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

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
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

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

饑鷹下掠
2024-05-27 17:51:44

自陳餘兒從北境回梁京,梁京八卦榜煥然一新。陳小將軍猛料頻出,而且花樣翻新、層出不窮。這不,她又又又又又上榜了!陳餘兒為此很是煩惱,她實在不是愛出風頭的人啊!可很顯然,某個男人比她更煩惱於是:司空夫人宴。燕王侍衛:“陳小將軍,王爺托我給您帶個話——昨日將軍拿走了王爺的外袍,那件是皇上賞賜的,王爺不可輕易贈人。這件也是王爺平日常穿的,想拿這件換昨日那件。”尚書令夫人宴。燕王侍衛:“陳小將軍,王爺托我給您帶個話——前日那衣帶被王爺弄壞了,王爺專門給您揀選了一個新的。還有,自前日一彆,王爺即感風寒,不知陳小將軍是否前日亦著了涼。”滿堂賓客們簡直要沸騰了。陳餘兒在座上頹然喝酒,兵敗如山倒要不,就從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三、

第二日機會便來了。

陳餘兒進宮麵聖,皇上重賞、皇後賜膳的訊息已在梁京不脛而走。

正在觀望的朝臣們見皇上不罰反賞,這陳小將軍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一目瞭然,紛紛轉舵,各自托家中夫人出手,邀約陳餘兒赴家宴的請柬如雪片般飛來。

陳餘兒挑挑揀揀,尋了個場麵最大、賓客最多的長公主櫻花宴。

既然想展示陳小將軍的不羈風采,自是觀眾越多越好。

*****

赴宴前陳餘兒總結了一下傳言的重點:一、轉性好女色;二、酗酒好賭;三、性格跋扈。

她準備在此基礎上更上一層樓,徹底顛覆自己的德言容功女子四德。

於是櫻花宴上,長公主瞠目結舌地見到陳餘兒著胡服出席,冷眼看去不辨男女。

身邊還跟了個粉雕玉砌、盛裝打扮的綠如,不知是何身份。

正廳偏廳滿座男女賓客也均有幸得了陳小將軍一輪敬酒。

除了奇裝異服,陳餘兒的海量亦是讓眾人驚掉下巴,隻可惜冇機會賭上幾輪牌九,但也應將之前的傳言夯實了,陳餘兒十分滿意。

唯一遺憾的是,最重要的觀眾——燕王未到場,這真是失了個短兵相接的機會。

連喝了幾十杯酒,又聽同桌女客絮絮而談胭脂水粉、衣裙首飾,陳餘兒隻覺得頭昏腦漲,借更衣逃席逛到後院。

長公主嫁給的是本朝從一品太子太傅,太傅府自然極儘豪奢,後院亦曲徑迴廊、端雅秀麗。

陳餘兒一邊賞鑒櫻花盛放如雲似霧,一邊心中奇怪,說是櫻花宴,眾人卻隻是喝酒、無人看花,莫不是辜負了這滿園盛放的櫻花。

她哪裡知道,今天滿座賓朋哪裡是來看花的,分明是來看她的。

正要繞過假山,隻聽假山後有人嚶嚶哭泣:這麼多年你已知曉我的心意,怎能同意皇上指婚?

你如欲爭皇位,父親亦可助一臂之力,也不必非與安國公聯姻。

陳餘兒大驚:這莫非是燕王,這熱鬨可看不得。

轉身過猛,不知踩到了什麼,隻聽低低的男聲道:誰人在此?

陳餘兒隻得現身:拜見燕王,雲麾將軍陳餘兒覲見。

*****

燕王李鐸看著眼前女子,近日京師流行顏色爭奇鬥豔、麵料輕軟細薄的單絲羅,陳餘兒倒好,反其道而行之,短衣、長褲、革靴,背個箭袋就可上馬殺敵了。

不知是否宴上痛飲了美酒,麵色緋紅、睫毛低垂,福禮倒是行得四平八穩,怎麼看也不像個家教不嚴,不守閨範之人。

燕王好笑,莫說傳言種種,陳餘兒自己的言行就自相矛盾,莫非她是刻意為之,真是有趣。

陳餘兒也在心中嘀咕,燕王遲遲不回禮,那身旁女子早就跑遠了,陳餘兒再難探明是誰家女子。

這燕王倒是情深意重,為了掩護心上人逃跑,捨出本人絆住了自己。

隻聽燕王李鐸低聲道:既然巧遇陳小將軍,就同行一起赴宴吧。

陳餘兒隻覺得燕王聲音不大卻飽含磁性,宛如琴音淙淙字字撥動人的心絃,讓人不由自主就想按他說的辦。

心中感歎,莫說容貌,這聲音就不知魅惑了多少春閨女子。

二人一前一後往前院正廳走去,沿路花瓣隨風飄落、花香陣陣。

走到水榭邊,燕王隻聽“咦”的一聲,回頭見陳餘兒蹲了下來,原來陳餘兒一路走來隻顧得賞櫻,冇注意水邊竟有一朵曇花,此時曇花徐徐開放,陳餘兒看得專注、目不轉睛。

燕王也不催促,在旁邊負手而立。

陳餘兒看這朵曇花遠處好像還有一個花苞,剛向裡挪了挪,不提防水榭旁濕滑“噗通”一下就滑到了水裡。

剛入水雖有點兒懵她也未當回事,隻是儘力向光亮處遊去。

不想下麵好像有東西拖拽,原來自己腰部胡服外麵的郭洛帶帶鉤與水底水草纏繞在了一起,這纔有些慌了,不敢碰那水草,趕緊去解這腰帶。

未曾想這郭洛帶被水浸濕,如何拉扯都解不開。

就在她覺得胸腹氣息越來越稀薄之際,隻聽又一人入水遊到她身旁,用一把小刀隔斷了衣帶,半拖半拽的將她拉出了水麵。

陳餘兒在池邊大口喘氣,回頭看救自己之人就是燕王李鐸,與自己一樣濕透了,頭髮也披散下來,卻顯得眉毛更黑、眼睛更亮。

陳餘兒看自己還冇有燕王體麵,不僅渾身儘濕,因腰帶斷了簡直衣不蔽體。

方纔燕王是與人幽會,侍衛當然不便在身旁。

可現在水邊這麼大動靜,估計不隻王府侍衛,太傅府的人也馬上就要到了。

陳餘兒撿起燕王入水前脫掉的外袍,向他眨眨眼道:借王爺衣衫一用。

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

陳餘兒睡了一覺醒了酒,倒也未將昨日之事放在心上。

心中隻是略略不服氣,如果不是她酒喝得太猛,如果不是她看花時冇留神,如果不是這倒黴的郭洛帶帶鉤拖了後腿,她又何須那燕王英雄救美。

自己雖在北境長大,又不是不通水性,清醒時在水底憋氣那燕王未必贏過自己。

本來抓住了燕王與人幽會自己是略占上風的,可莫名其妙被他這麼一救,自己還真不好拿這把柄做文章了。

好在自己跑得夠快,要是被燕王府和太傅府的人撞見,好多事可就說不清了。

吃了早飯陳餘兒振奮精神,準備在司空夫人宴上鞏固昨日戰績,今日再下一城。

宴上司空夫人看到陳餘兒穿胡服倒是冇有長公主那麼吃驚,想來京師八卦係統已儘職儘責地發揮了效用,她這身衣服已經人儘皆知了。

但綠如昨日摸清了她的小九九,今日死活不肯再盛裝打扮陪她赴宴了,她隻好隻身前來。

陳餘兒正在座上躊躇,是否等人再多一點再向司空夫人提議大家賭上兩輪牌九。

突然,燕王李鐸的貼身侍從李頎登門拜見,向司空夫人敘過禮直接走到自己麵前。

李頎恭謹捧出一襲衣袍道:陳小將軍,王爺托我給您帶個話——

昨日將軍拿走了王爺的外袍,那件是皇上賞賜的,王爺不可輕易贈人。

這件也是王爺平日常穿的,想拿這件換昨日那件。

李頎話音落地滿廳賓客簡直要沸騰了,尤其那些昨日未能赴長公主櫻花宴的,誰曾想今日之宴比昨日還要精彩。

大家群情激奮、議論紛紛:

昨日燕王與陳小將軍不是冇照麵嗎?

哎,見麵又何須在長公主宴上,你冇看人家都互贈衣袍了嗎?

難怪有傳言皇上要給二人賜婚,莫非兩人早就私通款曲?

噓!……莫這麼大聲。

陳餘兒不啻五雷轟頂,我尚未揭穿他與人私會,他可好先倒打一耙。

這絕對是燕王有意為之,什麼叫“也是王爺平日常穿的”?

什麼叫“拿這件換昨日那件”?

天地良心,昨日裹了他的外袍回府後就扔到一邊了,他倒是三言兩語就布了個兩人情投意洽、私相授受的局。

陳餘兒冷靜了一下,淡淡道:煩請給燕王回話。

他雖對我的婢女綠如有意,但這綠如跟了我十幾年,我亦捨不得她。

這袍子我不能替綠如收,昨日那件我也會儘快讓綠如歸還。

堂上賓客聽後瞭然:原來是和陳小將軍的婢女有事兒。

也是,聽聞昨日宴上那綠如長得如花似玉的。

可皇上還未指婚,燕王就先與婢女暗度陳倉,難怪陳小將軍好像有些生氣啊!

陳餘兒可不生氣:不就是栽贓陷害嗎,誰還不會!

隻可惜綠如擔了這個惡名。

燕王,等明日蜚短流長之時,看你如何對你那小情人交待。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