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的女人給全村下了母豬催乳素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被拐的女人給全村下了母豬催乳素

被拐的女人給全村下了母豬催乳素
被拐的女人給全村下了母豬催乳素

被拐的女人給全村下了母豬催乳素

栗子刀
2024-05-22 11:40:06

被拐的女人給全村下了母豬催乳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我們村的人都很瘦,除了被拐來賣給郭二麻的女人。

她胖得像個巨大的氣球,但她和其他女人不一樣,她不哭不鬨,還揚言要生一堆小豬崽。

後來,村裡人漸漸胖如豬,行動遲緩。

她卻瘦了,也開始宰殺。

全村人都被宰了,隻有我躲在櫃子裡偷生。

冇想到她發現了我,打開了櫃門,朝我露出俏皮的笑。

“小豬真調皮,尾巴都露出來了哦!”

1.

今天是村裡的喜日,每年的這個時候,常年在外奔波的郭婆會帶著“新人”回來。

村裡的女人基本上都是從外麵拐回來的,留給這些女人的路,不過是逃跑被抓,被打死,要不然就是傳宗接代後,死心了留在村裡。

外麵一陣敲鑼打鼓聲,熱鬨得不行。

我奶盧家梅兩眼放光,臉皮撐出笑容,皺巴巴的一張臉忽放光彩。

她拽著我,朝村口走去。

“走,給你爸相看一個,我家鐵牛還年輕,說不定碰巧遇上一個,還能再生幾個孫孫。



我舔了舔嘴巴,乾涸的嘴唇裂開,血珠凝聚出來。

2.

到村口大槐樹下的時候,已經圍了一圈人。

郭婆站在石磨上,本來和我奶一個年紀的歲數,因為冇有下地乾活的勞累,看著年輕許多。

她的聲音很響,“這次我隻帶回來了三個女人,可彆小看這三個,其中兩個還是大學生呢。



“學校出來的,以後下的崽肯定聰明。



村裡人都爭著前擠,想要看清那三個女人的容貌。

特彆是那些打了半輩子光棍的男人,叼著劣質煙,擠了進去。

我憑藉瘦小的身體,也擠了進去。

有兩個女人被堵著嘴,五花大綁地跪在地上,還有另外一個胖女人,冇被堵嘴也冇被綁,隻是安安靜靜站在她們身邊。

“誒漂亮,真漂亮,娶個這樣的婆娘不虧。



“不對啊,怎麼這還有一頭肥豬,郭婆你是不是年紀大了眼睛不好使,找來這樣的貨色。



說話的人,正是村長的兒子,郭大柱。

他的上一任老婆因為逃跑多次,活生生被他打死了。

這一次,他也是來相看新人的。

聽見他的話,眾人把視線移到那個胖女人身上。

剛纔村民都被郭婆口中兩個“年輕學生”吸引了,完全忽視了那個胖女人。

郭婆俏生生笑了笑,長年吸菸的嗓子像爛風車,沙啞吐出一句。

“這不是不好找新人了嘛,怪我嘍,下次我可就不帶人回來了,留你大柱打一輩子光棍。



“彆看人家許善胖,心地善良,脾氣溫和。



許善白白胖胖,體重估摸著是身高的兩倍,臉上的肉模糊了五官,眉毛淺淡,像一頭無毛豬一樣。

郭大柱連忙道歉,隨手扯開一個跪著女人嘴裡的破抹布。

那個年輕女人驚恐萬分,淚流滿麵,嘴裡不停求饒。

烏黑的頭髮和眼淚攪和在一起,胡亂貼在臉上。

“大哥大姐們,我相信你們是好人,送我回去吧。



“送我回去,我爸會給你們錢的。



她身邊另一個瘦弱女人也不停點頭。

可這時,許善站了出來,她走一步,身上的肉便顫抖一下。

她艱難蹲下身子,身上的肉全部堆在一起,像一個巨型氣球一樣,生怕下一刻爆炸開來。

“李月月,彆這樣說,既然來到這裡,就安心生活,女人的生活,就是伺候男人,伺候好了,生活也就美滿了。



“你說在外麵還不是嫁給那些狡詐男人,還容易被pua,還不如跟踏實能乾的村裡人在一起,過三年生兩胖小子,豈不美滿?”

村民們都開始讚美起了許善,“人雖胖,但是腦子靈光,看樣子是個好女人。



3.

我奶也揪著我,“是這個理,聽見冇小賤皮子。



我不敢吭聲,隻能瘋狂點頭。

昨天她打我,身上留下的青紫,被她現在一揪,疼得我齜牙咧嘴。

許善得到肯定,她又站了起來,身上的肉抖了再抖。

可她口中的李月月卻兩眼噴火,大罵起來。

“許善你個不要臉的,誰要嫁給這些刁民,窮鄉僻壤的,死我也不嫁。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聽見李月月的話,許善似乎被嚇到,她退到郭婆後麵,緊緊摟住她的胳膊,兩個眼睛蓄滿淚水,任由淚水無聲在麵上流淌。

“我不過是為你好,你卻要咒罵我去死。



雖然許善胖成球,可她說話溫溫柔柔,還是有人可憐她。

郭大柱氣憤地一巴掌扇在李月月臉上,那響聲可不小。

她被扇地整個人都倒在地麵上,頭髮散亂,還吐出一顆帶血的牙齒出來。

“呸,真是個倔種,好賴話都不聽,我倒要好好訓訓你。



“郭婆,這個女人,我買了。



郭大柱扯起來李月月的手,摸了一把她的臉蛋,絲滑的觸感讓他不禁打了個顫抖。

“就這個,年輕大學生就是不一樣。



郭大柱出手闊綽,從兜裡給掏出一疊現金給了郭婆,火急火燎地扛著李月月跑回家。

郭婆數著錢笑眯眯地,“還有誰,要買趕緊的。



我奶咬緊牙,把地上還被綁著的那個女人買了,嘴裡嚷嚷著。

“我家鐵牛也不能差人一步。



地上那個女人叫方小柳,她嗚嚥著,似乎妥協於命運之下。

“小柳妹妹,去吧,老老實實地過日子去,給大孃家生幾個大胖小子。



郭婆樂嗬嗬地笑著。

我奶高興地扯著方小柳回家,隻有我邊走邊回頭看許善的樣子。

她衝我溫和地笑著,朝天鼻下,淡粉色的嘴唇朝兩邊僵硬地拉開,黝黑的眸子深不見底,她的笑容漸漸和我家裡養的豬,不斷重合。

我每天都要去割豬草,然後踮著腳丟給豬圈裡的大肥豬。

有次不小心被沉重的揹簍壓著腰,連帶著整個人滾進豬圈,餓極的豬,一口咬在我小腿上,咬得小腿血肉模糊,深可見骨。

那一幕似乎重現,疼痛似乎從小腿上蔓延開來,我心一驚,嚇得不敢回頭了。

4.

回到家裡,我奶扯了一嗓子,我爸從屋裡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個冷饅頭啃,一見我奶扯著一個女人回來,兩眼放光。

我奶得意地叉著腰,“還不快去播種,這次可彆虧了我的錢,一定要給我生個大胖孫。



我爸渾濁發黃的眼珠盯著方小柳,像狩獵的狼,粗糙發黑的手一下拽過去她,連拖帶拉進了屋子。

我坐在院子裡,呆滯地丟著雞飼料。

小雞們嘰嘰喳喳的吵鬨聲,也擋不住解皮帶的窸窣聲和叫罵聲。

男人的粗吼聲和女人的哭鬨聲混雜在一起,我奶站在屋前,把耳朵貼在窗戶上聽著屋內的動靜。

“我兒可行,這下孫子有著落了。



就在我奶揶揄的時候,一隻小雞蹦蹦跳跳地跑到她的鞋麵上,噗呲拉了一泡屎。

溫熱的觸感,等我奶意識到的時候,她大叫起來。

但她不敢踢死小雞崽,隻能把怒氣撒在我身上。

“郭小花,你個小畜生,養個雞都養不好,想死是嗎?”

我奶順手拿著旁邊的細竹竿,衝我身上打來。

第一棒的疼痛並冇有喚醒正在發呆的我,見我冇動靜,我奶加重了力度。

皮開肉綻的疼痛,我一下跳起來,哭著求饒。

“我錯了我錯了。



與此同時,屋內一陣咆哮的怒吼。

我爸陰沉地踢開門,捂著鮮血淋漓的耳朵。

透過半開的門,我看見床上方小柳有氣無力地躺著,衝我們綻放一個囂張的笑容,蒼白的嘴唇染著血跡。

她寧死不屈,一口咬下我爸的耳朵。

我奶的憤怒從我身上轉移到方小柳身上,她丟下竹竿,炮仗般發射過去。

乾農活的人力氣很大,她一下把床上的人拉倒地麵上。

方小柳跟死魚一樣,渾身**的她,不顧地麵上的沙礫擦傷了皮膚,她隻是呆滯地盯著天空。

天有什麼好看的?

我抬頭望了一眼天空,湛藍色的天空,潔白的雲朵,小鳥自由地飛翔。

5.

曾放話“寧死不嫁”的李月月不知道怎麼討好了郭大柱,還擺起了十幾桌喜酒。

一群男人把酒言歡,閒暇之際,還把我爸嘲弄了一番。

“鐵牛啊你怎麼回事,連個女人都訓不住?”

“你看看我,還不是把女人訓得心服口服,爭著要給我生大胖小子呢。



郭大柱喝得滿臉通紅,拍了拍我爸的肩膀。

我爸的臉色陰沉如墨,悶了一口酒。

就在這時候,門口一個跛腳的矮小男人,牽著一個胖女人來了。

是許善,誰不喜歡窈窕又貌美的女人,更何況還是好色的男人。

許善冇人買,最後還是村裡最窮的郭二麻出錢買了。

郭二麻打了四十幾年的光棍,正好娶上了新媳婦,連駝背都挺直了幾分,整個人精神多了。

許善一進門,就有嬸子圍著她說話。

她來自城市,見識廣,人又脾氣好。

她融入婦女之間的交談,根本看不出她是被拐的女人。

我奶也在其中,說起我爸被方小柳咬掉耳朵的事情,許善蹙起眉。

“天呐,小柳妹妹咋這麼想不開,鐵牛哥盧嬸多好的人啊,不行,我得去勸勸她。



我奶喜笑顏開,吩咐我,讓我帶許善去。

我沉悶了片刻,憋出來一句。

“不怕許善跑了嗎?”

以前也有新人放鬆村裡人的警惕,然後跑掉的前例。

我奶狠狠地揪了我一把手臂上的肉,“你傻啊,她那體型,除了她,我們村誰能胖成豬一樣的,她還能跑遠?”

“再說你看人家。



我奶抬起下巴,周圍的嬸子也看了過去。

許善去找了席麵上吃酒的郭二麻,跟他請示去開解方小柳。

兩人不知道說了什麼,郭二麻會心一笑,許善白白胖胖的臉暈染上紅暈,還輕輕敲了一下郭二麻的胸口。

“人家感情好著呢,這纔是要娶的好媳婦。



我低下頭,不說話了。

6.

我帶著許善走在泥濘路上,我個小,走得快。

她跟不上,卻冇喊我走慢點,隻是不停地加快腳步,不斷喘氣。

“你叫什麼名,小小年紀怎麼冇去讀書?”

許善在問我話,我想了想,還是告訴她。

“我叫郭小花,我奶不讓我讀書。



村裡隻有男孩纔可以被送去讀書,女孩一般生下來就夭折了。

更彆說我奶重男輕女的性格,冇掐死我就不錯了,讀書更是想都不要想。

我慢慢走緩了腳步,許善和我有一搭無一搭地聊著。

她給我講了很多外麵世界的東西,我的眼睛亮起來。

“你想逃嗎?”

許善莫名其妙地問了我一句,明明她纔是被拐的女人。

眼裡的火光猝地熄滅,我壓下揚起的笑容,冷漠地搖頭。

“不想,這裡有我的家人,我一輩子紮根的地方,我為什麼要逃呢?”

許善笑了起來,五官都擠在一起。

“你是個聽話的孩子,也是個聰明的孩子。



她摸了摸我的頭頂,稀少枯黃的頭髮被揉亂,風一吹就像蒲公英一樣散開。

“好了,到了,你去勸勸她吧”,我冷冷地說道。

許善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推門而入。

我站在門外,盯著露出腳趾的爛鞋,屋裡傳來說話聲。

許善衝方小柳歎惜她的不爭氣,“小柳妹妹,你看你真是不知好歹,安安靜靜待著不就好了嗎?一切有我。



“惹怒了大娘和大哥,你還會有好下場嗎?”

“咱們做女人的,就是要討好……”

許善還冇說出來的話被方小柳打斷,“滾!滾出去!”

“唉,真是不聽話的女人。



許善走了出來,我上前一步關上門,鎖好門後,我跟她又走回郭大柱家。

這一次,許善問我村裡的情況。

“村裡的年輕人不多啊,總共有幾口人家?”

我有些警惕,她不好意思地笑著。

“我家二麻家窮,我想著認清了村裡人,好嘴甜一點,能幫襯著二麻。



許善嘴裡喊得親熱的很,臉上浮現甜蜜的笑容。

我鬆了一口氣,“村裡一共三十幾口人家,年輕的在外打工,不願留在山裡。



許善好奇地瞪大眼睛,“人不算多,那為啥那些被拐的女人還逃不出去?”

我笑了笑,“這些大娘們,每天都盯緊了新來的女人。



在外耕地,洗衣,總是一群眼線盯著人,若有一點想逃跑的蹤跡,都會被通告。

可笑的是,明明這些女人也是被拐來的。

數十年過去,她們竟變得和本村人一樣,思想墮落腐朽下去。

“我勸你要是有想逃的想法,還是放棄吧。



“逃是不可能的,被抓到後可能會被沉塘,而且大柱叔家還有獵槍。



我還是認為許善會逃,直覺告訴我,她不是善茬。

但我還是不想她死在村裡人手裡。

許善樂嗬嗬地,完全冇被嚇到。

“還好我從未想過要逃,我就想老老實實過日子,謝謝你告訴我。



我撇了她一眼,最好按照她說的這樣,彆逃。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