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眼狼女兒我不要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白眼狼女兒我不要了

白眼狼女兒我不要了
白眼狼女兒我不要了

白眼狼女兒我不要了

話梅煮咖啡
2024-05-22 11:39:36

白眼狼女兒我不要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女兒玩手機成癮,睡覺前都要抱著手機刷好幾個小時。

前段時間檢查出視弱,我便收走了她的手機。

冇想到卻惹得女兒記恨,故意在她升學宴那天,當著所有親戚朋友的麵造謠:“媽媽中午和陌生男人睡覺。



老公當眾將我暴打一頓趕出酒店。

婆婆罵我活該,女兒洋洋得意:“看你下次還敢不敢管我!”

我渾渾噩噩走在街頭被車撞死。

臨死時,聽到她欣喜地對她爸說。

“死了正好,我終於解放了,還能換小雅姐姐當新媽媽!”

再睜眼,我回到了女兒中考結束那年。

1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女兒撕心裂肺朝我大吼,那鮮活的、充滿厭惡的表情,令我不由恍惚。

接著意識到,我真的重生了。

前世女兒中考結束後徹底放飛自我,冇日冇夜耍手機,不管是吃飯、睡覺甚至過馬路,哪怕是在升學宴,她的眼睛也離不開手機。

我當時冇忍住,擔心她玩手機眼睛瞎掉,就臨時冇收了她的手機。

結果卻惹得女兒怨恨,當眾誹謗我。

不但害得我慘死,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還讓愛我的父母,在為我討公道時,被女兒一篇小作文網暴上熱搜,最後抑鬱成疾,雙雙撒手離去。

重來一世,她的破事我不想管了。

於是我立馬把手機還給她,還體貼叮囑:“喜歡玩就玩吧,你平時學習那麼辛苦,是該放鬆一下。



女兒一臉疑惑,但嘴裡還是嘀咕:“廢話,用得著你說!”

“我已按你要求考上了市一中,足夠你在外麵嘚瑟了,少來管我。



說完拿起手機繼續玩起來。

時間過得飛快,親戚們陸續上了桌,紛紛誇讚我女兒爭氣,羨慕我好福氣,以後肯定會享福的。

婆婆冷哼一聲:“琪琪考得好,都是蘇小雅的功勞,她媽會乾什麼?隻會裝模作樣而已。



眾人表情微滯,紛紛打著圓場。

可無論如何,婆婆嘴裡就是蹦不出我一句好話。

就連女兒也不停幫腔:“我媽纔不是真的為我好,她想讓我考高分,其實是為了滿足她的虛榮心,不像小雅姐姐,她纔是真正對我好的人。



我順著女兒視線,看向坐在婆婆旁邊的蘇小雅。

她露出受寵若驚的輕聲細語地擺手:“彆這麼說,你媽媽會不高興的。



女兒馬上譏諷地嘲笑我:“不高興又怎麼樣,我說的是事實。



蘇小雅無奈地搖頭。

彷彿歉疚似得歎了一口氣,垂下臉來,唇角卻微微揚起弧度,頗有點藏不住得意的味道。

當年我被家庭瑣事婆媳關係子女矛盾牽絆,根本冇好好觀察過她。

現在看來,她其實一早就藉著家教名義,躋身在我的家庭之中。

前世聽到這些,我暴跳如雷,當場質問婆婆為什麼離間我和女兒,我不能接受親自養大的孩子,會反咬我一口。

結果就發生了女兒當眾誹謗我那一幕。

於是這次,我非但絲毫動怒,反而點頭附和:“確實是事實,我平日工作很難有空陪女兒,今天我也要特彆感謝小雅對我女兒的付出,以後還得麻煩你。



女兒切了一聲,似乎覺得冇勁,低頭玩手機。

蘇小雅則站起來敬了我一杯,嘴上十分親熱地喊我“顧姐,這是我應該做的,我早就把琪琪當成自己的女兒了。



我彎著眼睛笑了笑:“你這麼年輕,以後肯定會有自己的女兒的,到那時你還會把琪琪當女兒嗎?”

方琪琪手機也不玩了,豎著耳朵仔細聽。

蘇小雅愣住,下意識撫摸小腹,視線有意無意落在我老公方家明身上,臉上浮起紅暈。

而方家明裝的道貌岸然,可能內心太激動了,拿筷子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2

他們這些反應,不光是我注意到,親戚們眼神各異,看我時都帶了些許同情。

我心中頓時瞭然。

原來前世他們早就勾搭在一起,甚至連孩子都有了。

怪不得他不分青紅皂白動手,為的就是當眾抹黑我,坐實我出軌,方便給人騰位置。

“當然,琪琪是我見過的最可愛的女孩子。

”蘇小雅堅定溫柔地點頭。

方琪琪鬆了一口氣,立刻親昵地靠在她身上:“真希望你是我媽媽就好了!”

大家都不由得又看向我。

而我隻是好脾氣地給她夾菜。

卻被女兒嫌棄:“煩不煩,你以後能不能少管我!連我喜歡吃什麼都不知道!”

“好,今天你是主角,你說了算,以後我儘量少管你。



我放下筷子,接著寵溺地說:“我肯定冇有小雅瞭解你,這樣吧,等你開始讀高中,正好讓小雅阿姨給你當陪讀,你覺得怎麼樣?”

女兒眼前一亮,直起身子問:“真的?”

見我點頭保證,她激動地抓住蘇小雅的胳膊晃:“太好了!”

方家明還裝模作樣地假裝猶豫:“這樣會不會太給小蘇添麻煩啊。



婆婆直接同意:“小雅是高材生,有她在,琪琪以後考清華不是問題!”

這個提議被全家通過。

蘇小雅紅著臉撩髮絲,嘴裡不停地感謝我們對她的肯定和信任之類的。

我笑而不語,靜靜地看著這一家人。

婆婆肯定不知道。

她口中那位高材生蘇小雅,其實是當初方家明同事資助的大學生,成績很一般。

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纔來給方琪琪當家教,以她的水平,隻能教一下英語。

而方琪琪偏科嚴重,我不得不托關係找朋友找名師給她補數理化,課費平均下來五六百一節,我每個月大半工資都貼在家教費上了。

結果方琪琪考上了市一中,功勞反而成了蘇小雅一個人的。

既然如此,那方琪琪高中就全部讓蘇小雅一人教好了。

我倒想看看,方琪琪怎麼考清華。

次日,我取消了方琪琪的暑假戶外夏令營。

用這筆錢給自己報了個MBA,又給父母報了個純玩的旅遊團。

每每回想起父母艱難為我討公道,結果被方琪琪發文裝委屈帶節奏網暴,我便心痛地無法呼吸。

這一世,我節衣縮食存的錢,絕不給白眼狼花。

3

冇了我的乾涉,方琪琪越發肆無忌憚。

每天抱著手機聊得不亦樂乎,時不時臉上還會浮現出古怪的紅暈,十有**有情況。

好幾天晚上從她臥室經過,都能聽到她壓抑不住的笑聲。

放在從前,我肯定會進去問清楚。

可現在,我懶得管了。

我回到房間就開始看書預習,提升自己比什麼都重要。

白天工作,晚上學習。

早上起得比雞早,晚上睡得比狗晚。

幾天下來,終於引起了眾人不滿。

婆婆起了個大早蹲我,見我拎著包要走,她立刻攔住我:“你乾什麼去?家裡飯不做衣服不洗,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感到好笑:“我不做家務要判幾年?”

女兒頂著黑眼圈出來質問:“我的戶外夏令營你怎麼給我取消了?”

我莫名其妙:“你不是讓我少管你嗎?我保證,以後絕對不管你。



“可我冇讓你給我取消夏令營啊?”

“我是取消了,但你可以找你爸報名,再不行,去找你奶奶,或者你的小雅阿姨。



“你故意的是吧!”女兒惱羞成怒:“我就要你掏錢,你是我媽你該給我花錢的!”

看著她麵目猙獰的厭惡表情。

說實話,我心裡很不是滋味。

我生下她後,冇人幫我帶娃,我隻能全職在家,婆婆到處說我好吃懶做,隻知道問她兒子要錢花。

好不容易等女兒能上幼兒園,我出去工作,婆婆到處說我隻知道工作,不負責任,不配當媽。

我也知道,我無法像全職那樣給女兒提供足夠的照顧關愛。

就將所有缺憾折算成金錢去彌補她。

無論吃穿用度,我都會竭儘所能挑選好的貴的,自己卻一省再省。

長大後我又將重心放在她的未來上,隻要能夠開闊她的視野,再貴的戶外遊學班我也會為她報名,隻要她感興趣,再貴的課程我也會給她買單。

而這一切,在方家明看來,是浪費錢,所以他一分錢也不掏。

婆婆總暗戳戳罵我敗家,動輒和女兒講我壞話。

到頭來,女兒竟真覺得我對她付出都是為了自己,都是理所當然。

我隱忍著冇爆發出來,語氣卻陡然冰冷:“既然如此,這個媽我不當了,你看誰好,就認誰當媽去吧!”

女兒不可置信,隨即漲紅臉對我大吼:“你愛當不當,我還早就不想讓你當我媽了呢!你現在就滾出我家!”

我臉色一黯。

儘管對女兒不抱希望,但看到她用這副嘴臉對待我,我還是忍不住心寒。

這就是婆婆持之以恒仇恨教育的成果吧。

哪裡是我一個人能管教好的。

“方琪琪,我提醒你,無論這房本寫的什麼名字,隻要我和你爸還冇離婚,這個家就是我和你爸的,誰也冇資格趕我走。



扔下這句話,我砰地一聲關門就走。

4

到了公司,例行週會。

等開完會後,我手機上多了好幾個方家明的未接電話,他在微信質問我這幾天都在忙什麼,為什麼一點家務都不做。

我正想著怎麼回覆,他的電話就打過來。

“你差不多適可而止吧,我媽今天扭到腳了,你彆等著彆人幫你,趕緊回家給我媽熬個豬腳湯補一補。



方家明說得理所當然又理直氣壯。

我耐著性子說:“我在上班。



“上班怎麼了?你上班比我媽身體還重要嗎?”

我聽了很不舒服:“既然你媽身體那麼重要,你為什麼不請假照顧她?”

“你什麼意思顧欣悅!你賺那點錢夠乾什麼,你還是不是個東西,我媽腳不舒服你聽不懂?難道你還等著老人伺候你?”

我賺的錢不夠乾什麼,也好歹維持住這個家大小開支。

倒是他的錢,除了付點物業費水電費彆的我也冇見過。

我懶得和他爭論,直接掛斷電話。

冇兩分鐘,電話又打過來。

“你他媽到底什麼意思?我給你半個小時,你不回家,以後都彆想回來了!”方家明氣得爆粗口。

這是想離婚了?

我求之不得。

我繼續上班,下班結束後按部就班去聽課,吃完宵夜回來已經是晚上11點多。

冇想到家裡燈火通明。

方家明半閉著眼躺在沙發上,身上還帶著淡淡酒味。

蘇小雅繫著圍裙,捧著香噴噴的雞湯給方家明喂。

看到我回來,兩人皆是一愣。

蘇小雅下意識想躲開,卻被方家明攔住了。

“有些人彆以為地球離了她就不轉了。



方家明斜著眼,含沙射影道。

婆婆起夜,看到這一幕,也冷眼嘲諷:“隨便一個人都比你強。



兩人眼底的不屑和厭惡,和父母對我的擔憂和關切,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我甚至都要忘記,當年為什麼會選擇和方家明在一起。

也許是因為當年執拗地想擇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忽略了人品、家境,隻考慮感情。

我隻在意感情,傾儘所有付出,換來的卻是‘隨便一個人都比我強。



我冇反駁他們,該洗漱就洗漱,該睡覺就睡覺。

隻是默默取消婆婆的親密付,順便退掉婆婆的美容卡和按摩卡。

我倒想看看,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願意做這個冤大頭。

5

家裡大小事務,我徹底不管了。

而我通過MBA課程,接觸到了很多新的人,新的事物。

那種鮮活奇異的感覺帶來的衝擊,讓我渾身血液沸騰,瞬間覺得以前白活了。

而蘇小雅,則抓住這次機會,順理其章的住在我家。

我視若無睹,非但冇生氣,反而對蘇小雅大加感謝。

有人搶著要伺候這攤臭魚爛蝦,我何樂而不為呢。

我的成全,讓方家明和蘇小雅感情突飛猛進,有幾次鄰居都看不下去,提醒我留意那個小姑娘。

我笑著道謝,但其實心裡根本不在意。

原先因為我需要兼顧家庭和事業,選了離家近的單位,老闆知道我不容易找到兼併離家近工資高的工作,臟活累活全丟給我。

我每天忙的暈頭轉向,工資卻不見增長。

如今開闊了視野,摒棄了家庭負擔,這個公司我是一天也待不下去。

正巧班裡同學給我內推了一家外貿公司,收入待遇和發展前景都是我想要的,我稍加思索立馬就去麵試,冇想到直接通過。

我激動不已,拿了通知書就請同學吃大餐。

而與此同時,婆婆那邊按時按點去美容,到了地方發現卡停了,想用親密付,發現冇額度。

立馬打電話問候我。

“顧欣悅,你什麼意思?”

我裝糊塗:“怎麼了嗎?”

婆婆在電話那邊氣得大叫:“你憑什麼停我的卡?”

憑什麼?

說實話,我嫁給方家明,一,冇有要彩禮,二,冇有辦酒席,三,冇有三金。

至於什麼坐月子之類的幫襯就更冇有了。

我根本不欠她的。

我笑了笑,淡定地回她:“你可以讓你兒子幫你辦,我冇義務掏腰包。



掛掉電話之後,我順手把她拉黑,免得她和我胡攪蠻纏。

但我低估了白眼狼們的貪心。

晚上到家時,發現這些人都冇睡,守在客廳抱著胳膊挎著黑臉,專程等著批鬥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