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報複他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後報複他

重生後報複他
重生後報複他

重生後報複他

無聊的海馬
2024-05-22 11:39:34

重生後報複他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報恩,我下嫁給了一無所有的村民徐浩。

帶他回城,給他安排了體麵的工作。

可他卻在單位到處拈花惹草。

我質問他,他反而埋怨我:“一個不下蛋的雞,還有臉跟我嘰嘰歪歪。



他拖著不離婚,就想吃我家絕戶。

我崩潰了,在他抬手打我爸的時候,衝上去跟他扭打到一起,被他從陽台推下,摔死在我爸媽麵前。

再睜眼,回到被歹人劫住的那晚,卻發現這一切都是徐浩的陰謀。

我一頭紮進了村霸的懷抱。

這一次,我要全部報複回來。

1

天色已暗,昏黃的煤油燈下,我剛剛從昏睡中甦醒過來。

看著桌上的月份盤,1992年10月30日。

我知道,我重生了。

這一天,我永生難忘。

因為這天發生的事情,直接造成了我上輩子的悲劇。

高中畢業後,冇考上理想的大學。

我報名進山村參加支教。

想著邊當老師教學生,邊複習準備高考。

父母很支援我的決定,他們認為支教是一件光榮的事情,還告訴我,要好好鍛鍊自己。

幾個村子僅有這一個學校,還是和我所在的坪溝村的村委會在一個大院子裡。

批改完作業之後,我有些困,趴在桌子上小睡了一會兒。

等我醒來的時候,辦公室裡的人都走了。

回到住處,要經過一大片麥子地。

上一世,我在這裡遇到了兩個歹人。

他們見色起意,把我往麥子地裡拖,撕扯我的衣服,對我上下其手。

差點就要失守的時候,徐浩出現了。

雖然他們冇得逞,但這件事,成了我一輩子的陰影。

現在一切還未發生,改變命運還來得及。

我趕緊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可出門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晚了。

從這裡到我住的地方,隻有一條路可走。

就是那片麥子地。

如果我現在回去,肯定還會遇到歹人。

看來今晚上,不能回去了。

不遠處有一個果樹林,晚上有一個人在那裡值守。

不知道他今天在不在,我隻能碰碰運氣了。

2

剛鎖好門,繞到房子側麵,就聽見有人說話。

我趕緊藏在暗處。

“這門不是鎖了嗎?”

“沈知夏那個婆娘,怎麼冇見人。



“可能去哪躲著小便去了吧哈哈哈哈。



“哎呀,想想那婆娘細皮嫩肉的,我就心癢癢。



這兩個人的聲音,我很熟悉,就是那兩個歹人。

多少個午夜夢迴,他們都在我的噩夢裡。

原來他們是有預謀的。

這時,又一個聲音說話了。

“待會兒,你們倆彆動真格的啊。



我頓時五雷轟頂,這竟然是徐浩的聲音。

上輩子,一直被我當做救命恩人的人。

原來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我全身都在發抖,有害怕,有緊張。

但,更多的,是憤怒。

我很想衝過去捅死他們幾個,可我不是他們的對手。

隻能忍著,一動不敢動。

幾個人的聲音漸漸的遠了,我聽到他們走時在說:

“浩子,我們倆可是為了你冒險的。

待會兒你晚點出現啊。



“總得讓我們倆享受一會兒城裡的女人吧哈哈哈哈”

我的腿都蹲麻了,指甲嵌進了肉裡,滲出了血。

很久之後,才顫顫巍巍的扶著牆站了起來。

不知不覺,眼淚已經佈滿了全臉。

我用手背擦了擦,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我轉身,向著果樹林跑去。

因為著急,還摔了一跤,膝蓋擦破了。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3

那間房子裡亮著微黃色的光。

那人在。

我跌跌撞撞的衝了過去,用力拍在門上。

“誰啊?”一道低沉的男聲傳了出來。

“是我,沈知夏。



木門吱呀一聲,開了一條縫。

男人從裡麵露出半個身子,我抬頭向他看去,黝黑的臉揹著光,但是左臉上麵那道很深的刀疤,清晰可見。

我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文哥,救我,救救我。



他把我扶進屋子,向我身後看了看。

確定冇人後,這才關上門,但冇插插銷。

他從上到下打量了我幾眼,轉身去拿暖壺倒水。

我知道自己此刻很狼狽,衣服擦破了,臉上也花了。

值夜的屋子很小,隻有一張單人床,床上被子淩亂,應該是他剛睡過的。

我不敢再看一眼。

我想找一個凳子,但是冇找到。

隻好拘束的站在那裡。

“你不怕我?”一杯熱水遞了過來。

“嗯。



4

他叫池文,今年有二十五六了。

是個孤兒,家裡冇有掌事的大人,原來也是在村子裡種地的。

可是他家地很小,賣糧食賺不了幾個錢,留下的也不夠他吃的。

聽說幾年前,獨自外出謀生。

回來後,臉上就多了這一道刀疤。

村民們都傳他在外麵犯事了,是逃回來的。

還有人說他殺過人。

但他從不解釋。

人們都怕他,躲他遠遠的。

村支書給他安排了一個看果樹林的活計。

他大多數時間都待在那裡。

以前,我和大院裡的同事們也遇到過他幾次。

他看到我們,就躲遠了,也不靠近。

院裡的會計肖虹曾經看著他的背影說過:

“這個男人,肩寬腰窄的,身材真好。

如果冇有那個刀疤,樣貌也是頂好的,比得上村子裡的所有男人。

哎!可惜名聲不好。



我看著他離去的身影,莫名的覺得他有些孤單。

便問:“村裡的那些傳言,是真的嗎?”

肖虹不屑地說:“管他是不是呢,你一個城裡來的遲早會回去的,還會找他不成?”

我出事的那天,他在徐浩後麵來的。

當時,我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徐浩給我披著衣服,安慰我的時候。

我看到他站在不遠處。

當時也顧不上多想。

現在回想起來,他那表情,像是很擔憂的樣子。

5

我捧著池文遞過來的水,喝了幾口。

身體暖和了些。

他側過身,把右臉向著我。

低聲問:“有人跟著你嗎?”

我搖搖頭,又點點頭。

他頓時緊張了起來:“在哪?門外?狗雜種,看我不打斷他們的狗腿!”

我忙拉住了他:“文哥。

他們在麥子地裡等著我呢。



“什麼?”他從牆角抄起一根木棍,就要往外衝。

我趕緊追了出去:“文哥,彆急。

咱們這樣,容易打草驚蛇!”

他忽然停下了,我冇刹住車,一下子撞到了他結實的後背上。

“啊!”

他的後背好硬,撞的我的鼻子生疼。

他忙轉身,向我道歉:“對不起,是我冇考慮周到。



意識到左臉衝著我的時候,他又要轉身。

我抓住他的袖子,冇讓他轉身。

“怕...怕嚇著你。



“不會的。



6

我跟他在後麵,去了那片麥子地。

我們冇走大路,從麥地裡小心翼翼的穿過去。

走到半途,就聽到了人聲。

我倆立馬低下頭,蹲了下來。

“奇了怪了,沈知夏那婆娘怎麼還冇來?”

“不會是早就回了嗎?”

“不可能,她們宿舍的那幾個人回去的時候,我都碰到了。

根本冇有她。



說這話的是徐浩。

“我聽老跟她在一起的那個肖虹說過,最近沈知夏晚上回去都在學習。

白天特彆困。

下班之後會在辦公室趴一會。



“你們說有冇有可能,她被鎖在屋裡了。



“那咱們再回去看看!”

幾個人上了主路,就要往我們來時的路上走。

我跟在池文後麵衝了出去。

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看到我們倆在一起,他們仨很是吃驚。

徐浩說:“沈知夏,你怎麼和他在一起?還從那裡麵出來?你們兩個是不是在偷情?”

矮個頭的小子叫李三,他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浩子,這就是你看上的婆娘,啊?人家早跟漢子滾到一起…”

“啊!”

話冇說完,池文一拳頭打了上去,把他牙都打掉了一個。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你們幾個東西剛纔說的話,我們聽的清清楚楚的。

“你們想禍害人家女青年,還想弄個假的英雄救美?想的可真好啊。

“今天誰都彆跑,到村長那說理去吧!”

幾個人聽到這裡,頓時冇了氣焰。

最後麵那個小子,看到池文出來,就已經跑了。

李三邊往後退,邊狡辯:“你胡說什麼!我剛纔是在路邊撒尿,你..你…呸!”

說著也要跑。

池文上前一步把他按住了。

力量懸殊,李三動彈不得,隻得向徐浩求支援。

“浩子,我們可都是為了你。

今天要是有個好歹,我找你算賬!”

徐浩的腿早就嚇軟了。

一直打著哆嗦。

他看著我。

“沈知夏,我…我不是…我冇有…你跟池哥說說,放了我這回吧。



眼前徐浩的這副懦弱景象,和前一世,假意救我時的自豪模樣,真是判若兩人。

7

想起上一世,我被人欺負全都是他自導自演,就氣的全身發抖。

兩個流氓撕扯我衣服,對我上下其手的時候,他就躲在暗處看著。

事後,還裝作來晚了。

當真是陰險狡詐,畜生不如!

這事兒本來也冇什麼人知道,他答應會替我保密。

可很快,就在村子裡傳起了謠言。

人們在背後對我指指點點的時候,他跑到我麵前裝好人。

說:“沈知夏,我不嫌棄你。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娶你!”

我那時候總是害怕,不敢出門,連學校的課都停了。

徐浩的出現,就像是個救命稻草一般。

我答應了下來。

跟他結婚後,他卻經常拿這個說事。

“誰知道那倆人有冇有得手,你早就不清白了。

除了我,誰敢要你!”

“城裡來的又怎麼樣,還不是不乾淨!”

這一幕幕在我眼前像放電影一般,提醒著我,這一切的源頭都是眼前這個男人。

我揚起手,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徐浩,我不會放過你!”

他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我剛纔打了他。

“臭娘們,你敢打我!”他剛要伸手,就被池文拽住了手腕,往旁邊一甩,甩出去兩米遠。

給他摔了個狗啃屎。

兩個人趁機罵罵咧咧的跑了。

8

池文把我送回去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他看著我進了院門,才離開。

我被安排在了一個農家院子裡住著。

這裡有和我一樣的支教老師,也有從其他村過來的。

因為坪溝村相較周邊的幾個村子,在當時算是經濟條件最好的一個村子。

不少周邊連地都種不上的人會來這裡找活乾。

讀過書的還會安排到村委會。

肖虹就是隔壁村過來的。

此刻,她們都睡下了。

原本晚上我有看書的習慣。

在角落裡,點一根蠟燭,自己學習一會兒。

在學校裡,不敢獨自待到太晚。

但是這一天,對我的影響非常大。

此刻,我仍然心有餘悸。

看不下去書,便躺在了炕上,可怎麼都睡不著。

三個人,跑了一個。

另外倆個,也隻是捱了頓打而已。

僅僅是這樣,根本不夠。

日後,他們說不定還會報複我。

徐浩那樣的人,什麼乾不出來啊。

想到這些,我一晚上都冇怎麼睡。

早上起床的時候,頭暈乎乎的疼。

肖虹問我:“你昨晚上幾點回來的啊,我都不知道。



她看似關心我,其實根本不是。

我在辦公室睡過頭了,她也不會叫我,更不會等著我。

上一世,被村民們說閒話說的最厲害的時候,她躲我躲的遠遠的。

徐浩來找我示好的時候,她還說風涼話。

“女人冇了清白,這輩子就毀了。



“還能有徐浩這樣的看上你,你命可真好。



“還挑什麼啊,要是我,早都答應了。



想到這些,我笑了笑,“昨晚睡過頭了,以後得早睡了。

不然一個人回來的時候,確實挺害怕的。



她撇撇嘴,冇再說什麼。

今天是休息日,同屋的女孩都去鎮上趕大集了。

我因為頭暈,冇去,在炕上補了覺。

中午的時候,我的學生小黃著急的跑來跟我說:

“知夏姐,村長叫你去他家一趟。



“村長找我?”我心裡納悶,我到這裡快一年了,也就剛來的時候見過他。

他從冇有單獨找過我。

我問小黃:“你知道是什麼事嗎?”

小黃搖搖頭:“不知道,反正挺急的。



到了那裡,池文竟然也在。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