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兵
兵

最後一名
2024-06-30 19:31:37

【《兵》已成功簽約影視改編!!】一部貫穿抗戰、內戰、朝戰及台海戰的故事,一個辛酸而又悲愴的老兵經曆,一段那個無情歲月裡卻有情的傳奇 本書完全為杜撰,並非曆史,請各位看官切莫對號入座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車子在路上顛頗著,早已出了重慶市區,向東北方向行駛,正行之間,卻聽得剛剛甩到身後的重慶拉響了刺耳的防空警報聲。

“該死的鬼子!”上校惡狠狠地罵一了句:“不知又要死多少人。

”見習時,張賢與王江在重慶呆了一個多月,當然知道他所說的是什麼,日本人對重慶進行的轟炸就是一場屠殺,不分軍民,哪裡人多就會把炸彈投到哪裡,隻要飛機一過,一定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受難,哭聲經常是一片連著一片,鬼子用的是燃燒彈,許多的街道與民房都會被大火吞噬掉。

而做為見習官,張賢與王江就是負責維護重慶的治安,在防空警報到來之時,疏導民眾躲入防空洞中;而在空襲之後,卻要處理那些不幸遇難的同胞屍體,從廢墟中搶救傷員與財物,撲滅熊熊而起的大火。

對於那種肝腸寸斷的哭喊,對於那種血肉橫飛的場麵,對於那種烈焰奔騰的景象,張賢都已經見得多了,也已經麻木了。

一個不到二十的青年,在短短的這幾年的日子裡,經過許多的悲慘,早已讓他長大**了,如今卻能有如此的冷靜,麵對國仇家恨,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這是他打南京逃離後就明確過的,所有的這些仇恨已經深深地植根在了他的心中,隨著麵前的慘劇不斷得發生,他的仇恨也就一天天的加強,這也加速了他想要趕快加入到抗日隊伍中去的主要原因。

“警報已經拉響了,我們也要找個地方隱蔽起來。

”張賢向著麵前的這位長官建議著。

“你也太怕死了吧!”王江卻不以為然:“鬼子的飛機怎麼會這麼巧炸我們的車隊呢,再說了,他們也不見得看得到我們。

”張賢搖了搖頭,道:“我們是向東去,這是大白天,敵人的飛機肯定是從東麵來的,肯定會看到我們的。

”上校也點了點頭,對司機命令著:“前麵有一個樹林,開到那裡麵去。

”吉普車在前,後麵兩輛軍車在後,進入了樹林中,也就在這時,敵人的飛機轟然而過,他們飛得很低,幾乎是貼著山脊過來的,不一會兒,從重慶的方向就傳來了一片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車隊再一次上路了,這位長官再一次以欣賞的目光看著張賢,問道:“你是真得怕死嗎?”張賢愣了一下,看著他那深澈的眼睛,搖了搖頭,沉聲道:“不!我並不怕死。

”“那你好象很怕被飛機炸死呀!”“這不一樣。

”張賢解釋著道:“人都是要死的,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

在明知有危險的情況下,被敵人炸死,是不是太無謂了?哪不如留下這個肉軀,去戰場上與敵人拚搏?長官,您說呢?”“哈哈!”這位上校大笑了起來,讚道:“小夥子,你說得好,有頭腦也有勇氣,我就喜歡你這樣的。

”“長官過獎了。

”王江卻有些臉紅,甚至於對自己的同學有些妒忌。

“我想考一考你們兩個。

”上校又道。

“好!,請長官出題!”王江搶先應著。

上校問道:“我想問一問你們,如果你們當了一名將官,你會怎樣領導自己的部屬去戰鬥?”這是一個很通俗的問句,在張賢與王江上學的時候,這個問題就已經答過許多遍了。

所以王江首先響亮地回答著:“做為一個為軍之將,當然必須以服從為天職,偉座指到哪裡,我就帶兵打到哪裡,不惜任何代價,哪怕是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直至戰鬥到最後一個人。

”上校點著頭,這個回答他一定也聽得多了,他扭過頭,又問著張賢:“你呢?”張賢想了想,道:“其實這個問題您是在問怎樣領導自己的部屬,我覺得領兵的人應該有仁愛的一麵,服從上級這是冇錯的,但也不能用士兵的生命去冒險。

犧牲是難免的,重要的是怎麼樣用最小的犧牲來換取最大的勝利。

所以說,做為這個領兵之將,應該想的是怎樣在避免最大傷亡的情況下,來完成上級的任務。

”“你說得很好!”上校讚許地點著頭,又問著他:“小夥子,你老家是南京的嗎?”張賢點了點頭,告訴他:“是,我祖籍在南京對麵的江都。

”“哈哈,我們是老鄉呀,我就是江都的。

”這個上校笑道。

張賢也笑了,告訴他:“剛纔我聽得你的說話口音就有點象我們那邊的人,隻是冇敢問。

”“你們在學校裡的成績怎麼樣?”上校又問。

張賢道:“成績單都在檔案裡,檔案在軍部。

”上校道:“我記得當時我看到一個學員的成績單是全優的,當時七十四師也想要那個小子,最後被我要來了。

”王江道:“我們這期成績全優的就隻有張賢一個人,你說的就是他吧。

”“是你嗎?”上校問。

張賢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嗯!不錯不錯!”上校道,同時問著王江:“你的成績呢?”王江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的成績冇有他好,就是射擊這一項差了一點,其它的科目都還不錯。

”“哦!看來你的射擊一定不錯!”上校問著張賢:“你是神槍手嗎?”“不是!”張賢謙虛地道:“就是打得比他們稍微準一點。

”“嗬嗬,打得比他們都準,這還不行嗎?你小子會吹牛呀。

”上校說著,忽然叫著司機:“小李子,停車!”吉普車停了下來,後麵的兩輛軍車也停了下了,上麵的司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跳下車跑過來問著:“小李子,怎麼停車了?”不等小李子回答,車中的上校先推門走下了車來,笑著道:“冇什麼,是我讓停的,我想讓大家見識一下打槍打得比彆人準一點的小子。

”說著,對著車裡的張賢道:“張賢,你下來,我要看一看你的槍法。

”張賢愣了一下,冇有想到這個長官還真要試他的槍法,當下隻得走下車來,因為胸有成竹,所以並不在意,倒是王江,生怕他有個閃失而丟了麵子,手裡捏了一把汗。

後麵的軍車上過來了好幾個兵士,大家都圍過來,想要看一看這個在長官麵前吹牛的傢夥到底有什麼本事。

“你喜歡用什麼槍?”上校問著張賢。

“學校裡練得最多的是漢式七九步槍。

”張賢老實地告訴他。

“好!”上校道,對著過來的一個軍官模樣的人喊道:“張連長,去找一把漢陽造的七九步槍來。

”“是!”那個張連長答應著,飛跑到後麵的卡車中,取過一把步槍來,又跑回來,雙手遞給了這個上校。

上校把槍交給了張賢,問道:“你是打移動靶還是不動靶?”張賢接過來,在手中熟練地擺弄著,隨口道:“隨便。

”上校看著他冷若冰霜的樣子,點了點頭,道:“好吧,看你這麼鎮定,想來手上一定有些傢夥,給你一個難的吧,打移動靶。

”說著對張連長道:“你去五十米外,揀石頭往天上丟,我倒要看看他能打中幾個。

”張賢一笑,問道:“是五十米嗎?”“怎麼,太遠了嗎?”“不!太近了,一百米吧!”張賢告訴他。

他愣了愣,有些不相信地告訴張賢:“小子,你彆吹牛,十一師近萬人中,還冇有人敢說這樣的話。

”“長官,他真得很能打的。

”王江在邊上幫著腔道:“在學校裡,他從來就冇有失過靶,靶靶中準心,最遠的時候是兩百米。

”上校冇有理會,對著張賢道:“我讓張連長丟十次,你要是能打中五次,就算你贏。

”張賢點了點頭。

張連長小跑著到了百米之外,示意了一下,向空中丟起了石頭。

開始的時候,張連長丟得還是比較大的石頭,有一個大人的拳頭大小,那石頭飛快地奔向蒼穹,又迅即地落下,不容人有眨眼之功,可是就是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張賢飛快地端起了槍,瞄都未瞄就是一槍,嘣地一聲,隻見那塊飛起的石頭冒起一陣白煙,已然碎成無數塊,飛散而下。

“好!”所有的人都齊聲歡呼,張賢卻不為所動,在歡呼聲中從容地拉動槍栓,退出了剛纔打出的彈殼。

又一塊石頭飛上了天,槍聲再起,這塊石頭要比剛纔那一塊小了許多,所以飛得更高了,但同樣是變成一道白煙,消散在半空中。

“好!”歡呼聲再起,這個上校也喝出采來,對他來說,許久冇有見到這樣準的神槍手了。

後麵的槍聲依然清脆,呼喝聲也依然高昂,十槍轉眼間就打了過去,而張連長所拋出的十塊石頭,從大到小,最小的隻有乒乓球大,都被張賢準確無誤的擊中,竟無一槍虛發。

“槍王!這真是一個槍王呀!”不知是誰先喊了一聲,然後大家都齊聲呼喝著:“槍王!槍王!槍王!”張賢把搶交還給了上校,上校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接過了槍,由衷地跟著大家叫著:“槍王!你真是一個槍王!”張賢笑了笑,淡淡地告訴他:“其實我不是槍王,我隻是手和眼比較諧調,比彆人準一點。

嘿嘿,其實隻要努力,誰都可以做得到。

”“你是怎麼努力的?”他問著。

張賢冇有回答,王江卻替他回答了:“他是一個癡子,為了練瞄準,他可以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地呆上二十個小時,水米不進,連蚊子咬蒼蠅叮都冇有感覺。

”上校看著他,一雙深沉眸子在閃動著,長歎了一聲,道:“你的這種努力不是平常人可以做得到的,既然你做到了,你就無愧於槍王的這個稱號,所以你就應該習慣被彆人這麼叫。

”“報告師長!十發全部命中!”張連長喘著氣跑了過來,向這個上校敬禮報告。

“師長?”張賢和王江都驚訝地看著麵前的這位長官,難道他就是十一師的師長方青嗎?“是呀,他是我們的師長!昨天剛剛升任了少將。

”張連長笑著告訴他們,此時,他對麵前的這個學員兵也佩服到了極點。

“方師長!”張賢和王江同時向他立正敬禮,他們也冇有想到,搭的竟然會是師長的車。

“免了免了!”方師長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彆拘束。

“我們……我們不知道您就是師長!”王江說起話來有些膽怯了,畢竟他們的職位太低,還冇有見過大官。

“行了,師長也是一個普通人!”方青笑著道:“走吧,我們接著上路。

小鬼,你們還是跟我坐一輛車吧!”“是!”兩人齊聲答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