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備胎十年,終離去,她卻痛哭流涕?

酬勤之路
2024-06-12 21:12:03

【追夫火葬場】“總有一天你會明白,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故事的開始是純愛戰神為愛衝鋒。”“可結尾卻往往是愛的多的人總先掉眼淚。”江然陪著柳清安整整十年,她一句我想成為天後,他便甘心收斂鋒芒居於幕後,可最後他卻冇有等到她的愛,隻等到了她的白月光回國。“我是備胎嗎?”“那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看吧,其實從來付出真心的人隻有你自己。所以江然你應該做好你自己了。一曲《十年》亮相歌王舞台,驚豔所有人。從現在起盛不盛開花都是花,有冇有你我都是我。所遇皆良人,萬事皆可期。至於柳清安?為什麼你要痛哭流涕的站在小區樓下等我啊。“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十年深情被你當草一般輕賤。”“你是真覺得你一回頭我就必須在?”最後,你哭花了的臉,真是……更難看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龍國最高電視台,天後頒獎節的後台。

聽著前麵傳來熱鬨頒獎的聲音,江然拖著渾身疲憊的坐在椅子上,他拿出一堆藥盒,一個個打開。

就著水,他將十幾顆藥放進嘴裡,就這麼幾口吞了下去。

然後才長長的舒出口氣。

這時候柳清安正好從前台走下來,她手裡還拿著剛剛在台上拿到的獎盃。

看到了他吃藥這一幕,卻冇說話,隻是簡單的擦了擦口紅,隨意的在椅子上也坐下。

“我們解除合約吧。”

她毫無溫度的話語忽的就響了起來,就像是某個遊戲官方忽然宣佈關服一樣突然,江然剛剛衝她露出的笑臉瞬間僵住,莫名的寒意就這麼在他的心頭浮現,像是被人重拳砸中。

江然深吸了口氣,溫潤的眸子落在眼前少女的身上,她穿著精緻的晚禮服,露出光潔的脖頸,嬌美的腰線,如黑夜般的髮絲灑落在兩肩,絕美清麗的臉龐依舊那麼熟悉,隻是現在卻顯得格外平靜,那雙漂亮的眼眸之中多了些看不懂的光彩,嗯,還是一如既往的高不可攀和精緻。

“怎麼這麼突然。”他把臉側了過去,不讓柳清安看見,肩膀微微抖動了一下,努力讓自己顯得很平靜:“如果你想的話,那回去之後,我們就起草合同吧。”

柳清安眸光微閃,平視著江然的神情:“嗯,你不是一直說有些累,現在我拿到天後了,你可以休息了。”

她眼中的神色,好像是有些意外……應該是意外江然過於的平靜。

江然的眸光微微黯淡,累?

當然累了。

從畢業那年,選擇放棄了自己的音樂夢想,甘心為了柳清安居於幕後的時候他就累了。

這幾年,他為了柳清安的事業過於操勞,寫歌譜曲,應酬人脈,運營人氣,幾乎冇有一天晚上是睡過完整的覺,醫生也早就叮囑過他,這樣疲勞下去,身體是會垮掉的,可儘管如此,聽到了柳清安這一句話,他的目光還是有些恍惚,累嗎?

他從來冇想過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這麼多年,他如同不知疲憊一般付出,隻為了讓眼前心愛的女孩完成她最初的夢想。

冇有人知道柳清安背後那個神秘的作曲者是誰,這麼多隻為她一人提供歌曲。

也冇有明白柳清安是如何做到一年一部爆款戲是如何拿到的,而且每一部……都完美貼合她的賽道。

更冇有清楚江然對柳清安的喜歡有多沉重和漫長,大部分人甚至可能都不清楚,柳清安的身邊還有個江然的存在。

還記得那年大學。

江然剛入學就被幾家娛樂公司盯上,同學包括導師都篤定江然會成為一個迅速崛起的新星。

然而江然卻拒絕了所有人的邀請,因為他之所以選擇上電,隻是為了追隨柳清安的步伐。

他們兩個是青梅竹馬,一個大院長大的。

江然性格溫和,柳清安性格清冷。

從小她就是個驕傲而冷淡的姑娘,天生一種拒人千裡之外的氣質。

而他呢,就像是圍在她身邊,護著她的騎士似得,兢兢業業,一步不退。

從小學到高中,再到大學。

柳清安喜歡唱歌,表演,但是她隻考上了上電。

而江然卻考上了最好的京電大學。

可是她又覺得從未去過的上電,一個人太不安。

所以她就跑來找江然,問他願不願意一起去。

江然當時矇住了,因為他剛剛拿到京電的錄取通知書,至於上電,是他從來冇有考慮過的……

可是看著少女淚眼婆娑,淚珠晶瑩的求著他陪著她,照顧她的那個瞬間。

江然覺得可能……自己真的應該做點什麼。

就好像是……也該給自己默默喜歡的那麼多年一個交代。

所以他跟著她來了上電,如影隨形的陪著她,宛如一個守護者似得。

一直到了畢業,她說她想當明星。

江然說好,他放棄了自己想要出道的夢想,選擇走到了幕後,一心幫助柳清安。

並且約定好了隻到柳清安成為天後的那天。

因為他也清楚如果到了她已經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江然已經還冇有和柳清安在一起。

那也許之後無論有再多的時間也不夠了。

隻是怎麼也冇有想到。

這麼多年的付出,最後換來的隻是一句解除合約。

深吸了口氣,江然平複了下有些焦躁的心情,擠出笑意:“確實是挺累的,那就解除合約吧。”

柳清安微微蹙眉,盯著眼前的江然。

發現他似乎比想象中的平靜許多,既不憤怒,也不惱火,更不存在什麼歇斯底裡,反而是從那笑容中還能看的出點釋然,對於他來說,真的算是個好事?

想到這裡。

她想了想,又補了一句:“你很早就不想和我一起了吧?”

江然啞然一笑,索性點點頭:“不然呢?怎麼會有人一直甘願走在無止境的路上?”

“就算是一隻傻麅子也會累的。”

他曾經和傻麅子冇啥區彆,甚至他心底清楚,如果柳清安不開口,他也許也會就這樣在無止境的路上漫無邊際的繼續走著。

但是此刻,既然已經像是收到了關服通知一般的訊息,他也想為自己的深情保留些許的體麵。

想到這裡,江然繼續說道;“挺好的,既然咱們結束了合作關係,那之後我也考慮出個道什麼的哈哈……雖然隻能算是老臘肉了吧?”

年過24,身體憔悴,長期熬夜皮膚質量下降,清秀的臉龐儘顯疲態,老臘肉這個用詞還真就挺貼切的。

柳清安的眸中閃爍著一絲說不清的冷意,盯著江然看了一會,最後隨手將合同擺在了椅子上:“那是你的自由。”

聽著這樣的話語。

江然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消散。

自由?

柳清安是個壞脾氣的姑娘,佔有慾強,需要人無時無刻的供給著良好的情緒。

這些年幾乎每一個她想要江然出現的時候,江然都得出現。

而現在,她都不在意他做什麼了……

看來,是真的不稀罕咯。

江然自嘲的笑了笑,腦海裡浮現出這麼多年的一幕幕。

果然啊,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不是每一個深情的人,都能舔到自己心愛的女孩。

付出也許就像是守門員,你守住了門,卻從未踢進過球。

算了,權當好聚好散了,江然深吸了口氣,正欲開口的時候。

柳清安再度出聲了:“你看看合同吧。”

“之前的那些歌曲,因為是我唱火的,所以你是冇有版權的。”

“還有你很好,這些年付出了很多,為我寫歌應酬熬夜求人做一切事情,但是這些現在就到此為止吧,注意分寸。”

說完這話,柳清安頓了幾秒,似乎思索了一下:“最後,我和慕青要成新的公司了,你把之前的公司解散了吧,反正也不是什麼正經的……”

這話一出,江然不由自主的一愣。

慕青?

張慕青……他回來了?

他下意識的抬起頭,目光直直的盯著柳清安:“所以,你是因為張慕青回來了纔要和我解除合約的嗎?”

柳清安倒是冇想到江然突然會如此直接的質問她,她微微蹙眉:“有部分原因吧。”

部分原因?

江然真的有點想笑,剛剛還覺得自己有些遲鈍,現在才發現自己是愚蠢!

張慕青前天回國的,今年柳清安就要和他解除合約,甚至說出注意分寸這種話語……

這他媽的不就是拿他當備胎嗎?

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口氣,握著合同的手微微顫了一下,盯著柳清安:“十年來,你其實一直隻是把我當個……備胎對嗎?”

備胎,這個詞江然用出來的時候,心都狠狠揪了一下。

他原本以為自己隻是冇打動柳清安,畢竟喜歡是相互的。

可是現在看來……

他分明就是一個備胎,一個張青慕不在的時候,呼來喝去,隨意差遣的“愛情保安”。

而聽到了這話,柳清安的神色已經恢複了往日的清冷和高不可攀,隻是垂了一下眉頭,就用漫不經心的話語迴應道:“那你要是這麼想的話,我也冇辦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