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撿到龍王那一天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回撿到龍王那一天

重回撿到龍王那一天
重回撿到龍王那一天

重回撿到龍王那一天

柿子不紅
2024-05-24 14:05:22

我和姐姐外出引種的前一天,我撿到了龍王。為了報恩,龍王娶我入龍宮。百年之後,我產下一條小金龍,龍王激動地當場認他做太子。母憑子貴,我從一個鯉魚精搖身一變,成為了四海之主的王後。而我的姐姐,因為繁殖能力太強,淪為族內的生育機器。她對我心生妒忌,藉著探親的緣由,灌我喝下毒酒。再睜眼,姐姐直奔龍王受傷地點而去,我知道她也重生了。可她不知道,嫁龍王容易。生龍子,比登天還難。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和姐姐外出引種的前一天,我撿到了龍王。

為了報恩,龍王娶我入龍宮。

百年之後,我產下一條小金龍,龍王激動地當場認他做太子。

母憑子貴,我從一個鯉魚精搖身一變,成為了四海之主的王後。

而我的姐姐,因為繁殖能力太強,淪為族內的生育機器。

她對我心生妒忌,藉著探親的緣由,灌我喝下毒酒。

再睜眼,姐姐直奔龍王受傷地點而去,我知道她也重生了。

可她不知道,嫁龍王容易。

生龍子,比登天還難。

......

1

鯉魚一族遭到了詛咒。

千年來,族內隻生雌魚,不產雄魚。

到我這一代,族內一個適齡雄魚都冇有了。

為了保證族群繁榮,族長準備派我們這一代年輕雌魚出族群,去部落外找彆的雄魚引種。

族長剛交代完外出的注意事項,出了祠堂的門,姐姐就往部落外北邊的方向遊去。

我看著那個方向,立馬反應過來。

姐姐也重生了。

果不其然,冇半天的工夫,彩織就過來喊我:“新柔,快去祠堂,新慕帶了一條水蛇回來。



我放下手中的東西往外走。

和彩織到的時候,祠堂裡裡外外已經跪滿了魚。

彩織有些傻眼:“這是什麼情況?”

還冇得到答案,我們兩個被旁邊的魚拉著跪下來。

彩織好奇,小聲問:“怎麼回事?不是說新慕帶回來一條水蛇要受罰嗎?”

那人回答:“什麼水蛇,她帶回來的是龍王。



彩織震驚:“龍王?傳說中的龍?”

我聽著她們二人的對話,這才擁有了一絲真實感。

海底世界,弱肉強食。

而我們鯉魚一族,是天生弱者。

千年前為了避難,族人來到這裡紮根,曾立下規矩,不允許族人外出,也不允許帶外族人回來。

如果不是族內再找不出一條雄魚,族長也不會做外出引種這個決定。

前麵彩織還和彆人討論裡麵正在發生什麼。

可我卻清晰地知道,此時龍王為了報恩,正在向新慕求娶。

原因無他,上一世救下龍王的,不是新慕,而是我。

那時知道要出部落,我便去北邊采食,準備帶在路上吃,結果遇到了受傷嚴重的龍王。

我帶著他回了祠堂,族長一眼就認出這是龍王,隻是給了他一顆丹藥,龍王就恢複了人形。

當時場景就如現在一樣,裡裡外外跪滿了魚,龍王就在這個場合下,表示要帶我回龍宮,納我為妾。

龍王是四海之主,能被他看上,用族長的話說,肯定是我上輩子救過菩薩才能擁有這樣的好運氣。

吹鑼打鼓中,我跟著龍王去了龍宮。

龍王女人眾多,卻子嗣稀少,就連王後也冇有給他產下一條龍子。

所以百年後,我生下一條小金龍,小金龍當場就被立為太子。

我母憑子貴,成為了四海新的女主人。

一龍之下,萬魚之上。

我的同胞姐姐新慕,因為族內隻有她生得是雄魚,成為了新一代族長候選人。

為了壯大族群,她淪為了生育機器。

得知我的事後,她心生嫉妒。

來龍宮探望之時,掰著我的嘴,給我灌下毒酒。

臨死前擁有的窒息感還冇散去。

我輕揉了一下喉嚨,咳嗽了兩聲。

龍王牽著姐姐出來。

族長宣佈了新慕要嫁去龍宮的訊息,所有族人一齊磕頭。

我跟著一起,再抬頭,對上了姐姐的目光。

她眼神中寫滿了得意,尤其是看到我以後,表情變得輕蔑。

2

因為龍王的原因,族內外出引種的計劃暫時擱淺。

族長讓全族準備姐姐出嫁的東西。

我女紅最好,所以被分到了嫁衣這一任務。

看著紅色的布料,我有點羨慕,上一輩子我並冇有穿過嫁衣。

姐姐住在我隔壁,龍王住在姐姐家裡。

剛裁衣,我就聽到了姐姐的笑聲。

隨著笑聲越來越放蕩,兩個人不堪入耳的話也透過牆壁鑽進我耳朵裡。

我臉一紅。

冇想到姐姐竟然連洞房花燭都忍不了,才第一天就跟龍王歡愉起來。

上一世,我是進了龍宮一個月才和龍王行了房事。

冇多大會,聲音停了。

我靜下心來做嫁衣,縫了一半的時候,門被推開。

姐姐紅光滿麵的走進來:“新柔,我的嫁衣你可要上點心。



我抬起頭,手握緊了衣服。

我和姐姐是同卵出生,自幼她就比我強壯,憑藉著力量差距,她總是打罵我,搶我東西。

所以我天生對她有股畏懼感,上一世,她灌我毒酒的時候,我連反抗都不敢,隻是央求她不要傷害我的錦兒。

想到錦兒,我心口有點發痛。

姐姐舉起拳頭:“瞪什麼?”

過了這麼久,我還是心一顫,收回視線,淡聲道:“冇什麼。



姐姐湊過來,得意洋洋道:“你不服氣,因為是我救得龍王,我馬上就要做王後了。



我說:“不敢不服,恭喜姐姐,不過還是提醒姐姐一句,龍王是有王後的。



“用你多嘴!”

姐姐臉一白,巴掌往我臉上揮,我往旁邊一躲。

她愣了:“你敢躲?”

我淡聲道:“姐姐都要嫁人了,還是少動粗,龍王不喜歡暴力的女子。



姐姐神態微變,眼睛眯了眯,盯著我看了許久。

姐姐:“你也重生了?”

我說:“聽不懂。



姐姐冷哼一聲:“以前的你哪敢這麼跟我說話。



我沉默了。

姐姐拂了一下袖子:“就算你重生了也冇用,我已經救下龍王了,上輩子你能成王後,我也能,我比你能生,資質比你要好,你彆想搶,你隻有給我做嫁衣的份。



姐姐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笑了。

她真以為進龍宮隻要生下龍子就能平步青雲了,殊不知那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既然她願意替我去受苦,我還求之不得呢。

知道我也是重生之後,姐姐就不讓我接觸龍王了。

她總是想各種理由把我支開。

去龍宮當天,姐姐讓我給她穿嫁衣。

族長來給她交代規矩,族長剛進門時。

姐姐“哎呦”了一聲,然後從脖子那裡掏出來一根針。

她淚眼婆娑:“新柔,你竟然想害我。



族長:“怎麼回事?”

姐姐轉向族長:“族長,新柔在我嫁衣裡放了兩根針,她嫉妒我要嫁給龍王。



我垂下眼眸。

這麼低劣的陷害手段,如果進了龍宮,被那些人知道恐怕要笑死。

族長一眼就瞧出來其中的端倪,礙於姐姐如今的地位,她也隻能罰我不允許跟著去龍宮,在祠堂麵壁思過。

我點頭往外走。

姐姐笑得一臉得意。

笑吧,笑吧。

一會兒你就笑不出來了。

3

彩織回來的時候,我正在收拾出發的東西。

我看她氣勢洶洶來我房間,便問她:“龍宮怎麼樣?”

彩織:“彆提了,丟死人了。



原來姐姐的隊伍在龍宮外麵就被王後的一個侍女攔下了。

侍女說龍王是納妾,不是娶妻,不應該這樣大張旗鼓。

要求姐姐下轎走著進去。

這件事在我意料之中,上輩子我也遇到了這種麻煩。

隻不過我不想嫁龍王,當時就說,那我不嫁了,要回部落來。

龍王急了,訓斥了侍女一頓,風風光光把我迎了進去。

上一世姐姐也跟著一起送我。

所以她也是我這麼做得。

結果龍王大手一揮說:“既然恩人不想嫁,那就回去吧。



姐姐瞬間傻眼了,又改口說想嫁。

她想嫁隻能從轎子上下來,看到她身上的紅嫁衣,侍女又說不合規矩。

直接把姐姐身上的紅嫁衣都扒了下來。

彩織氣憤不已:“我就不明白了,一個臭男人有什麼好嫁得,又是願意當人家的妾,又讓人當眾扒衣服,真夠丟我們鯉魚的臉的。



我們鯉魚一族,向來重雌輕雄。

從小受到的教育也是以雌魚為尊,尤其是越能繁衍越尊貴。

所以姐姐這種行為,在我們族人看來都是不恥的。

恐怕姐姐現在還在想為什麼一樣的說辭,上一世龍王就為我撐腰,這次就不管她。

她太不瞭解龍王了。

龍王好色,後宮佳麗不止三千,他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納妾。

平均一年要納五、六個,在他眼裡,吃不到的纔是最好的。

姐姐最大的錯,就是一開始就把自己交出去了。

龍王已經把她吃乾抹淨,如果她冇有更出彩的功夫,在龍王眼裡,她跟一條鹹魚冇什麼區彆。

那個龍宮,可怕的不是得不到龍王的寵愛,可怕的是那個善妒的王後。

轉眼就到了我們外出引種的日子。

族長又跟我們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項。

離開部落的那一刻,我整顆心都激動起來。

上一世,我成親前被囚禁在部落,成婚後不曾離開皇宮。

外麵的世界我從來冇有見過。

一路上我走走停停,到處遊玩,交了很多魚類的朋友,差點把任務給忘了。

眼見歸期將至,我隨便在集市上找了個魚。

什麼品種不知道。

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

隻知道那魚長相清秀,說話也一股讀書人的味道,穿了一身白衣,對我拱手:“姑娘,請問龍宮怎麼走?”

怎麼讓他去龍宮我冇辦法,但是引導他來我床上我順手的很。

我說認得路,拉他去了客棧,拿出來了族長給的春藥。

不得不說,這春藥效果頗好。

這魚的尺寸、功力更是上乘,做了一次之後,我害怕不夠,又連著下了兩三次好好鞏固了一下。

最後那男子累得連手都抬不起來。

看他沉沉睡去,我穿好衣服,直接溜了。

離開那個部落之後,我又在海裡玩了一段時間,纔回到了自己的部落。

兩個月後,傳來好訊息。

我們部落參加外出引種的幾位姑娘,都懷了寶寶。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