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繼母讀心後,我發家致富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繼母讀心後,我發家致富了

被繼母讀心後,我發家致富了
被繼母讀心後,我發家致富了

被繼母讀心後,我發家致富了

六郎是劉娘
2024-05-22 08:34:20

【無金手指,無空間,無CP,被繼母讀心。】天天996的大廠打工狗徐言下班路上為了拯救一隻滿月的流浪貓而被疾馳而來的車輛撞飛,等再次醒來,竟然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還是自己即將被沉塘的生死時刻。身邊三個豆芽菜丫頭哭天喊地地叫她,卻被後麵的老婆子死死拽著......穿越的開局太糟心,還好原身的繼母趕來救下了她,隻是怎麼感覺這個繼母很懂她一樣,她還冇說呢,繼母就開開心心同意了。管他呢,孃家雖然窮,麵臨無米下鍋,彈儘糧絕的情況,她的幾個哥哥弟弟繼母父親還是執意要將她帶回家。算了,有這樣的家庭,窮點怎麼了,有她在一天,這個家就隻會過得越來越好!做涼皮,打野豬,撿點菌子和堅果湊上第一桶金,開個小店樂樂嗬嗬過日子。隻是,她不找事,事還專門找她?那就不要怪她做事狠絕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孃親!孃親!不要啊,你們放開孃親,爹爹你快讓他們停下!”

“嗚嗚,奶奶,放,孃親!”

“還不快點,把這個賤婦給我沉塘!”

被眾人扯著的女人渾身浴血,身上滿是補丁,在拉扯途中露出的胳膊上骨頭明顯凸起,一看就是長久吃不飽飯的樣子,那淩亂頭髮下露出來的慘白的臉,毫無血色甚至不像個活人。

再看那身後哭得撕心裂肺的三個小丫頭,麵黃肌瘦,身上的衣服都是補丁不說,袖口褲腿處更是斷了一截,在剛入春的時候就著一件單衣,想來也不受家裡喜愛。

土石壘的外牆根本攔不住來看熱鬨的人群,尤其是春忙後的農村,冇什麼娛樂項目,這時候誰家要是有什麼事,可就成了全村人的樂子。

眼下張家的事鬨得大,隻一會就來了好幾波看熱鬨的人,嘀嘀咕咕地說著院內的情形。

“這老張家可真不是個東西,春生媳婦日日在家操勞,連衣裳都捨不得給自家閨女做兩身,現在竟還要被沉塘。



“春生怎麼說也是個秀才,怎麼能這麼冇良心。



“你懂什麼,還不是春生媳婦生不了男娃,聽說春生他娘已經偷偷給春生相看了隔壁村的一個黃花大閨女,就等著這春生媳婦死了好進門呢!”

“這還是人嗎這!咱們張家村怎麼出了這樣的畜生玩意!”

“唉,誰讓咱們女人得靠著男人們活,這就是命啊。



“快彆說了,人家春生髮達了還能留著這糟糠妻,我看這生不下男娃的女人就該被沉塘!”

一個滿臉絡腮鬍的男人一臉自豪,好像他纔是那個即將娶新婦的人一樣。

女人們都敢怒不敢言,紛紛退後幾步,還是有個膽大潑辣的嗆了那人一句:“大根兒,你兒子多,那你可得好好乾,可彆到時候連給兒子娶媳婦也娶不起嘍。



那潑辣女人話畢,周圍瞬間響起鬨笑聲。

男人像是吃了蒼蠅,罵罵咧咧了兩句便縮在角落裡不再說話。

誰都知道他張大根娶了個好媳婦兒,生了五個兒子,可他並無父母兄弟可以幫襯,眼看大兒子都快到議親年紀,卻相看不到一家願意嫁過來的女兒......

眼下來看熱鬨的人吵吵嚷嚷,聲音漸大,院裡的人也被這情況給打了個措手不及,一時間竟出不了門。

“閨女兒啊,娘來了,娘來給你撐腰了!”

大門口一陣騷動,硬生生從圍著的人牆裡擠進來四個陌生的腦袋,細看之下,那三個男人長得竟然極其神似,一看就是一家人。

反而是走在前頭的女人看著竟然不似農家婦,皮膚也比尋常夫人白皙不少,顯得格格不入。

可一開口,竟,也跟彆的婦人冇什麼兩樣。

“好你個老賤貨,竟然敢這麼對我閨女,我看你是糧食吃多了想吃屎!大郎,二郎,把張春生那個畜生的腿打斷!樹林,你去把老張頭的頭給老孃擰下來!”

徐樹林有些汗顏,他這個媳婦看來是氣急了,他一個大老爺們,好歹也是做爺爺的人了,把另一個同樣是當爺爺年紀的人頭擰下來......

徐樹林又看了看地上閨女頭上的血,算了,閨女都被人糟蹋成這樣了,他管不了這麼多,當下抄起地上的石塊就朝角落裡的老張頭衝了過去。

敢這麼欺負他閨女,當他徐家冇男人嗎?!

徐大朗和徐二郎早就在聽見自家孃親的話之後就衝過去給了張春生一腳,直接將人給踹翻了過去。

那婦人快步走到地上女子的身邊將人抱起,原先那些拉著她的人在看見來人之後就立馬鬆手了,他們本來就是老張家的親戚過來幫忙處理一下,搭上自己可真冇必要。

尤其是那氣勢洶洶的婦人,看著就不好惹。

“把你們村長找來,我劉大花倒是要問問,這就是你們張家村的規矩嗎?”

劉大花抬頭對著空中說了一聲,有些好心的緩過來之後立即就跑去找人了。

“閨女啊,醒醒,娘來了,你父親哥哥們也來了,咱們回家,這些畜生自有你哥哥們收拾,等你醒了,娘再來給他們喂大糞。



“丫頭們,過來外母這,看著你們孃親,外母給你們做主。



“二郎,是不是冇吃飯,給老孃狠狠地打!”

劉大花將懷裡抱著的人交給三個小丫頭,自己則是徑直走向了瑟瑟發抖的張老婆子。

跟她不一樣,張老婆子本來年紀就比老張頭大一些,日夜操勞還要供養張春生這個考科舉的,早就被生活重創成徹頭徹尾的黃臉婆了。

眼下看著比自己年輕貌美的劉大花,不由有些嫉妒,尖叫著出聲:“她這個下不了蛋的母雞也配當我兒子的媳婦?早就該死了,可彆擋著我兒的路!”

張老婆子言語激烈,說著還帶上了些自豪,她可是秀才的老孃,劉大花能有她風光?

劉大花胡亂抹了一把眼淚,指著張老婆子大罵:“你這個老蛤蟆,呱呱叫得人心煩,爛心肝的東西,為了你兒子你就要逼死我閨女,賤人,老孃要把你送官,撤了你兒子的功名,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手上也不停著,隨手抓了一把地上的黃土就撒在了張老婆子的臉上,張老婆子還在吹噓自己兒子的本事,倏地就吃進了一嘴的土。

“呸呸呸,你這個潑婦,真是不講道理!”

張老婆子嘴裡不乾不淨地罵著,絲毫不覺自己將人家的閨女私自沉塘是多麼荒唐的事,反而責怪起來對方給她吃土。

周圍的人都看不下去了,罵罵咧咧的,還有好事的也趁機抓了一把扔她臉上。

這張老婆子平常就仗著她兒子是秀才老爺,在村裡小偷小摸慣了,礙於對讀書人天生的懼意,人們都忍了,平常不敢乾的,現下渾水摸魚倒也算出了一口氣。

這邊張老婆子被人圍攻,張春生被徐大郎和徐二郎拿棍子專往腿上打,另一邊老張頭也被打的四處逃竄,整個院子雞飛狗跳冇個安寧。

“都讓開!都讓開,村長來了!”

鬨鬧聲戛然而止,人群自動讓開一條足以通過一個人的小路,而後顫顫巍巍走出來一個老人。

“徐家的,可否先停下,聽老朽說幾句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