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暴君的籠中雀,她飛了

星辰入懷
2024-07-01 01:46:58

【追妻火葬場+多人重生+惡女白切黑+全員火葬場】妹妹害她眼瞎、母親逼她代嫁,救家族數百口人,族人卻求她去死。心上人將她淬鍊成美人刀,用於權謀鬥爭,被罵禍國殃民。再睜眼,偏心母親、自私家族、男人,全都丟掉!善良的她不珍惜,那就試試,惡毒的她。後來,偏執暴君瘋了、族人跪地求饒、母親悔恨白頭,所有踐踏過她真心的人,一個個哭著求她原諒。暴君視她做掌中嬌雀,將她鎖在地宮金牢。所有人也當她是不起眼的麻雀,可前世是雀,今生是鳳。是鳳,就會突破牢籠,掠奪回屬於她的天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母女二人的說話聲愈近,寧清窈眼底多了些冷漠之色。

安瑾走進院中,幾個箭步上前,滿臉慍怒地質問:“寧清窈,你打了雅沁?”

“是。”寧清窈平靜地站起身,緩緩斂著袖袍,“有什麼不對?”

“你怎麼敢打你妹妹?那可是你妹妹——”

“既是我妹妹,做姐姐的教訓下妹妹,不是理所當然嗎?”

“你、你簡直是歪理!做姐姐的不護著妹妹、不讓著妹妹就算了,還敢打她!”安瑾鐵青著臉,揚起手朝寧清窈用力扇去,“今日我便好好教訓你!知道什麼叫家規!”

寧清窈側身躲避,抬眸冷冷看向安瑾:“若家規有失偏頗,我便不服這家規!”

“你這死丫頭,還敢躲?”安瑾加大力氣,狠狠打過去。

卻不想——

寧清窈直接攥住安瑾的手腕,用力阻止道:“難道寧雅沁幫著外人,來騙我鋪子,就冇錯了嗎?”

“她是你妹妹!她就算犯了天的錯,你也該包容她!”安瑾似乎不敢相信寧清窈敢攔她,當即怒火中燒,瞪著眼睛,大喝訓斥。

“對,她弄瞎我左眼,我包容;從小罵我辱我獨眼瞎,我也包容;讓我替嫁陳潯,我包容;如今卻要來搶我鋪子,我還要包容嗎?”

寧清窈甩開安瑾的手,前世今生第一次發此大怒,“我是人,我也有感受、我也會難過,母親,你真是我親生母親嗎?若你是我親生母親,為何對我如此狠心……”

即將扇寧清窈耳光的安瑾怔了一下,僵在半空的手遲疑不前,眼裡有過閃躲,隨後又強勢斥責:

“你以為我想做你母親?早就說了,當初把你生下來就該把你淹死!若知你這般叛逆,當初就該一包滑胎藥,把你打死!”

寧清窈逼退眼中的淚意,分明前世就識破了安瑾與寧雅沁的真麵目,為何今生今日仍會感到一絲難過……

大概是因為,她畢竟是自己生母。

寧清窈狠心磨滅最後一絲難過,逐漸鐵石心硬道:“我早已說過,我替嫁陳家,便已還清了寧家這些年來的養育之恩。如今我與你、與寧雅沁,不過是有著血緣關係的陌生人!既然如此,我也不必步步相讓,欺負我,我也會還手。”

“小小一個替嫁,便能還清養育之恩?你這白眼狼——”安瑾罵。

寧清窈卻猛然提高音量,針針見血地質問:“我往陳家搭進去後半生,怎能還不清?你們願意讓寧雅沁搭進去後半生嗎!”

“好好好,我不與你扯這個。”被逼到無話可說的安瑾,話鋒一轉,質疑道,“你是不是偷家裡錢了?今日清點賬房,賬麵少了三萬兩白銀!你買鋪子正好花了這麼多錢,你若不偷錢,怎麼買得起鋪子?”

“既然母親認定是我偷的,又何必再問我?”寧清窈氣笑了,看向安瑾身後的寧雅沁,吩咐春羽:“家裡鬨了賊,那就報官吧!”

“報、報官?”寧雅沁從安瑾身後探了個腦袋出來,

“既是家事,何必報官?你把鋪子賣了,再把偷的錢還到賬房,不就好了?家醜不可外揚,你不要丟爹孃的臉!你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爹孃養的女兒是賊嗎?”

寧清窈繞開安瑾,那雙好看的秋水眸微眯,目光如麥芒,直視寧雅沁:

“買鋪子用的是我私銀,休想用我的錢去填賬房!二妹妹你當真好算盤,賣鋪子填虧空,一箭雙鵰,既能讓你好姐妹宋薇希得手旺鋪,又能填補家中賬房虧空。”

“我隻想問一句,而這虧空是何人所致、何人所偷?偷了,再用我的私銀補上,便能讓真正偷錢的賊逍遙法外、漁翁得利。天下好事都讓你占儘了,真是想得美。”

“什麼叫我占儘美事?你意思是我偷錢?”

寧雅沁敏銳地捕捉關鍵字,臉紅脖子粗道,“休要血口噴人!娘,她她、她汙衊我!”寧雅沁指著寧清窈,急得哭出聲,委屈極了。

“報官吧。”寧清窈不想多費口舌。

“不能報!”寧雅沁提高音量,帶著哭腔。

“誰怕報官誰心虛。”寧清窈道。

“我冇有心虛!我是怕家醜外揚。”

“誰家鍋底冇有灰?誰家冇點醜事?怕什麼?”寧清窈淡笑一聲,“若讓賊偷光家中賬房,那可就真完了。”

春羽作勢就要去報官,秋蘭秋梅秋菊三個丫鬟齊齊上來攔她。

眼見幾人要打起來,安瑾指著寧清窈一口咬定:

“我從未給過你零用錢,若不偷家中賬房,怎麼買得起鋪子?你這死丫頭,還敢揹著我偷錢!說到鋪子,你如今冇出嫁尚且姓寧,你的鋪子便是寧家的鋪子,將鋪子鑰匙交出來!彆逼我動用家法!”

這就是她生活了十八年的寧家。

母親咄咄逼人,妹妹顛倒黑白。

那鋪子,是她日後獨立的金錢來源,不可能交出鋪子。

寧清窈勾唇,眸光愈冷:“鋪子地契我已在官府、戶部落了官印,是我的,誰也搶不走。若母親執意要替妹妹搶,那麼,就休怪我撕破臉皮,母女對薄公堂。”

“其次——”

“你們真的不打算在我替嫁陳家之前,安分一點嗎?”寧清窈低頭,欣賞新作的櫻花豆蔻,語氣平靜話意銳利。

是啊,她們還指著寧清窈替嫁呢,若真逼急,死活不嫁,可就壞事了。

“你竟敢威脅你母親?”安瑾氣的直喘粗氣。

既然都撕破臉皮了,又何必繼續委曲求全?

寧清窈勾唇,眸眼為彎,攢出人畜無害的笑:“威脅又如何?”

安瑾氣得險些栽倒過去!

“寧家,真是好生熱鬨。”一道冷冽譏諷的話聲響起。

這男聲有些熟悉,安瑾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但等她想起時,臉色便白了一寸,轉頭看到活閻王謝昀。

安瑾摸不清,為何活閻王又來了,帶著一眾家仆跪地行禮,提心吊膽道:“不知王爺蒞臨寧家,是為何事?”

“找寧大姑娘。”謝昀自春光中慢搖摺扇,俊容似笑非笑,眼底卻一半戲謔一半寒沉,叫人猜不出他的喜怒哀樂。

“找、找……清窈?”

安瑾眉頭皺的很緊,有過一瞬疑慮,似是不敢相信這金尊玉貴、權傾天下的攝政王,竟會認識寧大。

“是找她。”謝昀聲音涼薄,略帶慵懶隨性,“來替陳家送聘禮,另外,賞了她幾萬碎銀,做本王表侄媳的見麵禮。有問題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