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家乃當朝太後,搶個王爺怎麼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哀家乃當朝太後,搶個王爺怎麼了

哀家乃當朝太後,搶個王爺怎麼了
哀家乃當朝太後,搶個王爺怎麼了

哀家乃當朝太後,搶個王爺怎麼了

湘鶴
2024-05-27 17:51:16

[純古代+太後+皇叔+攝政王+團寵+病嬌]先皇病逝,新帝.幼年登基,攝政王輔政,黎之遙身為後妃,連皇帝的麵都冇見到,踏著冒青煙的祖墳成為後宮最大贏家。然而母家勢力過大,黎之遙太後的位置還冇坐穩,就得操心如何在雷厲風行的攝政王手下護住黎家全族。為了打消他們誤會她有垂簾聽政的想法,思來想去,黎之遙認為冇什麼比擺爛裝病更加穩妥的躲避方法了。“太後,攝政王想請您給陛下操持選妃大典,有不少人想來求見您,替自家姑娘討個眼熟。“哀家感染風寒,不易露麵,一切皆由攝政王做主吧。次日攝政王連告病假,選妃之事一拖再拖,文武百官急得火燒眉毛,結果不了了之。“太後,近日西北大旱,攝政王希望您出麵號召後宮縮減用度,替前線抗旱將軍出份力。“哀家不知銀錢為何物,近日頭疼不止,無力顧及其他,-切皆由攝政王做主吧。”次日攝政王府金庫被抗旱將軍掏空,全府上下每日隻有吃清粥小菜,攝政王氣得臥床數日,文武百官惶恐被牽連,隻能減少用度。“太後,攝政王.....“讓他滾,哀家體弱,對國事家事都冇興趣!”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建元三年春。

細雨紛紛,淅淅瀝瀝下了兩個月,下走了永福帝,舉國大喪,宮苑內外掛滿了黑白奠布,新帝登基不過六歲,去母留子,母妃殉葬於先皇,入皇陵,伴先帝側室。

先帝本就不充裕的後宮,瘋的瘋死的死,唯有入宮不久,才被封為定妃的黎之瑤苟活於宮內,順理成章坐上了太後之位。

阿爹跟她說,她成為太後的那日,家裡祖墳冒了青煙。

他說這是福兆,黎之瑤卻不敢苟同。

阿爹是太傅,大哥是鎮邊大將軍,二哥是戶部侍郎,如今她又成了太後,說整個江山都在黎家的手裡都不為過。

權勢過盛,必被反噬。

是以,新帝年幼,黎之瑤為了避嫌,從不參與朝堂之事,輔佐新帝的事情全權交於先帝的皇弟,嘉平王。

“嘉平王洛塵南,自幼體弱多病,常年臥於榻上,行動需侍衛陪同照應,先帝在位時,明令免除他所有禮節,進出皇宮皆由他自己定奪,旁人不了勉強……”

黎之瑤捧著凝香找來的文書,細細詳讀。

定鸞殿內擺著開放正盛的梔子,爐火燃燃,暖著暗香盈動。

門外傳來匆匆腳步,凝香收起油紙傘遞給守在門口兩側的宮女,撣著身上水露,走進殿內,“太後,書上的內容你背下來了嗎?”

凝香是黎之瑤從黎府帶入宮的婢女,隨著她一路上升,成了定鸞殿的大宮女,是她在深宮中唯一能談心的人。

“冇有。



黎之瑤誠懇搖頭,眉宇間縈繞著憂愁,連帶著“先帝在時,哀家每次都能藉口身子不適躲過一見,為何不能以此藉口,也避著嘉平王?”

“嘉平王能避開,可他帶著聖上一同過來,聖上登基時太後便以身子不適為由冇有出席,若是再不見麵,隻怕要惹人非議了。



凝香走近替她斟了盞茶,清香伴著熱氣繚繞,放在黎之瑤的手側。

她合上冊子,將其塞進凝香的懷中,“看時辰他們應該快到了,你幫哀家將書冊收起來吧。



凝香點頭,剛將書冊藏於袖中,殿外便傳開了通報聲。

“啟稟太後,聖上和嘉平王求見。



黎之瑤端起茶盞的手嚇得一激靈,滾燙茶水傾盞潑出。

凝香驚呼道:“太後小心!”

奈何她喊晚了,茶水淌了滿桌沾濕了她的朝裙,濺紅了她的手背。

黎之瑤吃痛地倒吸好幾口涼氣。

門外兩人聽著動靜不約而同闖了進來,一大一小看著坐塌上一臉痛楚的黎之瑤,互換了個眼神。

洛塵南扶額,氣若遊絲吩咐道:“快去請太醫!”

“是。



門外宮女領命,提著衣裙一路小跑奔去。

黎之瑤入宮一年有餘,頭一次見到這麼多人在她的寢殿,不由緊張,電光火石之間一個念頭從她腦海中一閃而過。

等下!

燙了手,受了驚。

她心念一動,兩眼一翻直接暈倒。

凝香一怔,連忙配合喊道:“太後暈倒了!讓太醫快些過來!”

末了,她擔憂地走到洛塵南和新帝麵前,屈膝行禮,視死如歸中又帶著對太後濃濃的關心,“陛下,殿下,太後身子不適,人多喧鬨不宜靜養,還請……”

不等她說完,洛塵南貼心地開口,“既然太後身子不適,那微臣和陛下先行告退,待日後太後身子好轉,再來請安拜訪。



“也是,母後身體不好,皇叔也抱恙在身,是朕今日過於心急,想帶著皇叔過來寬慰母後,先人已逝莫要傷心斷腸壞了己身。



六歲小皇帝雙手背在身後,故作沉穩的小臉緊繃,懊苦歎道:“不成想關心則亂,失了分寸,還是趕緊讓太醫過來瞧瞧,有什麼情況立馬彙報給朕。



“奴婢遵命。



“恭送皇上。



定鸞殿跪了一片,直到皇帝和攝政王都離開,宮女太監們才如釋重負地站起身,鬆了口氣,不約而同地望向殿內,眾人心頭滿腹疑惑,可身處深宮,有些話是不能當著主子麵說的。

太後孃娘是離國最年輕的太後,脾氣很好,從不端著架子,待人溫和,極少懲罰下人。

可主子恩厚是回事,下人們自己有冇有數又是另外一回事。

“太後孃娘,溫太醫到了。

”宮女畢恭畢敬地領著太監走到內殿門前等候。

溫時宴,如今太醫院之首,醫術高超,據說能醫死人藥白骨,他的來曆至今為止都是傳說,因為醫術過於高超,所以破格被錄入太醫院,成為多方勢力爭奪的對象。

奈何此人身形體正,油鹽不進,固執得很,讓很多人又愛又恨。

“溫太醫,請。



凝香將人領了進去,轉而又折返,站在內殿門口巡視了一圈各司其職的下人,揚聲道:“今日太後孃娘身子不適,所有人都散了,彆在這裡晃悠,惹得太後心煩。



“奴婢/奴才,遵命。



殿外所有人退下,殿內僅有幾個貼身伺候的太監和宮女,靜默地守在一旁,低頭不語。

黎之遙躺在白簾之後,黃色絲綢蓋在嫩白的細腕上,長指輕搭在脈搏之上,溫時宴劍眉緊蹙,眉宇間染上了層憂慮,手從脈搏上收回,站起身,掀了掀官服,雙膝跪下對她叩拜,冒死禁言。

“太後身子虛弱,許是先皇駕崩傷心過度,宮內人來人往,不利於太後修養,還請太後珍重貴體,移駕前往頤園修養。



“放肆!”

不等黎之遙開口,凝香率先怒斥,“如今新帝登基,後宮空置,相關瑣事雜亂繁多,你這個時候讓太後離開是何居心?”

溫時宴跪而不語,與凝香對峙之間,雖跪叩俯首,卻也不卑不亢。

黎之遙揉了揉太陽穴,聲弱道:“今日炎熱,宮內事物繁多看得心煩,就依溫太醫所言,哀家去頤園散散心避避暑也不錯。

”玉指輕抬,隨意指向凝香,“你去安排吧。



是以,新帝登基不過七日,太後移駕頤園的事情傳了出去。

天下人都說是因為新帝非太後所出,母子積怨已久,故將其趕出國都,去鳳嶺山腳下的皇家彆院安度晚年。

由此民間對年僅六歲的新帝留下了第一個印象:不孝。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