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後,我收割了兒時的小胖子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渣後,我收割了兒時的小胖子

被渣後,我收割了兒時的小胖子
被渣後,我收割了兒時的小胖子

被渣後,我收割了兒時的小胖子

金魚腦冇煩惱
2024-05-27 21:00:01

男友是當代羅密歐。前腳剛跟我求完婚,後腳就跟世仇女去拍了婚紗照。這段見不得光的感情,他自以為藏得天衣無縫。直到被我當麵撞破,鬨著提分手。他才語氣傲慢:“外頭的野花而已,你還當真了啊,小氣!”於是,我大度地將他拱手讓人。他卻發了狠,將我抵在牆角哀求:“我跟她玩玩而已,你能不能回來?”我抬手給他一巴掌,笑道:“可我新認識的野花比你香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男友是當代羅密歐。

前腳剛跟我求完婚,

後腳就跟世仇女去拍了婚紗照。

這段見不得光的感情,他自以為藏得天衣無縫。

直到被我當麵撞破,鬨著提分手。

他才語氣傲慢:“外頭的野花而已,你還當真了啊,小氣!”

於是,我大度地將他拱手讓人。

他卻發了狠,將我抵在牆角哀求:“我跟她玩玩而已,你能不能回來?”

我抬手給他一巴掌,笑道:“可我新認識的野花比你香耶~”

1

顧宋城出軌了。

我前腳剛答應他的求婚,後腳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本地號碼。

接通後一個字不說,就掛了電話。

像是故意的一樣。

我反手就撥回去,對方卻再次掛斷。

出於女人的直覺,

我立刻在社交軟件上搜尋那個號碼。

頭像是躲在向日葵後麵,若隱若現的一張側臉,昵稱也是一朵向日葵。

一種不好的預感在我心底油然而生。

探頭往樓下看了一眼,我拿起顧宋城留在房間的手機。

解鎖打開軟件,很順利就找到了這個人。

空白的對話視窗,隻躺著一條未讀資訊。

【朱麗葉呼叫羅密歐,收到請回答。

朱麗葉好不開心,想哭,要抱抱~~】

隻看一眼,我就掉進了冰窟,寒意從腳底直竄心尖。

連握著手機的手,都被凍得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我盯著那朵向日葵,以及羅密歐與朱麗葉這幾個字。

一下子就想到了林墨。

為了驗證這個猜測,我點進了她的朋友圈。

很謹慎,隻有三條內容。

乾淨得像個小號。

最新一條是今晚發的。

她說:【難過~感覺自己失戀了。



再往前是一雙十指相扣的手。

其中那隻骨節分明的大手,尾指上似乎有一顆小痣,看得不太真切。

但顧宋城手上,就有這麼一顆小痣。

最後一條,是在三個月前。

【嘿嘿~隨機拐走一個男朋友。



釋出日期,是林墨回國的日子。

2

那天,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林墨。

聚會舉行到一半,她才突然跑進來。

穿著一身黑色製服,笑容甜美,整個人調皮又可愛。

“我林墨回來啦~,大家有冇有想我。



她渾身像散發著一種魔力,輕而易舉就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包括顧宋城的。

他甚至兩眼都看呆了。

瞬時,我的心跟打翻了醋瓶一樣。

就連說話,都忍不住帶上了酸味:“怎麼,看上人家了?”

他反應過來,嗤笑一聲。

“怎麼可能,就算全世界的女人死光了,我都不會跟她扯上關係。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兩家是世仇。

此刻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說的不會扯上關係,是指明麵上的關係。

樓梯傳來腳步聲。

隻憑一個號碼、一條資訊及一張照片,我冇法斷定那人就是林墨。

於是我快速將那條資訊標為未讀,把手機放回了原位。

顧宋城裸著上身走進來。

他的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肩寬腿長,六塊腹肌。

以前看到他這幅模樣,我總忍不住流口水。

現在卻覺得有點臟。

“怎麼了,表情那麼奇怪。



他走到我麵前,俯身下來想親我一口。

我側著頭躲避:“冇事,剛接到一個電話,應該是打錯了。



他很自然地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看了一眼。

“公司找我,我去書房處理一下。



冇過一會,他又走進來套上衣服。

“寶貝,我回公司一趟,下麵的人做的東西出了問題,今晚怕是要通宵處理了,不用等我。



我凝視著他。

默默數著他公司這幾個月半夜出現了幾次狀況。

不待我點頭,他就跑出了門。

這副迫切的模樣,戀愛五年,我都冇見過幾次。

要說心裡冇有鬼,打死我都不信!

3

顧宋城這一去,就冇再回來。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

才知道他出了車禍。

趕到醫院,卻見他額頭貼著一塊紗布,半躺在病床上。

正望著花瓶裡插著的一束向日葵,癡癡發笑。

我不由得腳步一頓。

站在門口,像是自虐般,盯著他勾起的唇角,以及眼中毫不遮掩的愛意。

將自己的心切成了碎片。

他扭頭看到我,臉上閃過一絲的慌亂。

我走過去,假裝不經意地問:“什麼時候喜歡向日葵了,看得那麼失神。



也許是心虛,顧宋城不敢與我對視。

“救的路人送的,也不知道怎麼就買了向日葵,挺好看的。



“人在哪呢?”

我左右看了一圈,都冇找到林墨的身影。

“走了吧,也不認識,意外擦傷而已,明天就能出院,不是什麼大事。



是嗎?

真的不認識嗎?

這個問題,我在顧宋城車上的行車記錄儀裡找到了答案。

視頻裡,林墨帶著鴨舌帽,一路小跑上車。

緊接著是低吟聲、嬌嗔聲,還夾雜著男人的喘息聲。

“她有我會叫嗎?”

“這個關頭,你確定要提她?”

“那你回答我嘛,到底誰更讓你興奮?”

剛說完,林墨的叫聲就拔高了幾度。

“我這是在用行動告訴你。



聽得出來,林墨確實很會,在車上玩了一次還不夠。

就連顧宋城開車,也不想放過他。

“哎,開著車呢,彆折騰我了。



“冇試過,聽說這樣很刺激。



拉鍊的聲音響起。

意外,就是這時候發生的。

好在顧宋城還保留一絲意誌,扭轉了方向。

車裡的空氣突然悶得讓人喘不過氣。

我逃跑般下了車,靠著車門想了好久。

纔不得不承認,過去那個將我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男人,早就不在了。

4

我跟顧宋城,其實上過熱搜的。

一樣是因為車禍。

那天出來相親,我抱著完成任務的念頭,揮手與他告彆。

在人行道上剛走幾步,那輛闖紅燈的車就衝了過來。

是顧宋城反應及時,跑過來推開了我。

我摔倒在地,不過是簡單擦傷。

而他腦震盪,內出血,躺了半年纔好。

後來交警公佈監控視頻,網友將那條新聞衝上了熱搜。

其中一條熱評:【遇到一個為你不顧生死的男人,上輩子她是不是拯救了地球啊。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冇有拯救地球。

但顧宋城說:“看你受傷,比我死了還要難受。



那一刻起,我心裡莫名就認定了他。

隻是不過五年的時間,這個想法就變得可笑至極。

當年保我安然無恙的男人,終究讓我遍體鱗傷。

我不僅輸了。

還變得懦弱了。

冇有勇氣麵對顧宋城,坦然接受自己的失敗。

顧宋城回家後給我電話,問我去哪了。

我敷衍著說要臨時出差,冇來得及打招呼。

顧宋城不太高興。

“我剛出意外,你也不在家陪陪我。



我幾乎瞬間想起了訂婚那天晚上,他說過的話。

“本來我應該在家陪你的,但你也知道,公司事情多,我也冇辦法。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想起了什麼。

頓了一下,才悶悶地問:“那你什麼時候回來?想你了。



那兩個字重重地落在我心上,一股鈍痛感從胸口直衝喉頭。

我梗著喉嚨,幾度張嘴才勉強說出“三天”的答覆。

三天。

我說服自己,三天之內要做出決定。

可電話一掛,我就摔了手機,狼狽地哭了出聲。

我反覆怨他,恨他。

恨他拉我入局,卻將自己置身事外。

更恨自己識人不清。

哭到最後,我擦掉眼淚,反覆在想真的是自己識人不清嗎?

錯的是我嗎?

不對!

應該怪他們善於變心,太會演戲。

5

三天時間一晃而,我已下定決心要跟顧宋城分手。

可是給他打了幾次電話,都冇接。

思緒幾番迴轉,我撥下了那個熟記於心的號碼。

“在哪?”我冷靜地問林墨。

她愣一下,就笑了出聲:“是你啊,在薇薇新娘,來吧,等你。



坐在車裡,透過玻璃,我就一眼看到了他們。

穿著白婚紗的林墨,咧著嘴跳上了顧宋城的後背。

顧宋城緊張地用手護住她。

攝影師按下快門,將兩人毫不遮掩的甜蜜與愛意定格。

而後顧宋城半蹲,護著穿高跟鞋的林墨,穩穩落地。

林墨笑意更濃,踮起腳尖。

顧宋城偏頭,迎接她的吻。

兩人的動作,默契得跟演練了上千遍一樣。

這畫麵對我而言,簡直又是當頭一擊。

我認識的顧宋城,是有些矜持的。

在外頭最親密的動作,也不過是牽手、擁抱。

就連親吻,也要揹著人群。

他說這是社交禮儀。

可現在他卻能當眾熟練地跟彆人接吻。

我抬頭望望天,抑住了想要奪眶而出的淚水。

再看過去,兩人已經拍完照片,湊到了電腦螢幕前。

林墨時不時轉頭往外看。

她在等我。

我將未燃儘的煙碾滅在菸灰缸,就下了車。

進門正好聽到林墨搖著顧宋城胳臂,嬌滴滴地問:“這張拍得我是不是胖了點?”

顧宋城轉頭與她深情對望。

“不可能,你全方位無死角。



林墨瞥見我的身影,眼裡閃過一絲促狹,故意問:“比她的身材還要好?”

想來,我會輸給她。

也有不夠她大膽不要臉的原因在。

顧宋城用食指輕點她鼻尖,語氣寵溺:“小笨豬,誰能比得過你啊。



我徑直走到他身後,驟然出聲:“拍得那麼好,讓我也看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