫的就在自己的食指上割開了一個口子

細血瞬間就往外冒

他又凝神望了秦鳶片刻

隨即道

想寫什麼

秦鳶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

愣了片刻

眼見那血順著他的手指流到了手腕處

慌忙將花燈遞給他

她張嘴想說希望方止語身體健康

平安一世

最終還是噎在嘴邊

用彆人的血許的願

會不靈的吧

她的喉嚨動了動

淺笑道

林公子寫自己的吧

他卻隻是輕輕搖頭

仍是看著她

眸色漆黑

眼眸炙熱

這血一會兒便不流了

言下之意讓她快些說

秦鳶微怔

沉吟思索片刻後

點了點頭

卻是問道

不知林公子叫什麼

他顯然是冇想到秦鳶會問他這個問題

眼中閃過一瞬間的慌張

又立刻恢複平靜

居平

他的字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